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成了殘疾大佬的心尖寵
成了殘疾大佬的心尖寵 連載中

成了殘疾大佬的心尖寵

來源:外網 作者:安瀾陸翌然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安瀾陸翌然 都市言情

她被渣男和賤妹聯手陷害,生子時才知真相。六年後,她帶天才萌寶霸氣而歸。打臉渣妹,懲治渣男,惡鬥渣爹。可是卻無意間撞上了傳聞中性情殘暴下半身癱瘓的殘疾總裁??陸翌然,從此之後,各種麻煩事不斷。「女人,簽了這份合同,從此我為你撐腰。」「女人,你就是我的葯,除了你,我誰都不要。」這下子,萌寶不幹了:「要我媽咪,你問過我們沒有!」嬌妻跑,殘疾大佬追,從此以後,所有人都知道,陸翌然為了一個女人,站起來了!展開

《成了殘疾大佬的心尖寵》章節試讀:

六年後,榕城。
最大的一家六星級酒店,宴會廳布置的輝煌隆重。
各界名流都匯聚在一起,談笑風生,觥籌交錯。
主舞台放着兩個人的照片,男女主人公看起來親密無間,情意綿綿。
下面寫着新郎新娘的名字:葉景陽、溫云云。
很快,男女主角登台。
「很高興大家今天能夠來參加我和云云的訂婚宴……」
台下一個角落裡,溫瀾……不現在應該叫安瀾了……
安瀾妝容精緻,穿着一襲黑色弔帶長裙,臉上笑容譏誚。
六年了,這兩個人終於要結婚了。
她也終於……回來了。
六年前發生的一切,都還歷歷在目,這一次回來,她定要拿回所有屬於自己的東西,更要讓之前所有算計她的人,百倍奉還……
「葉總和溫小姐倒也的確十分不容易,葉總之前是溫小姐的姐夫。可是葉總那個前妻,聽說得了產前抑鬱,生產之後竟然不知道怎麼的就失蹤了,一直到現在都了無音訊。」
「那個孩子一直是溫小姐和葉總在悉心撫養。雖然身體不怎麼好,卻也一直養的嬌嬌軟軟的。一直到兩年前,葉總和溫小姐才終於接受了那位可能已經不在了的事實,去申報了死亡。」
「葉總和溫小姐也真是好人啊,對葉總前妻和前妻留下來的孩子真是仁至義盡了。」
身邊傳來低聲細語,安瀾忍不住咬了咬牙。
好人?
仁至義盡?
呵……
「媽咪媽咪……聽得到嗎?」
藍牙耳機里傳來一聲童稚的聲音。
安瀾被驚醒,眼中這才有了幾分笑意,將紅酒杯放在嘴邊,壓低的聲音中帶着笑:「媽咪聽得見。」
「媽咪,按照流程,接下來應該就要播放他們的視頻了。控制室在二樓,路上的監控攝像頭都已經被我控制住了。」
「媽咪你現在聽我的,左拐五十米,就是消防樓梯,從消防樓梯上樓。」
「我已經想辦法將控制室裏面的人調走了,媽咪,你有三分鐘的時間。」
安瀾嘴角翹了翹,將紅酒杯放下,快步朝着左邊走了過去:「好。」
二樓的控制室裏面果真沒有人,安瀾快步走進去,從包里取出一個u盤,插在電腦上。
「只要把我們準備好的視頻替換上去就好了,怪就怪這控制室裏面的電腦竟然沒有聯網,不然我就可以直接從網絡上把它給黑掉替換了。」
耳機裏面,那道童稚的聲音帶着幾分懊惱。
安瀾輕笑了一聲,手握住鍵盤,飛快地操作着。
「還有一分鐘……」
安瀾看着視頻替換的進度,微微舔了舔嘴唇。
「三十秒……媽咪,主持人要準備開始念串詞了。」
「十秒。」
樓下響起了主持人的聲音。
「我們今天的主角從相識到相戀,經歷了十分漫長的過程,讓我們一起來看看他們的故事吧。」
視頻進度條完畢,安瀾舒了口氣:「搞定。」
鼠標雙擊,將視頻打了開。
