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博士大佬的七零團寵日常
博士大佬的七零團寵日常 連載中

博士大佬的七零團寵日常

來源:google 作者:夏日良風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凌玥 夏日良風 現代言情

團寵+年代奮鬥(家人和善無極品)23世紀,被親生母親殺死的的天才泠月博士,重生成為了七零年代凌家唯一的孫女凌玥沒等凌玥發揮自己的聰明才智,爺爺本來就是大隊長,大伯是民兵隊長,後來混子爸還成為了知名企業家,哥哥考上了大學,二伯創立了物流公司,她好像可以躺贏?然而哥哥們表示,哪個躺贏的人十四歲就上大學的,妹妹你這是嚴重內卷啊絲毫不知自己卷了哥哥的凌玥,十八歲博士畢業,一路在技術革新的路上狂奔展開

《博士大佬的七零團寵日常》章節試讀:

「泠月,去死吧」一個女人紅着眼睛瘋狂的大喊着,把手裡的刀子捅向泠月。

門口的兩個保鏢看着女人的刀子穿透泠月的身體,已經來不及阻止,一人迅速的的控制住發狂的女人,一人查看泠月的傷勢。

鮮紅的血液迅速的染紅了衣服,泠月感覺到身體慢慢的變冷,保鏢一邊向上級報告她遇襲的事,一邊捂住她的傷口,試圖讓血流的慢一點。

在完全失去意識前,她想「死了也好,可惜我還有個實驗還沒完成,放假還沒有回去見外婆。」

泠月,23世紀的超級天才,在生物、物理和化學領域都做出了非常傑出的貢獻。12歲上大學,16歲博士畢業,進入國家研究院,20歲被評為院士,受國家一級保護,被殺時才25歲。

然而這樣的天才,卻有一個悲慘的童年,有感情障礙症。一出生就被賣給養父母,被養父母虐打到5歲,又被棄養,在福利院長到八歲,被一對研究員夫妻領養。研究員夫婦沒有孩子,想養一個孩子養老送終,特意在福利院測過智商,泠月智商非常的高。

剛開始研究員夫婦對她很是熱情,後來發現她對什麼都是淡淡的,沒什麼表情,帶她去看心理醫生,被診斷出感情障礙症。心理醫生說這種心理疾病只要大人細心溫暖的陪護,可以慢慢恢復的。夫婦兩人感覺晴天霹靂,以為撿了個寶,誰知是這麼個結果,又不能向福利院退貨,只能繼續養着。只是兩人已經沒了剛開始的熱情,把泠月打發到研究員妻子獨居母親家,就不管不顧了。

老太太是個退休老軍醫,聽說她有感情障礙症,也不知道怎麼對待她,只能拿出軍隊管理的那一套養孩子,時刻灌輸泠月愛國敬業懂禮的思想。泠月在老太太的身邊待了4年,跳級考上中科大少年班,之後研究生一路讀到博士就進了國家研究院。

殺她的是她的親生母親,泠月在20歲時因為發現了一種新清潔能源一舉成名,親生父母找上來認親,認親不成以親生父母的身份要錢財,要錢財也不成,被全網唾罵,因此懷恨在心,被外國勢力收買殺死泠月。

本來泠月作為一級國家研究人才,身邊一直都有保鏢保護的,但誰也沒想到會有親生父母會這麼的狠心。

*****

華夏國,1975年,七月,西南省陽昌市安陵縣柳江鎮江灣凌家大隊曬穀場大樹下。

「大隊長家的,你家小兒媳快要生了吧,怕不是又是個帶把的吧,真是有福氣。」大隊書記的媳婦羨慕地說。

「呸呸,這次肯定是孫女兒。」隊長媳婦陳秀婉肯定地道。

天知道,自己家多麼想要孫女,家裏面已經十一個小子了,整天淘氣巴拉的,腦瓜疼。但願小兒媳的肚子爭氣點,可以一舉得女,那自己就有又乖巧又香噴噴軟乎乎的孫女了,想到這,隊長媳婦不由地笑了起來。

角落裡的一個消瘦的高顴骨女人惡狠狠地盯着隊長媳婦,心裏憤憤不平:「憑什麼這個女人有四個兒子,而自己生了四個女兒才盼來的兒子,現在又生了三個女兒,一個孫子都沒有,憑什麼,老天爺不公平!」

