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985高材生穿越成懦弱皇子楚墨
985高材生穿越成懦弱皇子楚墨 連載中

985高材生穿越成懦弱皇子楚墨

來源:外網 作者:楚墨降雪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楚墨降雪 玄幻魔法

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權!這才是男人應該做的事!為了實現這個目標,從現代穿越而來的楚墨造大炮、斗奸臣、抓小人、抗侵略、擴疆土、致太平!由一個智商有缺陷的傻太子,一步步走向帝王之巔! 史上最強太子展開

《985高材生穿越成懦弱皇子楚墨》章節試讀:

一聽到他這話,坐在旁邊的柳舒同,不由暗暗地給趙庸豎起了一個大拇指。如此一來,無論他們斗詩是贏了還是輸了,都可以趁機推掉教授太子讀書一事。

贏了固然是好,可以讓太子當面去跟陛下言明,用不着他們自己出面。

要是萬一真的輸了,他們也能以此為由,說太子殿下才學出眾,已經遠勝他們,兩人沒有臉面再給太子當老師。

雖然說,輸給了一個京都人盡皆知的痴兒,不是一件多光彩的事,但也總比日後,一邊要叮囑着他讀書,一邊還要給他當馬騎強多了。

「好,就依你們,若是孤輸了,孤親自去跟父皇言明,讓父皇給孤另覓良師。」

楚墨猛然起身,來到趙庸面前,直視着對方,冷冷問道:「倘若孤僥倖贏了兩位大人,那又當如何?」

「若是殿下贏了,那就說明殿下的文采,已經勝過我二人。那我二人就親自去跟陛下請辭,讓陛下為殿下另覓良師,免得耽誤了殿下的才能。」

楚墨卻搖搖頭,對着趙庸的胸口拍了拍,嗤笑一聲:「你還真是個老狐狸啊!真當孤是傻子嗎?」

「那殿下以為如何?」趙庸挑眉問道。

楚墨豁然揮手,指着外面,冷哼道:「今日孤若是贏了兩位大人,那就勞煩兩位大人各自手持一面大帆,上面提上孤今日的詩作,徒步游遍京都十二條大街。」

「趙大人三思……」

柳舒同有些驚疑。

楚墨如此自信,說不準還真做夢夢到了一首了不得的詩詞!

