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被流放後,我靠簽到系統躺贏了
被流放後,我靠簽到系統躺贏了 連載中

被流放後,我靠簽到系統躺贏了

來源:google 作者:魚面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崔巍 江心苒

剛穿越成侯府大小姐還沒享受兩天就被抄家?剛嫁的新科狀元夫君也被牽連?被發配到四季寒冷的邊疆小城?末世來的江心苒表示不慌,她有簽到系統,只要躺着簽簽到,物資基建樣樣好展開

《被流放後,我靠簽到系統躺贏了》章節試讀:

崔巍步伐沉重。

跟在他身後十步內的金澤,同樣步伐沉重。

崔巍一路憂思重重的回到家,愣是沒發現身後跟着一個人。

一個人高馬大,虎背熊腰的年輕人。

崔珍珠耳朵尖,一下子就聽出來了門外有腳步聲。

「是哥哥回來了……」

崔珍珠很高興,同時又有點擔心,昨夜裡天色暗,嫂子怕是沒看清楚哥哥的長相,等下嫂子看清楚了,會不會嫌棄?

崔巍在門口踟躕一會兒,這才推門進去。

進去之後直接關了大門,猶猶豫豫要不要直接跟進去的金澤就這樣被關在了門外。

崔巍進來後第一眼就看到了江心苒。

她穿着紅色雲錦紋金絲鑲嵌邊的收腰小對襟,紅色撒花金紋蝶綉百步裙,一條粉色鮫紗曼佻腰際,上面還着一圈珍珠墜兒。

隨着她輕輕歪頭看向他的的動作,耳上的明月墜兒,腰上的珍珠墜兒,齊齊墜到了他的心裏。

如此,他更難開口了。

那雙眸子水盈盈如春日般明亮,他很難對着那份明艷,說出灰暗的話:你家被抄了!

「姑娘,咱們候府被抄家了,侯爺讓你趕緊走!」

金澤等在門外,結果被路過的臭鳥拉了一坨屎在肩膀上,心想今日確實倒霉,便不再猶豫,趕緊推門進去了。

一看眾人都在,也不啰嗦,趕緊開口。

崔巍嘴唇哆嗦了一下,說了倆字:「抱歉。」

抱歉,他本來正想着用什麼委婉一點的語氣,迂迴的把這事說出來的。

看了一眼他的小娘子那副驚呆了表情,心裏做好了準備,一會兒她哭的話,他是過去安慰,讓她靠在自己懷裡好呢,還是站在原地乾巴巴的說上兩句貼心話好呢!

江心苒確實是吃驚,卻不是因為候府抄家的事情,畢竟那是劇情,她早已知曉,她吃驚的是眼前這是哪裡來的野人?

不怪她沒見識,她來這裡之後還沒見過金澤,原主的記憶里對金澤也不太熟悉,唯一的印象還是幾年前原主心血來潮想練武,結果看到當時還是少年的金澤,秀秀氣氣的一張小白臉,硬是咬牙堅持站在梅花樁上,左右肩膀上各頂一大框的土坷垃。

這幾年下來,他是經歷了什麼?

白斬雞變成了黑熊精,小白臉成了彪形大漢,而且鬍子拉碴的,身上的衣服還很破爛,上面甚至還有鳥屎。

相比起來江心苒的關注點,蒹葭幾個卻是嚇得不輕,候府,被抄家了?怎麼可能!

「你快說說咋回事!」蒹葭顧不上昨天還生金澤的氣,罵他忘恩負義呢!

金澤是個粗人,哪裡會好好描述,就說了句候府被鎮國公府牽連,全家被抄家流放,家裡的下人們,有賣身契的被統一送往牙行另行發賣,沒賣身契的自行離去,還不能帶走任何東西。

「江管家,平安叔還有小竹子都不走,說是要跟着侯爺去流放,老太太身邊的青嬤嬤也不走,說要伺候老太太,其他沒有賣身契的都走了……」金澤說到這裡表情有些奇怪,猶豫了一下,還是繼續開口:「候府只是被牽連的,不是重罪,只流放五服之內的,二老爺倒是沒說啥,三老爺嚷着說他們和咱們候府早就分家了,不算一家人了。官兵不理會他,照舊抓人,三老爺氣急敗壞,說了些難聽話,老太君被氣着了。」

