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班主任:我的科任老師跑去盜墓了
班主任:我的科任老師跑去盜墓了 連載中

班主任:我的科任老師跑去盜墓了

來源:google 作者:小江岸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姜森 懸疑驚悚 王凱

「你說啥?科任老師跑去盜墓了?還三個人一起去的!!!」......在偏遠的西蜀大山裡,發生了這樣一件離奇的案件...當地中學八年級二班的班主任報案稱,他們班的三位科任老師,離奇的失蹤了,老師怎麼會莫名其妙失蹤?還三人一起失蹤!小鎮派出所的民警立刻高度重視,經過數月的走訪調查,最後的得出的結論,居然是三位教師結伴盜墓去了!真是大千世界,無奇不有!展開

《班主任:我的科任老師跑去盜墓了》章節試讀:

年輕的民警握筆的手快速地在紙上滑動,警帽檐壓得很低,但還是能看見稚嫩的臉頰。

「姓名?」

老李端坐在辦公桌前的椅子上,滿臉焦急,雙手有些不知所措,不停地在面前抖動。

「教物理的姜森,教歷史的王凱,教地理的劉禮。」

「三個都不見了?」

民警停筆抬頭,一臉驚訝地看着眼前的男人,金絲眼鏡和禿頂的額頭,神情無比慌張。

「是啊,三個都不見了,這可咋整啊...」

「李老師,別擔心,我們馬上出警調查,一定會找到他們的。」

擲地有聲的聲音從門外響起,泰然自若。

李老師連忙回頭看去,一個魁梧的身影,警服整齊,警態端正,手上提着一個黑色茶杯,闊步跨進值班室。

「趙所長,一定幫我找到他們啊,孩子們馬上期末考試了...」

李老師起身雙手緊緊握住趙所長的手,皮膚黝黑像滷蛋的顏色,憂愁的眉眼全皺到鏡框裏面去了。

「放心吧!」

趙所長看似鎮定自如的安慰着李老師,眼角卻不自覺地虛眯起來。

各種離奇怪異的案件他自己早就見多了,可這三位老師一起失蹤的案子,這還是頭一回。

......

事情還得從一個月之前說起......

......

一個月前的某一天,物理老師姜森閑得無聊,把大學期間裝雜物的一個口袋翻了出來,準備把一些無用之物丟掉。

畢竟他的宿舍本就不大,雜七雜八的物品也是堆滿了房間急需整理。

無意間,姜森在麻布口袋底部,發現了一個奇怪物體,泛白的牛皮紙映入眼帘,正是當初整理外婆遺物而得的古書。

看着這本古書,姜森一下想起了自己的外爺......

小時候,姜森的外爺常常跟姜森講一些關於盜墓的奇幻故事......

外爺曾說,盜墓一派,源遠流長。

據史文記載,漢代陳琳《為袁紹檄豫州》:「操又特置發丘中郎將,摸金校尉,所過隳突,無骸不露。」

說的是摸金校尉是中國古代一個盜墓者的門派,近來網文界的三叔和霸唱二人,也是把世間這一神秘職業,推之於大眾視野。

而據史書記載,摸金校尉起源於東漢末年三國時期,首見記錄於漢代陳琳所作《為袁紹檄豫州》。

盜墓界的鼻祖曹操,為了彌補軍餉的不足,特設立發丘中郎將,摸金校尉等軍銜,專司盜墓取財,貼補軍餉。

祖師爺的這一做法,在當時被戲稱為官盜,漢末官盜的流行,也就應該能夠理解考古界人士常稱的「漢墓十室九空」的道理。

俗話說「術業有專攻」,既然曹操設立專司盜墓的官職,便也出現了一批以盜墓為職業的能人異士,他們從大量實踐中摸索總結,逐漸加強了盜墓的各種技能,並一代一代發揚光大,流傳至今。

民間也逐漸衍生出各種各樣的盜墓門派,其中比較出名的有:摸金校尉,搬山道人,卸嶺力士,發丘天官。

但其實除了這些個鼎鼎大名的盜墓流派,其實還有很多其他的無名流派,這些流派在盜墓這方面的術業也是有很深厚的功底。

只因其拜傳方式比較苛刻,導致門人弟子甚少。

姜森小時候就聽他外爺講過,有些個導爺一身本領精益求精,卻只傳親生子女,導致奇技失傳的不勝枚舉。

......

姜森對他外爺,是無比的崇敬!

