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把影帝抱上車後,在恐怖綜藝大火
把影帝抱上車後,在恐怖綜藝大火 連載中

把影帝抱上車後,在恐怖綜藝大火

來源:google 作者:芝麻桂花糕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暮蘇 現代言情 蘇霽

【軟妹+團寵+打臉+爽文】軟萌的暮蘇在綜藝節目里把影帝蘇霽抱上車從此之後『小作精軟妹』的人設開始崩塌『大力蘿莉』的人設立起來恐怖綜藝里觀眾們:暮蘇,快打NPC呀!把NPC抱走,別讓他嚇唬蘇影帝暮蘇看不到彈幕,軟軟抱住蘇霽的胳膊後來,大家發現蘇霽老是抱着暮蘇不撒手暮蘇粉絲:放開她,她是我的!蘇霽大手一揮當眾官宣:「是我的」展開

《把影帝抱上車後,在恐怖綜藝大火》章節試讀:

節目組在各個角落裡都有放夜光鏡,但因為距離較遠,觀眾們只能看到暮蘇的腳背上確實出現了一坨黑漆漆的東西。

但他們也沒有辦法看清楚到底是什麼東西。

暮蘇抓着蘇霽袖子上的衣服,哭腔濃郁。

「蘇,蘇霽,它爬到腳踝了。你,你救救我~」

眼淚啪嗒啪嗒掉在蘇霽的胳膊上,明明只是溫熱的溫度,但是卻從皮膚蔓延到了心底,讓蘇霽的心好像被什麼東西燙了一下。

蘇霽收起手裡的火機,低醇的嗓音哄人的時候格外好聽。

「乖,我馬上救你。別哭了。」

「嗚~ 你騙人……」誘哄的聲音沒讓暮蘇覺得安心,反倒是讓暮蘇更加委屈了。

眼淚啪嗒啪嗒掉,大顆大顆的。

「你說要救我,你都不動。我真的忍不住了,我想大聲哭出來,嗚……」

蘇霽:「……」

聲音小小的譴責讓蘇霽無奈但又想笑。

蘇霽收起手裡的打火機。

彎腰抱起暮蘇。

「蘇,呲溜~蘇神?」

暮蘇沒想到蘇霽會突然抱她,本來哭得正起勁兒,這會兒被蘇霽的舉動搞錯愕了。

疑惑的時候還吸了一下鼻涕。

蘇霽把人抱起來放到靠牆的石墩上坐下。

這個地方是蘇霽剛剛看那些模型的時候看到的一個石墩,距離不遠。走兩步就能把暮蘇放在上面。

暮蘇才剛坐好,蘇霽就往她的手裡遞了打火機。

「它還在動嗎?」

蘇霽這麼一提醒,暮蘇才想起來害怕。本來安定下來的聲音又開始帶上哭腔了。

「在,你,救我。」

節目組雖然會在節目過程中放一些小動物作為關卡的NPC,但是他們都不會放危險的動物。

蘇霽雖然不知道是什麼東西在暮蘇的腳上,但真的不能再嚇這個小姑娘了,搞不好小姑娘真的要生氣走了。

「你打火把蠟燭點燃。我把你腳上的東西抓下來。」

「不管看到什麼,你不要激動,好嗎?」

四周黑漆漆,暮蘇本來就覺得很沒有安全感,就指望有燈讓她放心一些。現在聽到蘇霽這麼說,那就更加沒有安全感了。

「會,會是很嚇人的東西嗎?」

這話倒是把蘇霽問到了。

「這不好說。」

暮蘇用手背擦了一下眼角的淚水。

「那你快把它弄下來……」

小腿晃呀晃。

「砰——」

一個重物落地的聲音突兀的在小房間里響起來。

暮蘇抓着打火機和蠟燭的手一緊。未知的恐懼爬上心頭,暮蘇立馬打火機。

這次沒有奇怪的風把火光吹滅,她點燃了蠟燭,也看到了自己腳上的東西。

「大章魚?」

蘇霽抓着她的腳踝,大章魚已經抓着暮蘇的腳爬到了小腿。

