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不要在異世界談戀愛
不要在異世界談戀愛 連載中

不要在異世界談戀愛

來源:google 作者:可殤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季衡 池魚 現代言情

叮已傳送完畢,請完成宿主的意願,順利完成十項任務之後方可回到原身池魚聽到耳邊系統的叭叭聲,不禁揉了揉耳朵以前的記憶全部消失,陌生的壞境陌生的身體,她該如何在十次任務中險象環生???展開

《不要在異世界談戀愛》章節試讀:

周考很快就考完,池魚壓着分數做題,大概率不會像上次一樣考的倒數第一名就可以。

她正在位置上做英語卷子,忽然一瓶礦泉水放在她書桌上,抬頭一看,就見沈甯青笑嘻嘻的看着她。「有不懂的嘛?可以問我,簡單的我還是會的。但要是太難的話那隻能問班長了。」

「我還沒做完,等我做完之後有不懂的再問你!」

前桌的男生聽到她們的談話內容,轉頭插科打諢的說:「就算她講了你也聽不懂。」

池魚還沒有開口說話,沈甯青用書本啪的一下輕輕拍他的腦後勺,氣鼓鼓的說:「女生說話別打岔,有你什麼事,快把頭轉回去。」但她的聲音是那種嬌滴滴的,毫無畏懼感可言!

男生對她做了個鬼臉撇嘴轉過頭去。

這時,陳昕走到她桌子旁,居高臨下的看着她,說:「沐之吟,我有話對你說!你出來一下!」

「不去,有話就直說。」池魚看也不看她一眼,自顧自的的做着卷子。

陳昕見此,氣的咬緊了後槽牙。但她不得不開口說:「曾老師說了,讓我跟你道歉。但看你現在這個態度是不需要我別人的歉意的,我……」她的話還沒說完。

池魚就抬頭看着她,眼睛裏冒着精光,嘴角上揚說:「不好意思,我需要。」

「你——」陳昕氣的臉都紅了,兩邊的腮幫子鼓鼓的,像被塞了一個雞蛋在裏面。

旁邊一直沒說話的陳甯青適時開口道:「我見證你的道歉,開始吧!」

「對不起。」陳昕硬着頭皮說完這句話之後就轉身離開。

沈甯青噗呲笑了出聲,也許是受着笑意的感染,池魚的嘴角也不知覺的揚起了個弧度。

放學之後,池魚剛到門口,就聽見裏面傳來沐之吟爸媽的聲音。

「這是我們老家自己種的青草,可嫩了。我們平常拿去買都有好多人搶着買,這些夠你們吃好幾天了。」

旁邊有一道粗厚的男子嗓音附和着,「對對,姐,今晚我下廚好好謝謝你們照顧吟吟,真是麻煩你們啦!」

聽到開門的聲音,眾人停止了談話聲。一見到是池魚,沐之吟的爸爸立即走上前幫他把書包放下。「吟吟回來了,爸爸帶了你最喜歡的酸菜來,等一下爸爸下廚做給你吃。」

池魚看着這個頭髮花白的男子,又看了看滿臉皺紋的中年婦女,笑着問:「爸媽,你們怎麼來了?」

沐父一邊把書包放在掛鈎上,一邊說:「想你了,就來看看你。」

梁花芳從沙發上站起來,「好了,我去買菜,你們一家人好好聊聊吧!」

沐母也站了起來,臉上露出了無奈的神色,說:「好好,麻煩啦!」她是有點怕這個大姑姐的,兩人的關係一直不太好。要不是城裡實在沒地方讓女兒住,她也不會腆着臉求別人。

等到梁花芳走了之後,沐母一把拉過池魚的手臂往沙發上帶,直接摁着她的肩膀讓她坐在沙發上,直接了當的說:「吟吟,聽你姑母說她讓你去飯館裏工作你不去!」

池魚點了點頭,「嗯,因為我沒時間。但是我每天都會把四十塊錢給她當做生活費,多的我也沒有。」

沐母還要開口說什麼,沐父直接打斷她的話,「吟吟錢的事你別多想,爸爸在我們縣城裡幫人做雜工。過幾天就可以發工資了,我們到時候再給她也不遲。」

聽到這些話,沐母狠狠瞪着他,冷笑道:「就你那點工資都不夠小周學雜費,我真是倒了什麼霉才會嫁給你這個窩囊廢!」

小周是沐之吟的弟弟,今年讀初三。但他的成績並不好,只想着去讀個技術學院,學點東西就好出來謀生。

被沐母這樣狠厲的話刺到,但沐父還是一如既往的說:「不管,吟吟是我們家的希望,她才是……」

似乎是這句話觸到沐母敏感的神經,她直接一把把沙發上的抱枕扔到他的頭上,尖着嗓音道:「你他*有完沒完,小周才是我們家唯一的希望,女兒不過是附屬品而已。」

池魚就坐在他們中間看着他們吵,沐之吟家的情況說複雜也不複雜說簡單也不簡單。沐母標準的重男輕女,家裡的一切都緊着沐周。當初計劃生育的時候,更是罰了一筆錢才把沐周生下來。