趙庸冷笑一下,回道:「柳兄莫要被這痴兒裝腔作勢的模樣給嚇了,你覺得他真能作出什麼詩作嗎?哪怕做夢,我看也未必夢得到!」

隨後,趙庸將柳舒同推到了一邊,對楚墨說道:「就依殿下所言。」

「好,爽快。」楚墨淡淡一笑,對着身邊的三德子喊道,「三德子,馬上筆墨伺候,限時一炷香,孤與兩位大人要各自作詩一首,一決勝負!」

「喏!」

三德子應了一聲,趕緊跑下去差人搬來了座椅,還有筆墨紙硯。

楚墨三人各自站在一個方桌前,開始揮斥文豪,李謹和降雪在一旁伺候着。

而太子府的宮女太監們,聽聞太子殿下要跟國子監祭酒和文淵閣大學生斗詩,立刻圍在了大廳外面,一睹這場難得一見的趣事。

一炷香轉眼既過,三人都停下了筆。

再看那趙柳二人臉上滿是笑容,顯然一副勝券在握的樣子。

「時間已到,請殿下和兩位大人各自亮詩!」三德子扯着嗓子喊道。

楚墨本想將自己的詩,留在最後再亮出來,給他們來一個大反轉。

沒想到趙庸卻搶先一步說道:「殿下身份尊貴,還請殿下先亮出佳作吧?」

楚墨懶得再跟他計較這先後次序,揮揮手,示意李謹來念。

「前些時日,孤於夢中去到鄉野之外,見路有餓殍,百姓勞苦,糧食難收,一念便寫下了這首詩。」

「此詩名為《憫農》,就讓李公公,念給大伙兒聽吧!」

李謹恭敬一禮,清了清嗓子,剛準備大聲念出。

可突然,就頓在原地,眼睛緩緩睜大。

「這……」

眾人不明所以。

趙柳二人見到李謹這副模樣,都以為是楚墨寫得太差,不好意思念出來,遂相視一眼,譏諷一笑。

「李公公,怎麼,莫非是太子這首什麼農寫得太好,讓李公公震驚了?」

「就是,要是真那麼好,李公公何不大聲念出來,讓我等也共同欣賞一番?」

趙柳二人說罷,皆哈哈大笑起來。

楚墨臉上冷笑越濃,看了眼李謹:「李公公,不必震驚了,念吧。」

「是……是!」

李謹回過神來,忍住心下震驚,瞥了趙柳二人一眼,「二位大人且聽好嘍!」

隨之,便將整首詩大聲念了出來。

「鋤禾日當午,汗滴禾下土。」

「誰知盤中餐,粒粒皆辛苦!」

念罷,李謹舉着詩作,在大廳里走了一圈,先是給了那些殿外的宮女太監看了一遍,最後才走到了趙庸和柳舒同的面前。

只見紙上赫然寫着一首詩,正是楚墨所作《憫農》,並且字跡剛勁有力,筆走龍蛇,沒有幾十年的苦功,怕是練不出這筆風。

這詩還可以解釋為靈感爆發,但字卻是需要日積月累的苦功,方能有所成效。

而剛才,趙柳二人並未發現有人為楚墨代筆,這也就說明,不管這首詩是不是他所寫,這上面的字絕對是出自他之手!

「鋤禾日當午,汗滴禾下土。誰知盤中餐,粒粒皆辛苦!」

李謹舉着詩,又大聲的念了幾遍。

此刻的他,可謂比楚墨還要更神氣。

若非是知道殿下昏迷醒來後,猶如變了一個人,他根本不敢相信,這首詩,竟是出自殿下之手!

此詩文字雖直白,但情感卻極為深刻質樸,完全和楚皇陛下提倡的節儉相吻合!

若是陛下聽到這首詩,不知道該有多高興!

「鋤禾日當午,汗滴禾下土……誰知盤中餐,粒粒皆辛苦!」

此刻,趙庸和柳舒同一遍又一遍,默默念着楚墨所作的這首詩,一時間震驚得無以復加,直接癱坐在了身後的椅子上,嚇得六神無主。

而在殿外,那些前來圍觀斗詩的宮女太監,更是一個個目瞪口呆。

有人,甚至已經淚流滿襟。

他們識字有限,但卻也聽得出來,這首詩所要表達的東西。

唐代詩人李紳的這首《憫農》其一,本就是道出了普通老百姓的窮苦辛酸,另外一首評判苛捐雜稅太重的,表達意思太明顯,所以楚墨也不敢亂用。

這萬一弄不好,顯擺不成反倒落人把柄,說當今太子作詩公然詆毀朝廷稅賦太重,弄得清苦百姓民不聊生,那他可就真的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了。

好在這一首憫農,還能借來一用,畢+竟只道出窮苦百姓的辛苦,以及盤中糧食得來不易。

太子府里的這些太監宮女,基本上都是窮苦人家出來的孩子,若不是窮到沒飯吃,誰會願意將自己的孩子送進宮裡當太監宮女呢?

這斷子絕孫都還算好的,萬一伺候有個閃失,那就是掉腦袋的事。

因此,在聽見這首詩之後,這些太監宮女才會有這般感觸。

沒想到高高在上,整天只會玩鬧享樂的太子殿下,竟然也能體會到他們這些窮苦百姓的辛酸。

一直過了許久,趙庸才臉色難看:「過然是一首好詩,果然稱得上千古名句。只不過……」

他看向楚墨,帶着一絲懷疑,問道:「太子殿下,這首詩當真是你所寫?」

太子做了十幾年的傻子,突然寫出了一手好字不說,還在一炷香內寫出了這等千古佳作,也難怪趙庸和柳舒同會有所懷疑。

楚墨心中暗自慶幸,幸虧自己上一世學的專業是歷史,也算是個文科生。

自然,對這些古詩詞也還精通,至於那一手毛筆字,更是從小練到大,沒想到換了一副身體,這基本功竟然還在。

聽到趙庸質疑楚墨的詩,不知何時也趕到殿內湊熱鬧的降雪不服氣了,直接大步走過來,舉起拳頭對他罵道:「我看你們兩個是老眼昏花了,剛才那麼多雙眼睛看着,不是太子所寫,難道是你這糟老頭寫的?」

楚墨一臉汗顏,拉了降雪一下,跟她解釋道:「趙大人不是說這字不是孤所寫,是懷疑孤寫的這首詩,是從其他地方抄來的。」

「呃……哦,是嗎……」

降雪這才弄明白,臉色一紅,吐了吐舌頭。

《985高材生穿越成懦弱皇子楚墨》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