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變身:絕色美女從東方不敗開始
變身:絕色美女從東方不敗開始 連載中

變身:絕色美女從東方不敗開始

來源:google 作者:懸壺真人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東方不敗 葉晨 奇幻玄幻

(一本練功變身修仙文,諸天萬界,女帝,洪荒,西遊)穿越了醒來變成東方不敗,不男不女的太監,怎麼辦在等!「叮咚!萬界變身系統綁定成功,在一年之內變成女人,否則一輩子當太監」一個大好青年為成為女裝大佬而奔波...可是,我只想找回小弟展開

《變身:絕色美女從東方不敗開始》章節試讀:

笑傲江湖的劇情即將開始...

福州福威鏢局因為一本辟邪劍譜,動亂了整個三山五嶽,上至達官貴人,下至三教九流,手段盡出。

其中的青城派一桿弟子們,已經前往福州,準備逼宮林家拿出辟邪劍法,若敢不從,只有來硬的。

其中的辟邪劍譜,來歷非凡...

當年,從紅葉禪師手中流出的葵花寶典,造成兩個大影響。

一方面是林遠圖,繼承了紅葉禪師的衣缽,離開少了少林後,感悟出七十二路劍法,即使辟邪劍譜,創立福威鏢局,從此威震整個武林。

另外一邊是華山派,導致了劍宗與氣宗之爭,從此走向衰敗,在岳不群接手之後,整個門派已經沒落。

獨孤不敗繼承了日月神教的鎮山之寶葵花寶典,因為當年魔教長老們攻上華山所得。

「路途遙遠,在古代之中,縱然大俠也要跋山涉水...」

東方不敗頗為無奈,獨自一人出行,否則,以東方教主的氣勢,十八大轎齊出,浩浩蕩蕩而來。

當下的葉晨功力漸深,以女性妝容出山,身穿紅色宮裝,美艷動人的姿勢,引起無數人江湖人士側目。

天人化一,萬物滋長的境界,遲早踏入,如今的女人化越明顯,姿色更驚人。

「客官...想吃點什麼?」

小二很殷勤,屁跌屁跌上來,利索無比

「來點好吃,喝點酒...」

魚龍混雜之地,最好看清事態,葉晨溫雅之姿,體態輕盈,宛如一個大家閨秀的胭脂,觀看來往之人。

「最近怎麼回事?江湖上的大佬們,都來福州開會嗎?」

一個武林人士竊竊私語道。

「不知道,應該有大事發生,最先到達的青城派,應該要搞事情....」

又一個路人附和一聲。

「兄弟,你消息不靈通,福威鏢局已被搞垮了,當年赫赫一方,淪落如此,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一天一地....」

「是啊!當年林遠圖稱霸武林,一套神鬼莫測的劍法,令人聞風喪膽,如今正在逼迫林家交出劍譜。」

「既然如此,這下有好戲看了....」

一些初生牛犢不怕虎的兔崽子們,滿腔熱情,紛紛起身前往,恨不得在其中撈一把,有他們後悔的。

只有**湖沉穩,觀看大局勢,隨機應變。

「想不到在荒郊野嶺,遇到如此美人,要不要一起結伴,夜闖福威鏢局?」

東方不敗正在品嘗美酒,滿是愜意,卻有一位白衣男子,風度翩翩,很顯然的搭訕。

此人面貌清秀,不算很俊郎,普普通通,白衣飄飄,頗有一點儒雅之中,有一股放蕩不羈的氣質。

「可以...不過,公子確定跟妾身一起嗎?」東方不敗媚笑如絲,為他斟了一杯酒。

「能與美女同行,何樂而不為?」

對方喜笑顏開,有一派風度與高雅,讓人眼前一亮之感。

「好....我們幹了這一杯。」東方不敗紅袖捲動,挺着胸腹,丰韻猶存,豪爽舉起酒杯。

「哈哈...我就是喜歡這類豪爽的女子...」

男子放聲大笑,無比的豪爽,直接幹了一杯,滿臉陶醉,盡顯一派風度。

「不知這位公子叫什麼呢?」東方不敗一笑如風,女子的聲音,十分動聽悅耳。

「哈哈....姑娘見笑了...在下乃一代風流倜儻,人見人愛的田小剛,自幼熟讀詩歌,十歲隨父進京見識大世面,十八歲已經風靡整個京都,一方文采飛揚,成就千萬牡丹一朝開.....」