沐父性格木訥,老實巴交的鄉下漢子,在家裡當不了主。

池魚覺得沐之吟大部分的性格都是遺傳沐父的,兩人都是嘴巴笨的人,就算受了什麼委屈也把咽到肚子里。

但在世界線里,沐之吟死了之後,沐父接近癲狂,從此更是一病不起,兩年之後撒手人寰。

沐母跟沐父吵完架之後,才側頭看着池魚,語重心長的說:「吟吟,你也要為媽媽着想,我們家情況不好,供你讀完高三都已經仁至義盡了。乖,聽你姑母的話,她幫你找到工作你就好好去上班,爭取在小周初三畢業之後交的起學雜費。」

池魚的心緊緊揪在一起,這是沐之吟的身體,她難受的話池魚也跟着她難受。

因為這些話,前幾天的C值又歸為零,甚至處於無驚無波的狀態。

「爸媽,我想讀書,我自己的生活費學費都不用你們操心,我自己想辦法!至於小周那是你們的義務,你們不能強加在我身上。」說完之後池魚也不管沐母快要爆發出來的怒火,直接走到房間複習。

不知過了多久,沐父忐忑的走到她身邊,把手輕輕放在她的肩上,用這種方式無聲的安慰她。

他不開口說話,池魚也就繼續複習。沐之吟的成績完全是可以追的上來的,只要有足夠的時間考A大不成問題!

晚上吃飯的時候,沐父特意用臘肉炒酸菜,他一個勁的把菜夾到池魚的碗里,「吟吟,多吃一點!你太瘦了,吃飽了才用力氣學習!」

「嗯,爸爸你也吃。」池魚把不動聲色的把青椒攤在一邊,把整個腦袋都埋進飯碗里,擋住眾人的視線。

魏國壯坐在一邊看着,眼裡不時露出貪婪之色,但很快就歸於平靜。

吃完飯之後,池魚就回到房間里,剛想繼續複習。沐母就走了進來坐在床上說:「吟吟,媽的話你還是要聽的,讀完高中就可以了。小周他……」

剩下的話池魚已經沒有耐心聽了,她直接了當的說:「媽,我剛才的話是當真的,以後我不會再問你們要錢。並且,你們以前一個月才給我五十塊錢,我不是也沒餓死過嘛!」

沐母轉頭看着客廳里的人,壓低聲音,「你長本事了是不是,讀了高中就看不起你爸媽了。早知道當初我就應該把你活活掐死,省的還讓我們交了那麼多的罰款。」

「有本事,你現在就滾出去,別在這裡礙眼,沒良心的東西,養你還不如養條狗。」說完她的眼淚就無聲的掉了下來。

池魚無聲的嘆了一口氣,緩和語氣,說:「媽,相信我好不好!你女兒的成績不錯的,她只是不相信自己而已,給她一點信心吧!她真的很優秀!」話越到後面聲音越小,小到如同蚊蚋。

但沐母還是停止了哭泣聲,她獃獃的看着自己的女兒。都是身上掉下來的肉,哪有不疼愛的道理,只是那點疼愛在生活的壓力中被無情的湮滅。

沐母走出去之後,池魚盯着半空的粉塵,不知在想些什麼?

由於沐之吟的父母過來,池魚周末的的時候就被他們在附近瞎轉着,三人的話不多,各藏着心事。

池魚帶他們來到筒子樓附近的廣場上,坐在椅子上看着周圍的人來人往。

她的目光隨意的看着每個人,似乎在尋找什麼?但這種莫名的感覺連她自己都弄不清楚?

忽然,池魚的餘光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那身影似乎也看到了她,抬腳走了過來。

言希今天穿着休閑服,寬鬆的衣服把他的身高又拔高了一個度,英俊的面容吸引了不少人。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他的臉太過秀氣,因此顯的有點娘。

言希走到他們身邊,笑着說:「你今天怎麼有空出來了?不複習嘛?」

沐父看着面前這個年輕人,問:「吟吟,這是?」

池魚趕緊介紹道:「這是我學校的校醫。」又對着言希說:「這是我爸媽,昨天剛從老家上來。」

「伯父伯母你們好,我叫言希,你們叫我小言就可以了。」言希說完對着沐父伸出手。

沐父先把手擦在衣服上,等到覺得別人不會嫌棄之後才伸手回握住。

池魚還是今天才知道他的名字,雖說他是她的僱主,但兩人見面的時候並不怎麼說話。每次做完飯之後她就回到教室里複習了。現在的她是分秒必爭,恨不得把自己掰成兩半用。

「伯父伯母還沒吃飯吧!我知道附近有一家菜館不錯,我帶你們去。」

沐父趕忙擺手,「不用了,我們回家吃就可以了,浪費那個錢幹嘛。出去吃一頓都夠好幾天的菜錢了,不用麻煩了。」

和言希告辭之後,池魚帶着他們就回家了,她還有化學卷子沒做。明天早上還要檢查,她可不想站着上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