看它還在動觸角,似乎還想往上,那種視覺上的衝擊和腿上的感覺讓暮蘇感覺到頭皮發麻,再也忍不住。

「啊!!!!」

尖銳的聲音傳得很遠。

兩人的直播間立馬就湧進來了更多的觀眾。

【暮蘇叫得太大聲了,我在隔壁直播間都聽到了,這邊到底有什麼高能場面?我**,章魚?!! 】

【居然有章魚?!節目組針對蘇神的意思太明顯了吧?明知道我們蘇神最怕章魚了。】

【雖然但是,我們都知道蘇神怕章魚,但是從來沒有見過他被嚇壞的樣子。我還是想說,節目組幹得漂亮。】

【又是你這個『雖然但是』,一天天就惦記蘇神被嚇壞的樣子。我是蘇神的粉絲,但我也雖然但是。】

蘇霽也愣住了。

章魚。

節目組為了嚇他,還真下了血本了。前幾天的採訪里,他才說過自己害怕章魚,節目組今天就安排上了。

還是大隻的。

蘇霽臉色『唰』就白了,但深呼吸一口氣之後,蘇霽立馬把自己的西裝脫下來,用西裝擋着手去抓章魚。

眼看着快要觸碰到大章魚了。

一團黑漆漆的東西從側面突然竄出來,從蘇霽的手面前一閃而過。蠟燭的光太微弱,再加上那東西的速度太快,蘇霽都沒看清楚是什麼東西。

「啊……嗚嗚……救命啊!」

接着火光一暗,兵荒馬亂間,蘇霽的懷裡擠進來一個顫抖的小身軀。

她的小手緊緊抓着自己的襯衣,軟軟的臉蛋貼着自己的胸口。

沒了西裝外套的阻隔,柔軟的觸感直接烙在蘇霽的心口。

蘇霽的臉『唰』的就紅了。

不過,夜視鏡頭下並沒有把蘇霽的臉紅拍出來。

蘇霽拍着暮蘇的肩膀誘哄,沒說話,但動作就是最好的表示。

暮蘇不知道蘇霽現在是什麼狀態,她只知道眼前這個人是現在唯一能讓她信任的人。

害怕了她就只能朝着蘇霽的懷裡湊。

身軀緊緊的貼着蘇霽,乞求能找到一點安全感。

「蘇霽,大章魚被那個奇怪的東西抓走了!它好凶啊。我害怕~」

別說暮蘇害怕,蘇霽也都被嚇了一跳。

想不出來到底是什麼東西速度那麼快,而且直接把那隻大章魚抓走了。

蘇霽:「你有沒有受傷?你看清楚是什麼東西了嗎?」

暮蘇搖頭:「不知道,我,我沒敢看。好嚇人的。」

緊接着,蘇霽的手心跑進來一隻柔軟的小爪子。

「我不點蠟燭了。你點吧,我每次照亮都有突發情況要來嚇我。節目組太壞了。」

末了還瓮聲瓮氣的補了一句:「你也壞。」

蘇霽是真的哭笑不得。

他也壞?他哪裡壞了?他分明從頭到尾都在保護她。

小姑娘還是有脾氣的,雖然瓮聲瓮氣的聽着軟軟萌萌,但是說不點蠟燭,那就真的是碰都不碰一下蠟燭。

蘇霽把蠟燭點燃,四周又明亮起來。

拿着蠟燭,蘇霽看了一眼暮蘇的小腿,確定白嫩的小腿上面沒有受傷的痕迹才放心。

暮蘇大大的眼睛還掛着淚珠子,大方的把西裝給暮蘇:

「擦擦眼淚。」

暮蘇拿到西裝,頓了一下。

然後就真的開始擦眼淚,還擦了一把鼻涕,把鼻尖都弄得紅紅的。

末了暮蘇把西裝還給蘇霽,還貼心的把有鼻涕的那一隻袖子揣進西裝口袋。

感覺到了蘇霽的注視,暮蘇抬起頭看蘇霽,看到蘇霽的眼神,以為是蘇霽怪她把西裝弄髒了。抿了抿唇,眼睛又紅了看起來又要哭了:

「你自己讓我擦的。」

蘇霽接過西裝,咳嗽了一聲: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