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病態偏執!早已淪陷
病態偏執!早已淪陷 連載中

病態偏執!早已淪陷

來源:google 作者:花半山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南和 江東與 現代言情

【女強+甜寵+馬甲+偏執】她是冷漠無情的特站女軍官,窮極一生只為報仇一次境外任務中她救了一個少年,眉目間竟然有幾分像是當年的他,湛遠是你回來了嗎?她一改往日的冷若冰霜對他極盡寵溺他是醫者不能自醫的心理學研究員他陰暗偏執,前半生活在泥沼里,突然一束光照進了生命他卻不敢抓抓住幸福其實比忍耐痛苦更需要勇氣江東與:他回來了,我是不是該消失了…南和:你沒有做完的事情就由我來做展開

《病態偏執!早已淪陷》章節試讀:

一個上午除了在休息的人其餘小組成員都在配合維和部隊進行撤僑工作,安排人員清點以及臨時休息。首班飛機次日凌晨才能到達,所以在此之前需保障同胞還有能源公司教授的安全。

江東與一睜眼便已經是下午了,他整整睡了一天。此刻感覺全身無比輕鬆,果然我國的軍裝看着就是會讓人感覺安全感滿滿。

空蕩的房間里就他一個人,他站起來走到窗邊,

這算是個臨時鐵皮樣板間一樣的房屋,四周感覺很是單薄,

窗外的軍人們忙碌着。大部分都是戴着藍盔的軍人,和昨晚救他的人裝着不同,好像又有點相同。

想到這裡江東與突然想起人家冒着生命危險去救了他,

他卻什麼都還沒表示,他是不是應該去說一聲謝謝啊。

剛一走出門門口的哨兵問道「同志您醒了,請稍等。」聞言江東與又退回房間內,

感情這意思是不讓我出去啊。他心裏默默思考着。

大概過了三五分鐘,有人推門進來。是那個帶他去洗澡吃飯的當兵的,叫什麼來着。

「你醒啦?感覺怎麼樣?啊我是四隊的文書,

我叫熊浩,你可以叫我名字。也可以叫我熊班長。」

「你好熊班長,我們現在是在哪啊。我們什麼時候可以回國。還有你說的四隊,是昨天救了我的人嗎?」

一連串的問題問的熊浩不知從何回答起。

「對,是昨天救你的人,我們明天就可以回國了,撤喬的首班飛機明天上午就能到。四隊已經安排好了你可以跟着首班飛機回國。」

可以回國了心裏也就更有底了,江東與小心翼翼的問道「那我可以去見見他嗎?救我的人,我想感謝他一下。」

「嗯稍等,我問一下。」熊浩拿起腰間的對講「呼叫四隊!呼叫四隊!

(收到請講。)

對講那邊傳來了熟悉的聲音,只是與之前相比倒是更顯冷漠,沒有一點溫柔也可以說沒有一點感情。

「你撿來的那個人要見你,完畢!「

(帶來。)

「收到!」

「走吧,我帶你去見四隊」

熊浩前邊帶着路,走了不遠就到了一個一模一樣的房間,這裡的所有房子長得都一個樣子,對於路痴的江東與來講,

如果沒有人帶着他,他可能要在裏面繞兩個小時都找不到回去的路。他們走到一個房間門口停下來。

「報告!」熊浩一臉嚴肅的等待着屋裡的回答。

「進來。」

聽見了確認的回答後,熊浩示意可以進去了,他帶着江東與走進屋內。屋內陳設基本一致,只有一人坐在一張不大的方桌前,桌上放着什麼,好像是一張地圖還是什麼江東與也沒有過多在意。

「四隊,人我帶來了,沒什麼事我就出去了。」

「嗯。好」

說話間南和抬頭看向門口的兩人。這少年洗乾淨了臉,又穿着那身熟悉的迷彩服,竟然又多了幾分像他。一瞬間南和竟分不清這一切是夢境還是現實。

此刻的江東與更是一臉驚訝。此刻面前這個人臉上沒有了油彩,穿着也是簡便了一些,不似昨天那樣厚重。一頭水一樣柔美的烏黑中長發梳成了低馬尾。這……

「你來了。」

「啊不,你睡醒啦?怎麼不認識我了嗎?」

南和的聲音又恢復到了昨天的溫柔。

「你是女的?你竟然是女的啊?」江東與脫口而出心中的驚訝。

南和從上至下打量了一下自己的身材。

「不像…嗎?哪裡不像?」

「不是不是,我可能是先入為主了,沒有考慮過戰場上會有女兵。根本就沒有往這方面去想。實在不好意思啊。」江東與一臉尷尬的撓撓頭,臉紅到了脖子。

也難怪他會以為自己是個男人,戰場上的南和一向跟男兵沒什麼兩樣,一樣的武裝,戴着一頭短髮假髮。

再加上臉上的油彩,看起來就真的跟一個稍微小一點個子的男兵沒什麼區別,畢竟一米七多的身高要不是小組成員都是一米八五以上的壯漢也不會顯得她有些嬌小。

「沒關係啊,聽說你想見我?」

南和把話題扯了回來

「是的,我本來是跟同學一起過來搜集資料,供此次研究使用,沒想到就遭遇到了真正的戰爭,我們走散了,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哪裡。

還好你們出現了,救了我,不然我現在可能還在那片廢墟里,也可能就沒了。

所以我是一定要過來說一聲謝謝你的,雖然這一聲謝謝比起你們救我微不足道。」說罷江東與低下頭。

「救你是我們的職責,不用感謝。明天上午撤喬的飛機就會過來,我安排了你第一批走,我想不出意外明天你就能回到祖國的懷抱了。」

外面天色已經有些擦黑,這裡不比國內晝夜溫差也是比較大,南和順手拿了件外套遞給他。

「要不要跟我一起出去看看,外面正在安排咱們的同胞們吃飯睡覺。」

南和儘可能說的幽默一些,畢竟她已經很多年都不算是個溫柔的人了,

她怕自己一不小心嚇到了這個看起來比較文弱的男生,

也可能是她想把那個溫柔的自己找回來,

讓這個看起來有幾分像湛遠的少年覺得她是個溫柔的女生。

「好,我想跟你一起去。」

江東與自然是高興的,有人帶着他總比一個人在這個陌生的地方要好,更何況還是個長得很好看的女生。畢竟天都快黑了,他真的是不想再一個人過這種漫漫黑夜了。

南和在前邊走着,江東與稍慢半步的在後面跟着,外面的人很多,大家各有各的忙。沒有一個人是閑下來的了。

蔣峰從旁邊一間屋子出來迎面看見了正走過來的兩人。

又是死死盯着南和旁邊這個怯生生的少年,洗乾淨了竟然這麼像湛遠,怪不得南和這次這麼反常非要去救他回來不可。

蔣峰知道南和還沒有走出來,也許永遠也不會走出來。

救一個人而已,她這點能力還是有的,所以也就放任她這麼做了。

「三隊,你那邊怎麼樣了?」南和看向蔣峰過來的方向。

「一切正常,我這邊增加了幾班崗哨,明天教授就能順利回國了。」

「對了,三哥那個教授什麼來頭啊。也不是多危險的任務竟然動用我們來營救。」南和好似突然想到些什麼。

「具體的上級也沒說,我只知道是好像是個新型武器專家。為什麼這麼問?」

「倒也沒什麼只是我覺得他看我的眼神,好像似曾相識。」

《病態偏執!早已淪陷》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