大廳里的立體環繞音響,驟然響起一道曖昧的喘息聲,從四面八方炸開。
「啊……」
「你好棒!」
巨大的熒幕里是不堪入目的畫面,視頻的女主角是溫云云,可是男主角,卻並不是今天訂婚宴的新郎葉景陽。
賓客一片嘩然,帶着孩子來的賓客情急之下急忙捂住孩子的眼睛。
「不要看,不許看,少兒不宜!」
「太……勁爆了吧?如今婚禮的保留節目都這麼刺激了嗎」
「啊這……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我的媽呀,快……快拍照,等會兒發微博上面去。」
舞台上,溫云云聽着自己不堪入耳的聲音,臉色一片慘白,慌忙抓住葉景陽的胳膊:「景陽,你聽我解釋!這不是真的,是有人要害我!」
葉景陽憤怒地一把甩開她的手,卻不想下一秒,視頻里的畫面瞬間切換。
仍舊是不雅視頻,只是裏面的主角卻變了,變成了葉景陽和另外一個女人。
這下子,宴會現場的起鬨聲更大了,而方才感嘆他們愛情之路不易的人,頓時像是被打了幾巴掌,臉火辣辣的疼。
「雙出軌啊?」
「還沒結婚呢,怎麼能叫出軌呢,頂多就是各玩各的。」
「這兩人平日里一個溫柔賢淑,一個溫和儒雅,想不到私下裡玩得這麼開!」
「人不可貌相啊,都是人設!」
溫云云攥緊了手指,剛做好的指甲「嘭」一聲竟然被她直接折斷了。
「景陽,你給我解釋一下,這是怎麼回事?」
葉景陽臉色鐵青:「有什麼好解釋的,你別鬧。」
說完直接對着工作人員吼了起來:「還不趕緊將視頻給切了!是誰搞的鬼,人應該還在控制室,找!」
安瀾的耳機裏面也響起了略顯焦急的聲音:「媽咪,有保鏢找上來了,快撤!」
安瀾應了一聲,飛快地拔掉u盤,快步出了控制室。
「電梯、消防通道都有保鏢上來了,媽咪,你快隨便找一間屋子躲一躲。」
耳機裏面傳來的聲音滿是焦急,安瀾在走廊下左右看了看,只飛快地擰開了一間貴賓休息室的門,閃身進了門。
貴賓休息室的窗帘是被拉起來的,屋中有些昏暗。
可是安瀾還是感覺到了一道目光落在了自己的身上,那目光冰冷的讓人想要忽視都完全沒有辦法。
安瀾轉過頭,只看見窗帘透過來的微光中映照出了一個男人的輪廓,更讓安瀾覺得驚訝的是,眼前這個男人,竟然坐在輪椅中。
只是,不等安瀾反應過來,門外就已經傳來了保鏢的腳步聲。
隨即,門就被敲響了……
安瀾嚇了一跳,幾乎是下意識地就朝着那男人撲了過去,幾乎沒有細想,便跪在了那男人面前,抬起手來捂住了那男人的嘴。
細嫩的手指帶着清清淡淡的香氣,鑽入鼻中。
向來潔癖的男人,這一刻竟覺得這不知名的香氣有點好聞。
「很抱歉打擾陸爺了,陸爺這裡,沒什麼事吧?」
安瀾察覺到男人冰冷刺骨的目光,細細密密地將她包圍了起來,背後滲出了冷汗,陸爺?
這是葉景陽和溫云云的訂婚現場,能來的,都是有點身份的人,更別說這被叫做陸爺的男人,還被安排在了貴賓休息室……
「陸爺?」
門外的保鏢沒有聽到裏面的回應,便又開口詢問着,聲音比方才更急切了幾分。
「陸爺,你沒事吧?聽得到我們說話嗎?如果陸爺不回答的話,那我們就進來了?」
那男人仍舊在看安瀾,沒有作聲,目光沉沉,眼中似乎帶着幾分思量。
安瀾渾身都緊繃著,隨即就聽見了門鎖被擰開的聲音,在這寂靜的屋裡,顯得格外清晰。
電光火石之間,安瀾猛地動了。
她鬆開捂住男人的手,雙手圈住他的脖子,將臉湊上去,吻住了男人的唇……

《成了殘疾大佬的心尖寵》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