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超凡開端
超凡開端 連載中

超凡開端

來源:google 作者:聞音居士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劉硯南 都市小說 聞音居士

高等文明的戰爭,波及到了地球這個還在襁褓中的脆弱文明,毀滅只在一瞬間同時,他們無意間也給了地球文明一次掙脫枷鎖的機會解開人類基因的封鎖,人類將成長到什麼地步?……「餓…好餓!」「阿南,扛不住告訴我,我來替你扛」「南哥,厲害啊,S級了」「阿南,我要死了,再見了」「南哥,別哭,早該我休息了,你辛苦點,帶大家活下去」展開

《超凡開端》章節試讀:

此時二人的工作已經接近尾聲了,劉硯南貼近二人,二人都是渾身一顫,卻又不敢做出太大反應,怕觸怒了對方。

見此,劉硯南心中有底了,做出兇悍表情,貼近一些:「你們不會將我的事說出去吧。」

二人嚇的果斷往後縮,特別是女人,都有了再次昏厥的跡象了。

「不…不會的,您放心…」

「那好,你們去把監控刪了」

「好的,好的好的!」

恐懼果然讓二人不敢造次,女孩感覺壓力太大,主動跑到監控電腦那邊開始刪視頻。

只要沒有視頻,劉硯南也不在乎他們怎麼說。

「刪的乾淨點,不行就讓我來!」

女人渾身一顫,手上動作再再快三分。

半小時後,劉硯南出了超市。

這次足足花了他1846元。不光是兩個營業員,劉硯南自己也是目瞪口呆,

他手機早壞了,最後也只能是掃臉付款。也不知道會不會留下痕迹,只能希望馬爸爸有點節操,別出賣自己個人信息吧。

劉硯南第一時間將自己打理了一下,隨後便趕往了醫院。

「醫生,我可能生病了。」

「別著急啊,你先把火腿腸放一放。」

「好,現在你繼續說,你怎麼了?」

「我餓…」

醫生……

「不是,醫生我是真的很餓,特別餓的那一種,你別這個眼神啊!我說的都是真的。我怎麼吃都吃不飽!」

醫生:「還有其他癥狀沒有?」

「沒了,就是餓」

「看你身材,典型的厭食症轉化為嗜吃症。我給你開藥,你去交錢拿葯,工作人員會告訴你怎麼用藥。平時放鬆心情,多吃水果。你這屬於精神層面疾病,如果複發,或者效果不好!建議去三醫院或者尋求心裏諮詢師治療。」

劉硯南:「……」

眼看醫生就要叫下一個病人進來,劉硯南攔住:「這麼草率嗎?你給我驗血啊,核磁共振也得做,我真的病的很重,我跟你說不清楚。」

劉硯南也知道自己不正常,根本不敢詳細描述自己的癥狀。只能想辦法拿到檢查報告。找醫生也是想,他是不是能夠提供一些專業的意見。

「這位病人,你不要焦慮,這樣對你的病情沒有好處。你這癥狀已經很明顯了,不用做其他檢查吧,我也是替你省錢。」

劉硯南怒了:「誰讓你替我省錢了,錢重要?命重要?給我安排全身檢查,一個都別少了。」

醫生看傻子一樣看着他,發現他好像真的有點傻,可眼神卻很執着,無奈醫生也只能開單了!心中卻是想:「好人,可真難做!」

……

劉硯南一路吃,一路做着各項檢查。

檢查剛一開始,他就發現異常了。

首先是視力,視力表毫無一絲困難,驚訝之下他才發現,他居然能夠輕易看清三十開外的樹葉上的螞蟻。

之前沒發現,也是因為自己被飢餓和焦慮困擾,完全無法集中注意力。不敢告訴護士,而是隨便指了兩下,拿了一個5.2的視力。

緊接着就是肺活量,他甚至感覺自己能吹破測量儀器。幸好他發現負責測試得工作人員的驚訝神色,然後及時收力,這才沒鬧出亂子。

下面就是尿常規和大便常規。這原本是劉硯南最關心的項目之一了,誰知道工作人員卻說他太長時間沒有排泄,排泄物不具備常規性不予分析。

「王德發…」

我明明兩個小時前才排泄過的。

細問之下劉硯南才知道,自己的排泄物已經呈細顆粒狀,幾乎是將食物中的所有營養全部榨乾了。根本沒有可測試分析的必要。

如果非要測試,明天再來。完了還好意提醒他,以後排不出來可以試着用開塞露。

劉硯南:……

尿常規到是檢查了,可醫生又說儀器故障。劉硯南再次追問才得知,如果機器沒有故障,以他的尿液含廢量,他早就死了十八回了,尿毒症都是輕的。

劉硯南自己卻知道,他們的儀器可能真沒問題,真正出問題的是自己。

千呼萬喚始出來,血常規的報告終於出來了。

然而,寄予厚望的血常規,顯示一切正常!