「娘,回家吃飯啦。」遠遠地有人喊。

陳秀婉認出來是自己的三兒媳的聲音,跟旁邊關係比較好的幾人說:「我兒媳喊我回家吃飯啦,我先回去了,有空來家裡嘮啊。」

陳秀婉回到家裡,飯已經擺好。

一桌子青青綠綠的,唯一的葷腥是小雜魚燉豆腐。

「老頭子,哪來的魚啊?」陳秀婉望向自家老伴,大隊長凌恆毅。

「媽,我媳婦兒不是要生了嘛,我去河裡下套捉的,給我媳婦兒和乖女兒補補。」老四凌衛家一臉得意。

陳秀婉聽到小兒子說兒媳肚子裏面是個女孩也非常高興,但是臉上佯裝生氣道:「就知道整些歪魔邪道,不幹正事。」

轉頭和藹地跟小兒媳陳佩蓉說:「老四家的多喝點,魚湯補着呢。」

「娘,我知道嘞。」陳佩蓉撫摸着自己的肚子,心裏也很期待這一胎是個女兒。

凌衛家看着自家老娘那變臉的速度,夾了一大筷子的青菜進嘴裏,感嘆自己就是個可憐的工具人。

「奶奶,我們也要吃魚魚。」三歲的凌瑭盯着桌上的魚湯,奶呼呼的臉上一臉渴望。

陳秀婉給小孫子夾了一塊魚肉,小心地去了骨,「吃吧。」

看着剩下的一大堆孫子,陳秀婉嫌棄地道:「你們大了,自己吃,奶奶就不給你們夾了。」

孫子們深知奶奶的嫌棄,自己動手豐衣足食,風捲殘雲地吃了起來。

幾個大人都沒有去碰魚肉,只是吃青菜豆腐,把肉留給孩子和孕婦。

其實大隊長家也不是吃不起肉,只是這時候的肉都要憑票購買,每個月的肉票都有限。

深夜,陳佩蓉感覺到肚子一陣陣的痛,趕緊拍醒睡在身邊的丈夫,「衛家快去叫大嫂和娘,我快要生了,啊。」

凌衛家看到痛得滿頭汗水的媳婦,趕緊穿鞋子去叫大嫂和老娘。

兩人聽到凌衛家的叫喚,趕緊往起來,大嫂鄭麗芳是醫院的護士,非常的有經驗,經驗老道地吩咐:「衛家你去燒一鍋熱水,娘你去煮紅糖雞蛋,我先去看四弟妹。」

鄭麗芳走進房間看到陳佩蓉躺在床上,疼得抓緊了床單,趕緊詢問情況:「四弟妹,你現在感覺怎麼樣。」

「一抽一抽地疼,啊。」

鄭麗芳查看了陳佩蓉的情況,握着陳佩蓉的手說:「四弟妹,你這才開了四指,還要好一會才生。」

剛好這時陳秀婉煮好了紅糖雞蛋。

「娘,喂四弟妹吃紅糖雞蛋,攢點力氣待會好生,我去準備點東西。」

天微亮的時候,陳佩蓉終於把肚子里的胎兒生了出來,不負眾望地,是個小閨女。

凌衛家在門外聽到房間裏面一聲大叫過後,沒了聲音,焦急地喊:「娘、大嫂,咋樣了,沒事吧。」

「沒事沒事,是個閨女,你再等一會,等你大嫂把你媳婦兒整理一下。」陳秀婉一臉喜氣地出來告訴自家小兒子,然後扭頭又回去了,抱着自己的小孫女親香不已。

過了一會,鄭麗芳把陳佩蓉身體打理乾淨,就叫凌衛家進去了。

凌衛家看到自己的媳婦躺在床上,有點緊張,趕緊問大嫂:「我媳婦兒沒事吧?」

「沒事,只是累了,睡著了。行了,沒事我就先回去了,你媳婦醒了,就看看有沒有下奶,沒有再叫我過來。」

「好好,謝謝大嫂。」

天亮了以後,陳秀婉才戀戀不捨地將孫女交給一旁眼饞不已的兒子,煮早飯去了。

凌衛家把自家寶貝兒小心翼翼地抱在懷裡,心裏一片柔軟,然後看到自己的小閨女慢慢地睜開了眼睛,黑黝黝的眼睛清凌凌的,真好看,「寶貝,我是爸爸。」

泠月看着眼前放大中年人的臉,很是疑惑,「爸爸?自己不是死了嗎?」

這時候陳佩蓉醒了,焦急地喊:「衛家,給我看看寶寶。」

「媳婦,看,咱們女兒是不是很漂亮。」凌衛家小心地把女兒放到陳佩蓉的懷抱里。

「嗯嗯。娘的小嬌嬌。」陳佩蓉溫柔地看着自家女兒。

泠月看着眼前的婦人似乎明白了自己是重新投胎了,目不轉睛的盯着陳佩蓉看了一會又睡了過去。

天亮,一群小子在凌衛家房門外鬧哄哄的吵着要看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