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寵爆!禁慾大佬又被甜欲嬌精撩瘋
寵爆!禁慾大佬又被甜欲嬌精撩瘋 連載中

寵爆!禁慾大佬又被甜欲嬌精撩瘋

來源:google 作者:時習知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傅衾寒 南思錦 現代言情

【男寵女撩+爽文+禁慾大灰狼vs甜欲小白兔】陷入小說循環的傅衾寒發現,那個死了無數次的南思錦自己復活了!小姑娘嬌嬌軟軟,初次見面就甜甜叫他哥哥,還要跟他回家後來他發現,南思錦不僅樣樣全能,還是他走出循環的關鍵!南思錦身為小說的馬甲女主,因氣運被另一本小說女主奪去,重生成這本小說的炮灰女配她不僅要搶回自己所有氣運技能,還要帶走這個寵妻上癮的男人,一輩子寵着她後來她懵了:說好的禁慾大佬呢?禁在哪裡?展開

《寵爆!禁慾大佬又被甜欲嬌精撩瘋》章節試讀:

南思錦圓溜溜的眼神特別真誠,一副就真的只是想睡覺的模樣。

她在房間思考了很久,覺得自己無論如何,明天最起碼也要藉助到四五個小時的氣運。

既然不能中途再下來強吻,也不能就地正法,那她只能使用最麻煩的辦法,就是今晚和傅衾寒親密接觸四五個小時。

可傅衾寒卻被這句話嚇了一跳,不自覺咽了下口水:

「你…你說什麼?」

南思錦繼續眨着懵懂的眼神,表現出一副非常緊張的樣子:

「我…我從來沒有接觸過這麼大規模的比賽,我因為緊張有點睡不着,我覺得只有在哥哥身邊,我才能睡得特別安心。」

南思錦真的表現出一副非常單純的樣子,反而讓傅衾寒覺得自己思想有些邪惡,居然想歪了。

他正準備說一些男女有別的話,他擔心自己會把持不住。

但南思錦已經利用自己小巧的身體,飛快的從傅衾寒和門的縫隙中溜了進來,指着床邊的地板說道:

「哥哥,我就在地上打地鋪好不好?」

傅衾寒一噎,他怎麼有一種自己在虐待南思錦的感覺?

他立馬義正言辭的拒絕:

「不用,你睡床,我睡沙發就好。」

南思錦注意到傅衾寒房間確實有一張沙發,只是這張沙發在房間的東邊,而床在房間的西邊,中間最起碼還有一個雜物間那麼大的距離,讓南思錦沉默下來。

她過來的本意是想要和傅衾寒親密接觸的,怎麼能讓這些距離阻擋她?

她似乎還想說什麼,但傅衾寒已經自顧自走到沙發上躺下。

南思錦眼神圓溜溜的轉悠兩下,最終將手中的玩偶放在床頭柜上,直接一把抱起床上的被子,就噠噠噠的跑到沙發旁,同樣自顧自的將被子鋪在地上,然後整個人躺上去。

傅衾寒又被她的舉動嚇一跳,正準備讓她回床上去,南思錦已經伸出纖細的手,握住傅衾寒的大手,奶呼呼道:

「哥哥,就讓我拉着你的手睡吧,我保證不會對你做些別的。」

傅衾寒一噎,再次緊張的咽了一下口水,他主要是擔心自己會對她做些別的。

他最終還是敗下陣來,安靜的躺在沙發上什麼也沒說。

心裏在思考小姑娘果然還是太沒安全感了,估計是擔心他隨時會拋棄她,所以才會在晚上硬拉着他睡覺。

他要是拒絕的話,小姑娘估計馬上就會哭出來。

她一哭,他就心疼。

如此想着,他就主動將自己的大手把南思錦的小手包裹起來,企圖給她全感。

南思錦意識到這一點,小心翼翼的睜開一隻眼睛。

餘光看見傅衾寒修長的身影躺滿整個沙發,身上的浴袍鬆鬆垮垮,深邃的鎖骨露在外面,誘惑十足。

再往下,他的大手包裹着自己的小手,讓南思錦感覺,自己就像是她的掌心寶,被他全方面呵護着。

這種感覺讓南思錦還挺踏實,很快心滿意足的沉沉睡去。

第二天一早,南思錦被傅衾寒叫醒。

傅衾寒有一個習慣,每天早上五點準時起來跑步。

南思錦看了眼時間,又想起昨天晚上是十點鐘開始拉手,他們的手接觸了一共有七個小時。

雖然她早上起來感覺自己的手麻的動不了,但七個小時的接觸,也讓傅衾寒的氣運可以在她身上停留七個小時。

比賽的時間是早上八點,七個小時完全足夠。

因為需要使用技能的時間就是上午的四個小時,下午的時間是用來展示作品的。

而上午四個小時,所有參加比賽的設計師,都要在單獨的房間里,全方面的直播創作過程。

這樣不僅可以讓全網的網友一起監督他們的比賽有沒有作弊,還可以讓眾多評委通過直播的方式,看到選手的創作過程。

比賽的場地是在雲城設計館裏舉行,這裡經常舉行各種各樣的比賽,除了服裝設計之外,還有電子競技以及廚藝大賽都在這裡進行。

七點才剛開始,就已經有不少公司的選手到場準備,也有許多的媒體為了捕捉到今天的可用新聞,早早在門口等待。

在入場的門口,有一條非常長的紅毯,每一個入場的公司老總和參加比賽的設計師,都要在背景牆上籤下名字。

而今天的紅毯走秀,也是所有人最關注的一個點。

畢竟參加比賽的都是設計師,那她們露相的禮服,就很值得期待了。

現場已經有不少的公司老闆和設計師入場,大家都是新人設計師,媒體知道的並不多,不過那些公司的老闆,倒是值得宣揚一番。

直到南安安挽着顧繁盛的手出現,眾多媒體感覺他們終於有了盼頭,立馬將手中的攝影機全部對準南安安和顧繁盛。

南安安身穿一身大紅色的拖地晚禮服,胸口的設計是一朵嬌艷欲滴的玫瑰花,層層疊加着,配上她同色系的口紅,整個人就像是一朵剛剛被採下的玫瑰花一樣。

顧繁盛穿着的是一套黑色的西裝,板板正正的沒什麼亮點,但是走在南安安身邊,色系十分亮眼。

二人的美顏暴擊出現在鏡頭裡,所有的記者媒體都忍不住感嘆一句,二人真是太般配了。

因此在二人簽完名字之後,大家還捨不得放二人走,立馬詢問:

「南安安小姐,對於今天的比賽,請問您是否勢在必得?」

南安安聽到這句話,感覺就像是聽到了一句廢話,不過她臉上始終維持着得體的笑,紅唇微勾,溫柔開口:

「勢在必得不敢說,但我會盡全力拔得頭籌。」

南安安嘴上雖然這麼說著,但眼裡一閃而過的野心並沒有逃過部分媒體的眼睛。

立馬有媒體拍着馬屁:

「我覺得今天這個冠軍一定是安安小姐的,畢竟安安小姐小小年紀就已經擁有了自己的品牌,而且還帶着自己的品牌入駐顧氏集團,這點就已經秒殺所有人。」

「是啊,像安安小姐這麼有才華,還這麼好看的設計師,估計就只有您一個了。」

媒體的話讓南安安感覺非常受用,她正飄飄然時,突然聽到有媒體倒吸一口涼氣,驚呼出聲:

「你們快看那邊,那兩個人也太有氣質了吧!這是什麼神仙組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