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不斷死亡
不斷死亡 連載中

不斷死亡

來源:google 作者:鹹魚笨魚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向林 懸疑驚悚 李余

【甜文,保證很甜哦,歡喜冤家,青梅竹馬,戲精不斷死亡女主vs蠢萌粘人深情男主】我叫李余,多餘的余,今天是我人生的最後一天,本想找個安靜的地方了斷殘生,沒想,走在路上被車給撞了,然後我就莫名重生了了,然後我又被車撞了,又死了,又重生了了,又撞了,又死了,又重生了展開

《不斷死亡》章節試讀:

門外的聲音越來越大,桌椅的倒地聲,伴隨着女人的尖叫聲。

「李余,門外是怎麼了,家裡是進賊了嗎?」向林緊緊的盯着李余,聲音有些顫抖的說。

「沒事,不慌,有我在。」

李余強迫着自己鎮定下來,掀開了自己的被子,躡手躡腳的走到門前,向向林招了招手,示意他跟在自己的後面, 悄咪咪打開了房門。

向林慢慢的移動着身體,跟在李余後面,拉住了她的衣服,「我們要不報警吧。」

李余看了看緊張兮兮的向林 ,拍了拍他的肩膀,指着門外,「電話在客廳里,我們現在過不去,先看看情況再說。」

此時,門外的客廳里,一片狼藉。張素梅躺在地上,旁邊站了一個矮胖的男人,他眼神幽深地盯着張素梅,像把她吞了一樣。

男人突然上前,扯着張素梅的頭髮,逼迫她抬起頭,「素梅,王哥平時待你不錯吧,你就從了我吧。」

張素梅一隻手緊緊攥住自己的衣服,另一隻手,拚命的在眼前揮舞着,「王角,你不是人,滾啊,滾!」而那個男人顯然不把張素梅的掙扎放在眼裡,像看一個玩笑一樣看着張素梅。

張素梅拚命的想抵抗,可女子的力量終究敵不過男子,他一個巴掌甩過去,張素梅就昏了過去。

眼看着張素梅即將被侵犯,李余不禁臉色發白,緊緊咬住了嘴唇,雙手扣在門房上,微微顫抖着,掌心一片冰涼。

她腦子一熱,顧不得自己還是個小孩子的身體,就向那個男人飛撲過去。

向林想要拉住她,都沒來得及。

男人的動作一愣,顯然,沒想到這個家裡除了張素琴還有其他人在。他臉色一沉,突然緩緩笑了起來,看到李余像傻子一樣衝到她面前,自投羅網。

站起來身,一下子抵住了李余的頭,任由李余在他面前揮舞着雙臂,恥笑道,「喲,這不是余余嘛,怎麼沒去上學,讓我替你爸好好教訓教訓你。」

男人一把掐住李余的臉,摩挲着,眼睛上下打量着李余,露出了淫邪的目光。

李余衝動了,她知道自己現在不應該衝出來,但,她實在忍受不了母親被人壓在身下踐踏。

她拚命的捶打着眼前這個男人,她認識他,這個人,是她父親口中的好友,王角。同樣是大家口中的好人王叔,但此時,他是個強姦犯,企圖強姦自己的母親。

「喲,又來一個小朋友呀。」王角低啞的聲音充滿了病態,「真沒想到,這個家裏面這麼多人啊,那就來讓我們好好玩玩吧。」

向林趁着王角不注意,迅速跑過去拿起了客廳的電話,他緊緊的攥着,直至手指關節發白,顫抖着聲音說,「王叔,你把李余放下,不然我,我就報警了。」

王角的嘴角勾出了一個古怪的笑,「小朋友,沒有人告訴你做人不要太天真嗎,你撥吧,不瞞你說,電話線早就已經被我剪了,你撥不出去的。」

向林不信邪的撥打着電話,果然如此,他不由自主的退後半步,攥緊了雙拳,此時沒有人能救他們,只能自救。

他努力睜大了眼睛看着王角,不敢置信的說,「王叔,我知道你不是這樣的人對嗎。你是李叔的好朋友不是嗎,你還經常幫助左鄰右舍的人,給我和李余買糖吃,你是個好人對吧,你一定是一時糊塗對吧。」向林哽咽着,他有些不敢相信,那個大家口中的好人會做出這樣的事。

李余忍着喉嚨間的疼痛,對着眼前還期望着壞人回心轉意的向林吼到,「向林,他早就不是你們口中那個老好人王角了,他是個強姦犯,快跑啊!」

王角嗤笑一聲,「呵呵,大家眼裡的好人,也只是在她們眼裡而已,他們只願意看到自己想看到的,但現在的我才是最真實的我。」

此時,張素梅從昏迷中醒來,看到王角掐着李余,她不顧自己的身體,爆發出了強大的力量,猛的衝上去勒住了王角的脖子,用力牽制住他,「余余,快跑,去找**,去找你爸。」

王角的手因張素梅的突然一擊,被迫鬆開,而李余飛快在王角手上咬下去,跑到了另一邊,獲得了短暫的自由。

王角反應過來,一把抓住張素梅的手,反手一摔,將她整個人都摔到了地上,「臭娘們,給你臉了。」

局勢再次發生變化,李余和向林緊張着站在一邊,抓着手邊一切能保護自己的東西,嚴陣以待的看着王角。

王角的表情異常陰森,他扭了扭自己的脖子,陰森的說,「小兔崽子們,你們今天就和她一起死吧。」

砰砰砰,門外傳來了敲門聲。

「素梅呀,你們家發生什麼事啦,啊,怎麼噼里啪啦的,要不要幫忙啊!」

「操」,王角爆出了粗口,惡狠狠地瞪了她們三個一眼,「給我等着,要是你們敢把這件事說出去,就等着被我報復吧!」

王角像變色龍一樣,臉色一轉,突然溫和的對着門口說,「李嬸,來了來了,素梅家裡有個小偷進來了,還沒看到他的影子,就被他給跑了。」他邊虛偽的說著話,邊開了門。

李嬸看到王角,疑惑的問,「你怎麼在素梅家?」

「我這不是來看望國強父母嗎,沒想到她們沒在家。碰巧,素梅家裡進了小偷,我剛進來,就看到了眼前的場景。」王角滿臉假笑,彷彿剛剛對李余她們三個做的惡行不存在一樣,將自己摘的乾乾淨淨,還成了事情的幫助者。

李嬸也沒有過多疑問,畢竟他是小區里有名的老好人呀,是李國強的好友,「哎呀,這小區的治安越來越不行了,改天得跟國忠說說,讓他少放陌生人進來。」

李嬸進了門,看到滿屋的狼藉和受傷倒在地上的張素梅,連忙跑到張素梅的身邊扶起她,「素梅,沒事吧。」李嬸撩開了張素梅凌亂在臉上的頭髮,看到了她臉上的巴掌印,「這殺千刀的小偷,必須得給他抓住!」

「嬸,嬸,快報警!」張素梅一把攥住了李嬸的手,她現在腦子裡嗡嗡的,頭上冒出來了細細密密的汗珠。

王角看向張素梅的眼神越發陰沉,「嬸,那我就先不便多留了,先走了,你幫素梅換身衣服吧,畢竟是女人家,我不便多留。」

說完,他狠狠瞪了李余和向果一眼,警告她們別亂說話。

「哎,好,你先走吧,也多虧了你呀,不然,這一個女人家和兩個娃娃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呢,你就回家好好休息休息吧。」嬸有些感慨的看着王角。

王角走了,留下了一地的狼藉。

《不斷死亡》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