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仙俠修真›被退婚後我撿了奴隸期的攝政王
被退婚後我撿了奴隸期的攝政王 連載中

被退婚後我撿了奴隸期的攝政王

來源:外網 作者:陸清淺秦二郎 分類:仙俠修真

標籤: 仙俠修真 陸清淺秦二郎

見她冒着風雪來給自己請安,陸夫人忍不住出聲輕斥道:這麼大的風雪還過來請安做甚?午時用飯再一併請了也無事。 因着常年吃藥,.........展開

《被退婚後我撿了奴隸期的攝政王》章節試讀:

《被退婚後我撿了奴隸期的攝政王》這本書大家都在找,為各位推薦《被退婚後我撿了奴隸期的攝政王》作者為月落山溝情節波瀾起伏,細節描寫的惟妙惟肖,小說的主人公是陸清淺秦二郎,講述了:... 正值寒冬,冷風似刀子般往人身上戳。 陸清淺矇著面紗,身上裹着厚厚的狐裘,坐在議事堂里仔細核對着各家鋪子近期的賬目。 她與各家商鋪的掌柜們中間只隔了一道珠簾,那些掌柜們個個面色恭敬的站立在珠簾外,並沒有因為陸清淺是個女子便輕視於她。 陸家作為涼洲城裡數一數二的富商,陸老爺跟陸大公子又常年在外。 陸清淺十歲便開始替陸老爺管理陸家的商鋪,如今已有六載,若是沒點個手腕如何能服眾。 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議事堂只剩下陸清淺翻閱賬本的沙沙聲。 直到未時陸清淺才翻看完最後一本賬簿,看着眾人淺聲道:今天查賬就到這兒吧,各位請回吧。 眾人走後,陸清淺才長舒一口氣,她揉了揉發脹的眉心臉上的神情也略顯疲憊。 眼看着時辰也不早了,陸清淺帶着半夏離開了議事堂。 此時天空中飄起了細碎的雪花,陸清淺坐在馬車裡淺眠。 忽得聽到一聲輕吁,馬車停了下來。 不多時半夏探進半個身子說道:小姐,奴婢瞧見小少爺了,可要將他叫過來隨我們一塊回府? 這個秋哥兒越發不像話了,下學不回家竟然在外面亂跑。陸清淺緊緊了身上的狐裘,起身下了馬車,罷了,還是我隨你一塊去瞧瞧吧。 半夏應了聲是,帶着陸清淺朝陸行秋的方向走去。 陸行秋穿了件靛藍色的錦袍,領口跟袖口都由金絲鑲綉着祥雲圖案,腳上蹬着一雙鹿皮長靴。 而他腳邊正躺着一個十四五歲的少年,寒冬臘月的天他身上只有一件破爛不堪的粗布衣衫,身上被一層薄雪染白,裸露在外面的皮膚也被凍得青紫一片,整個人呈一張弓裝蜷縮在雪地里。 腳步剛至,就聽到一陣罵罵咧咧的聲音傳入耳邊。 你這個賤民,既然敢踩死小爺的黑將軍,看小爺我今天怎麼教訓你。 今兒要是不把你打死,我就不姓陸! 陸行秋指揮身後的下人對着地上的少年拳腳相加,她清晰的聽到一陣脆響,那是骨頭斷裂的聲音。 見着陸行秋如此行事,氣的她整個人渾身發抖。 當她不小心撞上了少年那充滿戾氣的眼神時,陸清淺的心彷彿瞬間被凍結成冰。 她一個快步上前擋在了少年的前面,低喝道:住手! 下人聞言頓時停住動作。 陸行秋則是一臉驚恐得看着她,磕磕巴巴着喊道:阿...阿姐。 忽得一聲脆響,陸行秋捂着做臉滿眼的不可置信,阿姐?你打我? 當年陸夫人生他的時候傷了身子,陸行秋可以說是陸清淺一手帶大的,他在陸家最怕的就是陸清淺。 如今瞧着她冷了臉,也顧不得臉上的疼痛當下便止住了話頭。 到底是自己一手帶大的,瞧着陸行秋那張紅腫的臉,陸清淺也十分心疼。 但是一想到陸行秋如今這荒唐的行跡,她只能狠下心斥責道:我打你你還委屈了不成?今日若不是我瞧見了,這少年還不得被你打死。 陸行秋聽着陸清淺的話,心裏有些不忿當下便接話道:我打他是因為他踩死了我的黑將軍,他該打! 阿姐你不問緣由就打我,我再也不喜歡你了。 他氣的狠狠推了陸清淺一下,若不是半夏眼疾手快地將她扶住,只怕她早就摔倒在了地上。 陸清淺不知道陸行秋口中的黑將軍是何物,問了他身邊的書童才知道,這黑將軍原來竟是蟈蟈。 而且從他書童的口中得知,陸行秋今天根本就沒有去夫子那裡聽學,而是去了斗獸閣那種腌臢的地方。 見書童出賣了自己的行蹤,陸行秋二話不說直接一腳踹在了書童的身上,嚇得書童跪在地上連連求饒。 陸清淺沒想到陸行秋竟然這般不知收斂,又想到他小小年紀就這樣玩物喪志,心裏難免一陣失望。 她將陸行秋拽到自己的跟前,冷聲道:陸行秋!你小小年紀行事就這般乖張跋扈,我若再不好好教導你日後你定會釀成大錯。明日你便去莊子上好好反省反省!一日不知道自己錯哪了,就一日不得回來! 一聽到自己要被送到莊子上,陸行秋當場便慌了神,他扯着陸清淺的袖子撒嬌道:阿姐我知錯了,你不要把我送到莊子上好不好?那裡什麼都沒有,我不要去。 陸清淺只是冷冷的看着他,一言不發。 見陸清淺鐵了心要將自己送走,陸行秋竟然開始躺在雪地里撒潑打起滾來,我不去!我沒錯!明明就是他踩死了我的黑將軍,我只是替我的黑將軍報仇而已,我沒錯! 即便是如此這也不是你出口傷人的理由,更不是你要將人打死的借口。陸清淺見他不僅不知悔悟還這般無禮取鬧,隨後厲聲道:半夏,將他給我捆起來堵住他的嘴,明兒一早就送走! 沒了陸行秋的吵鬧聲,陸清淺瞬間覺得耳邊清凈了不少。 她望着不知何時暈過去的少年,一陣寒風吹過,吹散了少年臉上的髮絲,陸清淺才看清他的臉。 慘白的臉彷彿比雪還要白上幾分,狹長的鳳眸緊閉,高挺的鼻樑上沾着血跡,渾身上下更是透一股死寂。 陸清淺叫人將昏迷不醒的少年抬上了馬車,帶回了陸家安置在外院的客房裡。 隨後又派人給客房安置了兩盆炭火,添了幾床新的錦被才放下心來。 次日清晨。 陸清淺簡單洗漱了一番,帶着半夏朝着外院走去。 秋哥兒何時走的? 今兒一早天還沒亮人就走了。夏將手中的湯婆子遞給陸清淺,小少爺估摸着是知道錯了,在府門口眼巴巴等了好久都沒等到小姐,走的時候都哭了 聽此陸清淺便不再出聲,四周只剩下一行人走在厚厚的積雪裡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音。 好半晌才出聲問道:昨天帶回來的那個少年,傷勢如何了

《被退婚後我撿了奴隸期的攝政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