田小剛龍飛鳳舞,一頓嘴炮,說個不停的自誇。

「妾身叫東方,田兄如此博學多才,一代文豪非你莫屬,妾身佩服不已,如滔滔江水,延綿不絕....」

東方不敗順杆子往上爬,也滔滔不絕的攀談起來。

兩人濁酒互推,你來我往,都有一定的武功底蘊,喝了夕陽西下,一片晚霞斜照,才善罷甘休。

「完蛋了....有人要被禍害了...」

路邊客棧的老闆,搖搖頭一笑,沉默是金,才是他生財之道,否則早已被人燒了客棧。

如果知曉眼前的良家女子是東方不敗,魔教的第一魔頭,膽子都被嚇爆,僅僅東方不敗的四個大字,足以讓小孩啼哭,大人喪膽。

天拉下了黑暗的窗帘,夜幕降臨..

兩人連夜趕路,很快來到了福州,燈火通明的城池,前方一家客棧,讓田小剛心頭難耐,有佳人陪伴,何不秉燭夜談。

「東方紅姑娘,今天一直趕路,應該疲憊,要不要今晚找一家客棧住下,明天我們再做打算。」

田小剛微笑,非常體貼的諂媚。

「還是別了.....今晚就行動,我要看看林家的辟邪劍譜。」

東方不敗搖搖頭,直接拒絕,取到一流功法才是皇道。

「這個....」

對方猶豫了一下。

「罷了...妾身只能獨自行動,你好自為之。」東方不敗一擺玉手,這個小副本只能先放在一邊。

「好....今晚就捨命陪君子,不....應該是捨命陪美人。」

在女人的嬌媚下,田小光咬咬牙關,最終答應。

福威鏢局坐落在鎮中街道上,每日來來往往,方便有人投標,迎接四方來客,夜深人靜,只有打更的叫喊。

兩人夜行而動,鬼鬼祟祟,一躍而上,輕微踏上屋頂,葉晨的如燕身姿,讓田小光非常驚訝,居然幾乎不遜色於他。

「東方姑娘,我們去哪裡?」

站在屋頂上,田小剛東張西望,拿不定主意。

「直接去林家祖祠。」

東方不敗一躍而過,宛如幽靈的身影,幾個跳躍到祖祠上,燈火通明,裏面正有林震南一家子。

「爹....簡直無法無天,這青城派簡直是欺人太甚。」

一聲大怒,正是林平之的憤怒,滿臉羞憤。

不愧是笑傲江湖的美男子,儀錶堂堂,臉冠如玉,一身正氣,白衣如青蓮,令無數小迷妹尖叫。

「愚蠢....就憑青城派的余滄海一人,足以讓我們福威鏢局雞犬不寧,現在只能拖延時間。」

如今福威鏢局的家主——林震南,滿臉無奈與苦澀。

今日青城派的余滄海光顧一下,整個福威鏢局烏煙瘴氣,人人自危。

「爹...爺爺不是武功威震天下,為什麼我們不能修鍊他的武功,區區一個青城派算什麼?」

林平之忍不住了....問了多年的疑惑。

「此事不必再提,你先出去....我有話跟你娘說。」

林震南擺擺手,心煩意亂,直接支走了林平之。

林平之憤憤的離開,無法接受,曾經輝煌一世的福威鏢局,更有爺爺打遍天下無敵手的武功,到了自家爹一代,小小的青城派余滄海無法震懾。

「老爺,你沒事吧!」林夫人嘆氣道。

「哎....我不想林家絕後。」林震南搖搖頭。

兩夫妻的沉默,更多是無奈,最終離開了祠堂,只能等五嶽劍派來主持公道,其中的岳不群,為數不多的正派代表。

「東方姑娘,你要做什麼?」田小剛大吃一驚,林震南剛走就溜下去。

東方不敗懶得搭理他,一步落入了林家祠堂,打量了四周一圈,在橫樑上看到一個暗格上,一步躍起,將一本書取下。

「這....這...是辟邪劍譜,你真的拿到?」

田小剛當場驚呆了...

這麼容易嗎?

「東方姑娘....這是不是見者有份?」

田小剛掩飾一下雙眼的貪婪,這一次必須人財兩得。

「田兄見笑,既然一起喝過了酒,自然就算是兄弟,有難同當,有福同享...」

東方不敗詭異一笑。

田小剛炸毛了,總感覺不對勁的勢頭,難道自己多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