細問之下,劉硯南才明白,原來血常規查的是單位血液中各種細胞的比例。

原理是通過各種細胞比例增減,來判定身體癥狀。

至此,劉硯南也算是明白了,醫院是查不出什麼來的。書包里的食物也被吃光了,對醫院失望透頂的劉硯南,徑直的出了醫院。

劉硯南首先來到附近的一個購物中心的地下超市,採購了兩大包的食物。

然後回道自己昨天就訂好的酒店,放下食物之後,又再次進行了數輪大採購。

期間他一直都沒有停止進食,因為飢餓感並沒有一開始那麼強烈,他的進食速度也不是很快,到也沒有引起別人注意。

零散的異樣眼光,他已經無所謂了。

等到一切準備的差不多,已經是下午兩點了。

站在落地窗前,看着城市裡街道上熙熙攘攘的人流,劉硯南不由自主的回想起昨夜的場景。

五個社會青年堵住自己,不分緣由的開打,這一定是提前計劃好的。最後還下了殺手。誰和自己有這麼大仇呢?

我也只是一個普通的業務員,S市對自己來說稱得上是人生地不熟了,更別說得罪人了。

「等等!難道是他?」劉硯南甚至覺得有點可笑

「不至於吧…」

「咕嚕…」

就這時候,劉硯南肚子又開始叫了起來,飢餓感又慢慢的複發了,這讓劉硯南,陷入了一陣迷茫!

「這才剛停下十分鐘啊!」

「我該怎麼辦?如果我這輩子都得這麼吃下去,我活着還有意義嗎?

我…

還有,如果真要這樣吃下去,自己就算只吃白米饅頭,錢也不夠自己活幾年吧。

對了,今天禮是拜天,我明天還得上班呢!

這種情況,我還怎麼上班?

想到這裡,劉硯南拿出新買的手機撥出電話:

「周總!」

「阿南,怎麼了,見到女朋友了吧?」

劉硯南心中一痛,錯開話題:「周總,不說這個了,我打電話是想請假的!」

「請假?」

對面的聲音提高了八度:

「你是瘋了還是覺得我提不動刀了。一禾的項目一直都是你跟的,明天就要談合同了,我還剛給你升了職,你踏馬的說你要請假?」

說到這裡周總忽然想到了什麼,語調瞬間冷淡了三分,再也沒有了之前的熱情:

「阿南,你厲害啊!我果然沒看錯人。這節骨眼上你給我玩這一出,說吧,你要多少?」

劉硯南知道他誤會了,立馬解釋:「周總您誤會了,我生病了,是真的,你一直都挺照顧我的,我不是忘恩負義的人,你相信我,我會跟一禾王總解釋的。」

對面周總也有些驚疑不定了,試探道:「你真生病了?可我我聽說話沒問題啊!」

「真的,周總,我發誓,我身體出問題了。不過您放心我會盡量減少影響的。我不是吃裡扒外的人。您放心好了。」

「好,阿南!既然這樣,多的我也不說了,有難處你開口,身體好了儘快來上班,位置我給你留着。」

「好的,謝謝周總!」

掛完電話劉硯南,呼出一口氣,然後又撥通了家裡的電話。

「爸,」

「阿南,怎麼今天打電話了,還白天打電話,平時不都是晚上打嗎?是有什麼事嗎?」

「我能有什麼事,就是想您了,最近身體還好嗎?」

「好的很,白天遛會卡拉,又和老張老李這兩個老東西喝點酒,晚上和一幫老娘們跳會兒廣場舞。這一天也就過去了。」

劉硯南有些無語,老爸嘴臭的毛病這輩子怕是改不了了:「最近和楊阿姨怎麼樣了。」

「小子,你一張嘴我就知道你要放什麼屁,我這輩子也就這樣了,這話題就此打住。」

「爸,你都單了十四年了現在都退休了,前幾年我被你養着,你說怕拖累別人。現在我也能掙錢了,你是要幹嘛呀你?我可跟你說,你要是不上心,過兩天楊阿姨被別的老頭拐跑了,我看你怎麼辦。」

「有事沒事?沒事我掛了啊!」劉父明顯有些不高興了。

「我真沒事,就是忽然想你了。」

頓了頓,劉父的聲音再次從聽筒傳了過來,這次他的聲音柔和了很多:

「兒子,我還不了解你嗎?你不說算了。男人就要能扛事!記住,如果有天扛不住了,給你爹說一聲,你爹幫你。」

劉硯南眼淚瞬間落了下來,用力忍住保持聲音不變,強顏歡笑道:「爸,真沒事,你就愛瞎想,掛了!」

「好」

說完父子二人幾乎同時掛斷了電話。明顯二人都克制着自己的情緒。

「咕嚕咕嚕…」

這時劉硯南的肚子又不爭氣的叫了。

「哎…」哀嘆一聲,繼續乾飯。

「咚咚咚」敲門聲忽然響起,劉硯南被嚇了一跳。

「誰啊?」

「**,開門,有事找你了解情況!」

PS:來人真是**嗎?是因為他被襲嗎?他會這麼一直吃下去嗎?且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