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成為乞丐後,她成了將軍的心尖寵
成為乞丐後,她成了將軍的心尖寵 連載中

成為乞丐後,她成了將軍的心尖寵

來源:google 作者:書香墨韻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上官流雲 古代言情 江東兒

聽說,鎮關大將軍娶了宰相的侄女,陪嫁竟然是四個年幼的孩子,全城驚呆了!鎮關將軍不是揚言終身不娶的嗎?怎麼如今竟娶了宰相的侄女?全城的未婚女子到鎮關大將軍府抗議,鎮關將軍是屬於全城的姑娘的,哪裡冒出一個宰相侄女,哪裡來滾回哪裡去!展開

《成為乞丐後,她成了將軍的心尖寵》章節試讀:

東兒見綿姨的樣子,是不會幫自己的了,「西兒,她可是我的陪嫁丫鬟,星悅她要陪讀,也還有其他丫鬟,不一定是西兒,況且我習慣西兒的照顧。」

對,有什麼理由要自己的陪嫁呢?

「你,怎麼?難道調遣下你的丫鬟都不可以了嗎?來到這兒你可不是溫大小姐,現在是將軍府的少夫人,家裡的一切還不到你說了算。」上官夫人說的話,東兒一時語塞。

「但是……」東兒的話還沒有說完被打斷了。

「但是什麼?星悅的賬還沒有找你算呢,我相信即使溫相知道也不會是非不分吧?」經上官夫人一提醒,東兒自知理虧。

上官看着她的兒媳,也不想參和進來,綿姨不一會兒,帶着風兒離開了。

東兒無奈地把西兒留在星悅的院子,上官流雲更是直接走了,流星氣惱自己的哥哥對妹妹太無情,只看了一眼便離去。

流星追了上去,「大哥,你怎麼不等星悅醒來,你知道她最喜歡你了,沒看到你,到時候會多傷心。」

流雲停下腳步,一臉鎮定,「星悅沒有受傷,我為何要擔心?」

流星聽到大哥的話並不相信,覺得是自己大哥太冷血,為自己的無情辯解,「大哥,你變了,自從你病了以後,性格大變,嫂子就算了,可是星悅可是你從小到大都疼愛的小妹,怎麼也如此?」

流雲見多說無益,轉身走人,他不想把時間浪費在這些上。

躲在一旁的東兒,看着上官流雲的背影,「真冷血」,她暗想道。

隨後,她回了南院,不想回房見到那個人。

東兒頹敗地坐在院中,風兒走到她面前,握着她的手,「姐姐。」

東兒勉強地笑了笑,看着天真無邪的風兒,更是羞愧不已,也很自責,自己怎麼這麼懦弱?

「風兒,你先進去玩會。」綿姨在背後對風兒說。

聽到綿姨的聲音,風兒乖乖的聽話,「姐姐,別難過。」他走前還安慰東兒。

東兒繼續強顏歡笑,「你先進屋吧。」風兒蹦蹦跳跳地回屋,「綿姨,有事?」

綿姨斜視她一眼,慢條斯理地坐下來,「你說呢?剛才為何帶不回西兒,宰相府的面子都被你丟光了吧?」

聽到綿姨的質問,東兒無力地捂住眼睛,「剛才綿姨為何不幫我呢?」

她不懂,既然她是宰相派來幫自己的,為何關鍵時刻不幫自己,事後來問自己?

綿姨冷笑了一聲,「你一直指望別人幫你嗎?在接受這個任務時說完拋棄尊嚴的可是你自己,如今連弟妹也無法保護,倒是你如何做姐姐的?」

東兒沉默不言,事到如今,那她又要怎麼辦呢?

「江東兒,你現在的身份可是溫婉儀,是宰相的親侄女。身份高貴,你內心一直覺得自己是冒牌的,所以心裏沒底氣,一直指望別人幫助你,那是做夢!」

綿姨說的不錯,自己就是這樣想的,怕被揭穿身份,到時候無家可歸,淪落街頭,又要回到以前的日子。

「你還想回到以前的日子嗎?」綿姨在一旁默默地問。

東兒搖搖頭,她不想自己弟妹,跟着自己過食不果腹的日子。

「拿出你要改變的志氣來,你像個軟柿子一樣,任何一個人都可以隨意把你拿捏,都可以踩你一腳,即使僕人也不例外。」綿姨繼續說道。

東兒腦中想着南兒、西兒和北兒受苦的畫面,她跪在綿姨面前,「綿姨,我知道你是個厲害的人,請你告訴我,怎麼樣才可以保護家人?」

她只想保護好自己的弟妹,綿姨不客氣地回答:「儘快完成任務,以後過平靜的生活。」

綿姨簡單的話,讓東兒知道自己目前意識到要做什麼。

「不然,你想自己的弟妹過着擔驚受怕的日子?」綿姨再次問她,東兒急忙搖頭。

「很好,我想你已經知道怎麼做了。」綿姨說完,不客氣地給她下了逐客令。

只有完成任務,才可以讓弟妹有好的生活,我是溫婉儀,我是溫婉儀,東兒一直在自己的心裏默念。

上官流雲見她回來晚了,也不吭聲,兩人無任何交集,彷彿她在房間就是個透明。

夜間,東兒在床上轉輾反側,這幾天的事重複出現在自己的腦中,心中也是無比地混亂。

這女人又在做什麼?她這樣都讓自己無法安睡。

上官流雲摸摸自己的胸口,滿腔熱血,何時重返戰場?他握緊拳頭,痛苦地想着這半年來渾渾噩噩的日子。

翌日,全家人坐在一起早膳,上官夫人不明白上官老爺為何把東兒也叫來了。

「婉儀啊,前幾天都是分開早膳,以後早膳就一起吧?」上官老爺熱絡地跟她說。

東兒聽後有些高興不起來,不就很容易被識破嗎?但很快又否決了自己,不,不不,江東兒,你就是溫婉儀,要鎮定。她不斷給自己打氣。

流星聽後也很高興,這代表父親是認可了這個兒媳。

上官流雲不發表意見,自顧自己吃着早餐。

「謝謝爹。」東兒說道。

這話差點把流雲嘴裏的粥噴出來,叫得還挺順。

江東兒,說出來,說出來,她握緊拳頭,站起來,擲地有聲地說:「母親大人,今天我想把南兒、西兒和北兒帶回身邊,幾日下來,沒有他們的伺候,媳婦非常不習慣。」

上官夫人放下碗筷,這人還蹬鼻子上臉了,還想有宰相府的待遇,也不看看這裡是哪裡?

「不習慣慢慢適應就好,你身邊一下有幾個丫鬟僕人伺候,我身邊都才兩丫鬟呢。」上官夫人敷衍她。

「不,母親大人兩個丫鬟這是您的事,我的陪嫁是從宰相府帶過來的人,理應由我管教,就不需要母親大人操心了,如果被伯父大人知道,我叫自己的人都管教不好,他豈不又要操心?」東兒繼續說道。

好你個丫頭,竟敢拿宰相壓我?上官夫人幽怨地盯着東兒。

轉頭向丈夫撒嬌,話還沒有出口,上官老爺就開口同意,讓東兒領回自己的陪嫁丫鬟和僕人。

《成為乞丐後,她成了將軍的心尖寵》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