早些年,姜森的外爺是一名專門從事打獵為生的獵人,經常往返於西蜀大山與康藏高原。

每次打獵歸來,都會帶很多名貴的物品,其中不乏有稀有的熊掌鹿茸、麝香虎骨什麼的,就靠這些東西,養活了姜森母親四姊妹。

每次姜森去外爺家,都會跟外婆打聽外爺在西蜀大山深處打獵的一些傳奇故事。

其中有一個故事姜森現在都還記憶猶新。

有一次,外爺離開營地的帳篷去打獵,當地的老鄉偷了外爺帳篷里的財物,逃跑的路上卻剛好遇到正在打獵的外爺,見外爺正舉槍打鳥,一箭雙鵰,槍法驚人,嚇得老鄉立馬原路返回,所有財物悉數奉還。

可惜外爺走得早,姜森都還很小的時候,他外爺就走了,不知情的人都說是被狗熊撓死的,但卻根本不是這個原因。

姜森母親說過,外爺有一次躺在大石上休息,確實被一隻狗熊襲擊了,但是那一次只是被狗熊撓去了一個眼珠子,雖然一隻眼睛落下殘疾,但卻也是沒有致命的。

但每次姜森問母親具體讓外爺致命的原因,母親又十分謹慎地閉口不談。

姜森只知道,外爺最後一次踏足高原,就再也沒有回來了....

這麼多年過去了,外爺的死因仍然是姜森心中的一個謎團。

二十年轉眼過去了,姜森也長大成人,多年前姜森還在讀初中的時候,外婆因為年事已高,也離開了人世。

姜森和母親在整理外婆的遺物的時候,突然發現一個牛皮紙包裹得嚴嚴實實的物體,摺疊得整整齊齊,牛皮磨損嚴重已經泛白了,一看就有點年代感,打開牛皮紙一看,裏面居然是一本破舊不堪的手工裝訂書。

是那種活頁直接用針線連接起來的書,封面破敗,仔細看時,只有一幅畫,並沒有字,畫中有山有水,模糊中有一巨人倒立圖中,腳踩山,頭頂水,十分詭異。

姜森當時還疑惑的問母親:「這畫是不是畫反了?哪有水在人頭上流動的呢。」

母親眉頭緊蹙也是一臉疑惑,並沒有回答姜森,伸手拍了拍書封面上的灰塵,小心翼翼的翻開這本奇怪的書籍。

翻開第一頁是空白的,一個字也沒有,只是粗糙破舊紙面已經泛黃了,只有右下角黑黑一個指印,姜森知道,只有經常翻閱的書籍,才會有這種痕迹。

母親也很是疑惑,接連翻了幾頁,也是一模一樣,一個字也沒有,只有一些翻閱痕迹。

有的頁角已經缺角了,母親也很有耐心,彷彿在確定什麼似的,就這樣一頁一頁的往下翻,一直翻到最後一頁,也是一個字也沒有,終於長長地舒了一口氣,隨即往身後一扔,準備一會兒和那些無用遺物一併燒掉。

姜森那時也是調皮貪玩,趁他母親不注意,一下將書拿到身後藏了起來,到現在母親都不知道,姜森居然把這本古書留了下來。

轉眼間,姜森大學畢業了,考工作期間,姜森選擇了西蜀高原,為這事兒還和他母親吵了一架。

母親說外爺走之前叮囑過,黃家後人不得踏足西蜀之地,姜森也毫不在意,不僅不聽母親的勸說,還調侃自己是姓姜,規矩約束不了他。

就這樣,姜森來到了西蜀高原做了一名鄉村教師,期間的考試面試什麼的,都順風順水,有種水到渠成的感覺。

也許,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

回過神來,姜森看着手中的古書,回想起小時候蜷縮在外爺寬大的懷裡,聽外爺講各種奇幻的故事,突然無比失落。

除了這本古書和回憶,外爺已經徹底遠離了自己的世界,就連離開的原因,自己都不知道......

低頭看了看古書,布滿灰塵的牛皮紙上,一條細麻繩纏繞,橫豎兩圈,居中打結。

姜森心情依舊沉重,抬手緩緩打開繩結,翻開陳舊的牛皮紙,一本古樸的手工裝訂書,浮現在眼前。

有牛皮紙的保護,古書看似殘破,卻是乾淨整潔,這麼多年過去了,封面的插圖,依舊清晰可見。

姜森斜眼一看,突然怔住!

這不看不要緊,一看驚出姜森一身冷汗,這封面上畫出的那座山,居然是白瑪山!

「白瑪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