江心苒還入戲未深,對候府抄家這事上感情不太引起共鳴,結果聽到老太君被氣着了,心口突然疼了一下,鼻子一酸,眼睛便紅了:「祖母沒事吧……」

原主的感情在作祟,江心苒也挺同情老太太的,便順勢關心到。

崔巍等了半天,好容易等來機會,三步並做一步,大跨步一跳,可到了江心苒身邊,用自己生平最溫柔的聲音說到:「娘子,別擔心,我打聽過了,祖母只是氣急攻心暈倒了,不消片刻功夫就醒過來了,還氣勢磅礴的罵了三老爺一頓,把人罵的頭低的都快貼到地上了。」

「……真的么,祖母還是那麼厲害!」江心苒被他一打岔,心頭唯一的一絲傷心也沒有了,又聽他說的有趣,但還藏不住字裡行間的關心,頓時覺得這個白拾的夫君也不錯,雖然長得一般,但是很溫柔,也很幽默,以後至少不會相處困難。

想到這裡,江心苒莞爾一笑,對崔巍點了點頭。

崔巍被那笑容明晃晃的閃瞎了眼,捂着胸口,不由自主也傻笑起來。

「……」

「……」

「……」

當時見江心苒難過,正準備拉拉她袖子安慰的崔珍珠,默默的收回手,不明所以,嫂子不愧是大家閨秀,抄家了還能強顏歡笑。

再看自家哥哥,真是憨子,嫂子娘家都被抄家了,他還能笑出來,臉呢?

還在震驚的蒹葭,白露,綠蕪,紅芍,都無語的看着自己姑娘,心咋恁大。

金澤更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他講的事情很可笑么?明明是件悲傷的事情吧。

崔巍也把自己打聽到的消息告訴了眾人,還說他打點過了,會有人路上照看着江家眾人的。

事實上崔巍不知道,他那包碎銀其實並沒有起多大作用,他一個農家子,哪裡知道上京人的貪婪,幾兩銀子不過是一頓酒菜錢,辦不了多大事。

幸運的是那小兵是個厚道的,還是給他的上司,周把頭說了說。

周把頭雖然只是兵馬司十二分司其中一個小小的把頭,手底下只管着十幾號人,但他的野心不小,他早就打聽到了副都指揮使手下缺個親兵,他要是有錢打點,再憑他的小機靈勁兒,那還不是手到擒來。

如果能到了副都指揮使手下做親兵,那可比他一個把頭,不十個把頭也比不上那一根小指頭。

所以他最近正在各種想辦法撈錢,連媳婦都回了好幾趟娘家了,他大舅哥都快煩死了。

聽到小兵的話後,瞬間一個激靈,可真是瞌睡送來個枕頭,缺錢送來個錢罐。

周把頭消息靈通着呢,他當然知道江候府還有個大小姐,昨個夜裡匆匆出嫁了,雖然悄無聲息的,但哪裡能瞞住他,他堂哥的小姨子的夫君的弟弟,正是長興坊倒夜香的,今天一大早遇見他了還說起了這事。

他當時還摸着下巴猥瑣的猜想那大小姐是因為啥急匆匆的嫁了,還那麼低調,現在想來竟然是那江侯爺提前得了消息,為了保全女兒。

江家雖然被抄家了,但是那個出嫁的大小姐不可能不管娘家人吧。

據說這位候府大小姐死去的娘親為她留下了一大筆嫁妝,就是不知道匆匆出嫁時能帶走多少,不過左右人家指頭縫兒漏兩漏,都夠他吃的了。

嘿嘿……如此別怪他貪了。

周把頭是個有魄力的,當機立斷,晚上就帶了兩罈子好酒和幾個好菜,去了他的上司吳都頭的家裡。

把酒言歡後,周把頭就得到了前去送流放犯人往北疆去的差事,當然還搭進去了二十兩銀子,可把周把頭心疼壞了。

沒辦法,別人都認為這是苦差事,只有去過的人都知道,這是苦差事同時也是掙錢的差事,押送途中,那些錦衣玉食慣了的「貴人」

們,為了少受點罪,會各種掏銀子,求吃的喝的,甚至坐馬車的都有,反正路上走着,就他們官兵們說了算,只要給了錢,不亂跑亂鬧,早點到達流放之地,你好我也好!

崔巍無形之中算是誤打誤撞,讓周把頭成了送犯人的其中一名官兵,還是個小官,路上自然會關注江家眾人的,當然前提是有人拿多多的銀子出了。

周把頭這人,有銀子就很好說話……

《被流放後,我靠簽到系統躺贏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