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它小說›晁雲水滸太子
晁雲水滸太子 連載中

晁雲水滸太子

來源:外網 作者:水滸之梁山太子 分類:其它小說

標籤: 其它小說 水滸之梁山太子

特種兵晁雲穿越到了水滸世界,附身在晁蓋傻兒子身上,剛清醒過來才發現老爹已經前往曾頭市送死了,千鈞一髮!偏偏二叔宋公明不鳥自己,咋辦?盤他!趙宋朝廷欺負人,咋辦?盤他!靖康之恥,女真入侵,咋辦?還是兩個字??盤他!兩個字,揍他!水泊是我的,梁山是我的,整個大宋都是我的!誰跟我過不去,那就盤他!展開

《晁雲水滸太子》章節試讀:

「少寨主,少寨主,該起床了!」

房屋之內,兩個小嘍啰站在床前,低聲呼喚着,雖然是尊稱少寨主,但是眼睛之中卻是帶着一絲惋惜與不屑。

什麼少寨主?原來是一個渾渾噩噩的夯貨,除了有一把子力氣,能吃能喝之外,屁都算不上,扁擔倒了不知道是個一字的傻子,可惜了晁天王英雄一世,怎麼就生下了這樣一個廢物?想必這梁山的基業早晚也要落入其他人的手中了。

其他人,兩個小嘍啰即便是在傻,也清楚地很,在水泊梁山之外,有能力有威望將晁天王取而代之的也只有山東及時雨了,梁山上下,哪一個沒有受過宋公明的好處?哪一個不感念宋公明的恩德?其實在不少人心中,甚至有人已經開始隱隱以宋公明為尊了。

「額……好痛……」

床上,一個少年從宿醉之中終於醒了過來,感覺到頭疼欲裂。

狠狠的捶了太陽穴幾拳,晁雲拚命的讓自己清醒過來,眼中射出一道精光,那眼神哪裡是什麼傻子應該擁有的?分明就是一個見慣了生死,經歷過無數血火的沙場精英,即便是一閃而逝,依舊能夠令人感覺到一陣陣心悸。

旁邊的兩個小嘍啰哪裡能夠注意到這些?一個只知道吃喝拉撒的半大傻子,不值當的那麼用心,如果不是宋公明交代下來好生照料,誰去管他的死活?

晁雲狠狠的搖搖頭,讓自己清醒下來,自己這是在哪裡?看着屋子裡的擺設,怎麼也不像現代世界啊,還有這兩個人,更是一身古代嘍啰的打扮,這是怎麼回事?自己好像是在偵探一個大毒梟老巢的時候,被人出賣陷入了僱傭兵的圍攻,最後不得不跳下懸崖,按照那個懸崖的險峻程度,自己早就應該成為一具血肉模糊的死屍了啊……

「少寨主,您醒過來了?感覺怎麼樣?」

左首的小嘍啰問道。

「你們是誰?這是在哪裡?」

晁雲眉頭微皺,沉聲問道。

小嘍啰咧咧嘴,連忙答道:「少寨主,我是馬六啊,這是張七,我們是宋寨主吩咐前來照顧你的啊,您這麼快就忘記了?至於這裡,這裡是水泊梁山啊,是你的家!」

額……

晁雲心頭猛然一沉,水泊梁山,宋寨主?這、這特么的是水滸世界?那……

晁雲連忙打量自己渾身上下,那裡還是原來的模樣?一身迷彩服早已經變成了古代的青衫,摸摸頭,原來的寸頭也挽上了髮髻,至於胳膊與雙手,很明顯不是自己原來的傢伙什!

擦了,穿越了,自己竟然穿越到了別人的身上,怪不得他們管自己叫少寨主!哪個少寨主?宋江的兒子?柴進的兒子?亦或是哪一位梁山好漢的兒子?自己一睜眼,那就得多上多少叔叔大爺啊……

馬六問道:「少寨主,想起來了沒?」

「想起來了……」

晁雲點點頭,答道,「水泊梁山,原來自己掉入了賊窩了……」。

馬六跟張七剛剛鬆了一口氣,晁雲一句話差點將兩個人給嚇尿褲子。

「昨夜酒喝多了,頭疼無比,那我是誰?」

晁雲問道。

馬六跟張七對望了一眼,滿臉的驚駭,擦了,這個傻小子少寨主昨日喝了一整天的酒,莫不是把大腦殼喝得更傻了吧,竟然連自己是誰都忘記了!

馬六無語道:「你是誰?少寨主,你是晁天王的獨子晁雲啊,水泊梁山的少寨主,明白沒?前天剛剛從東溪村趕到梁山的,山上的諸位寨主為您接風,您一口氣喝了三罈子烈酒,四五斤牛肉,您都已經睡了整整一天一夜了了!唉,傻子就是傻子,除了吃喝拉撒,連自己是誰都記不住啊,除了能夠給晁天王傳宗接代之外,可是真的啥用都沒有了……」

晁天王獨子?晁雲?

晁雲猛然一個激靈,也太巧了吧?自己穿越到了水滸世界,竟然附在了一個跟自己同名同姓的人身上,而且還是托塔天王晁蓋的兒子,難道真的是冥冥之中,自有定數?

等等,傻子?

晁雲心頭猛然一震,貌似這個小子竟然說自己是傻子?

晁雲登時心頭怒起,姥姥,自己好歹也是堂堂的少寨主,如何是你一個小小的嘍啰能夠隨意侮辱的,找死!晁雲抬手就是一記響亮的耳光!

「啪!」

「啊!」

馬六毫無防備,慘叫一聲,身體徑直被晁雲一巴掌給扇飛了出去,一張嘴,一口鮮血伴隨着數顆槽牙吐了出來。

晁雲縱身而起,一個箭步跳到了馬六的面前,大腳將馬六踩在腳下,冷聲道:「該死的混蛋!敢說老子是傻子?活膩了是不是?」

「你幹什麼?」

一旁的張七驚叫一聲,畢竟晁雲剛剛踏上梁山,跟誰都不熟,可是馬六張七在一起卻是已經超過六七年時間了,交情深厚,自然不能看着兄弟吃虧,連忙竄了過來,企圖將晁雲扯開,即便是馬六有些過分,那也不是你說打罵就能夠打罵的,你以為你是晁天王?即便是晁天王也從來不對手下人動輒老拳相向!

只是張七性急,本來是要推開晁雲,拳頭卻是向著晁雲的後背砸了下來。

晁雲冷冷一笑,自己這個宿主倒是除了一身蠻力之外,啥招數都不會,可是他不會,不等於老子不會啊,老子可是軍中的自由搏擊冠軍,響噹噹的特種精英,你們兩個小蝦米還能在我手裡反了天?

晁雲右手閃電般探出,徑直抓住了張七的手腕,狠狠一擰!

張七感覺到自己右臂一震劇痛,剎那間,胳膊已經脫臼,還沒有等張七反應過來,晁雲左臂一砸,已經將張七放倒在地上,重重摔倒在馬六的身上,被晁雲一起踩在了腳下,慘呼連連。

「哼哼,該死的奴才,竟然敢對老子出言不遜,大打出手,難道梁山的規矩就是叫你們以下犯上嗎?」

晁雲腳下用力,寒聲喝道。

馬六與張七在晁雲腳下苦不堪言,差點倆心肝肺都要吐出來了,連連告饒:「饒命,少寨主饒命啊,小的知罪了!」。

《晁雲水滸太子》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