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揣着淘寶吃飽六零年代
揣着淘寶吃飽六零年代 連載中

揣着淘寶吃飽六零年代

來源:google 作者:試探的大腳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莫曉莉 魏晴耕

一杯肥宅快樂水潑上接線板,莫曉莉來到了1961年看着自己餓得浮腫的七歲小身板,她真是想哭都心疼眼淚水兒:「賊老天,你這是電不死我就要餓死我嗎!」「叮咚!」等等,這熟悉的提示音?擁有了超級淘寶系統的莫曉莉熱淚盈眶:「蒼天爸爸,您果然還是愛我的!」展開

《揣着淘寶吃飽六零年代》章節試讀:

老隊長眨巴眨巴眼,似乎也被大磚頭砸得有點蒙:「這還有啥章程,你想要啥章程,你說說。」

剛才好不容易鼓起的一口氣兒被這麼一問,常大憨一下子說不利索了,「就是,這,這是大隊工,不一樣……」

這次一塊去的共有八個人,其他人見常大憨已經開了頭,趕緊接話道:「是不一樣,這回去,我們乾的那可是實打實的力氣活。」

「出力氣還是小事兒呢,」另一人插話,「修水利,那是多危險的活兒啊,前幾天六隊有個人,採石的時候都把腿給摔斷了呢!」

隊長聽了趕緊打斷:「這些情況領導都知道,所以這次公社可是提供午飯的,而且咱隊上也給你們計滿分,啊!」

「滿分也才十分,別的大隊社員出大隊工,人家評工分可是要往上算的。」郭二黑也大聲說了一句。

這說話的郭二黑,身高一般、胖瘦一般、長相也是一般,而全身上下最不一般的一點就是膚色——完全能融進這夜色里的黑。

莊稼地里常年勞作的人按說膚色深點很正常,可郭二黑這身黝黑的皮子卻是天生的,據說是遺傳自他那早逝的老爹。

老郭家的黑皮基因十分強大,上到已故的郭老爺子,下到剛能跑利索的郭小寶,都是暗夜的好朋友!

這光聽聲不見人的一嗓子,給老隊長嚇夠嗆。

他按着胸口仔細瞅,終於找見了郭二黑,心裏直罵:大晚上的,你個黑不溜秋的,啥時站得離我這麼近,怪嚇人的!

穩穩神,老隊長悠然開口:「這個,咱們勞動是為了社會主義做貢獻,不要總想着跟別人攀比工分,就怕自己不上算。」

莫金柱着急,這老頭又要上綱上線的,他趕緊拿下接力棒:「大隊長,咱社員攀比的主要是勞動,看誰勞動最積極。

「雖然這次是古橋大隊的人最先到場開始幹活的,但咱一到場,立馬擼起袖子拚命幹活,公社可都知道小站大隊的積極性不比別人差。」

他看看老隊長臉色,又往前湊了湊:「不像古橋大隊他們,主要是衝著上算工分假積極。」

羅寶根面帶猶疑:「古橋大隊給上算了?上算多少?」

「據他們社員說是上算三個工分,但咱們也不好打聽太仔細了,顯得人家大方,出大隊工工分上算得多,讓人覺得古橋大隊領導特別重視公社工作,也不太好,就沒仔細太多嘴問。」

覷一眼羅寶根緊繃的老臉,莫金柱小聲補了一句,「要不您去跟古橋的大隊長打聽打聽?」

這一句明顯戳得老臉綳不住了,羅寶根咔咔地清清嗓子:「其實你們幾個出去,也是代表咱大隊,你們出工出力把公社的活兒干好了,也是給咱小站增光。那出力的就該多補償。」

他頓了頓,似乎有點肉疼地說:「這次出大隊工的壯勞力,上算仨工分,每人每天十三個工分!」

這下,當初躲着出工的社員難免覺得有點酸,但大家也都知道修水利的活計多辛苦,倒也沒多說什麼,畢竟眼饞的話,自己也可以參與下次的大隊工。

而這次去大隊幹活的幾家真是高興壞了,原本只是將信將疑地按莫金柱說的試試,真成功了,着實是意外的驚喜了。

他們也很上道兒,一個勁兒地找補,誇老隊長公道,說下回公社再有任務,一定積極響應號召云云。

羅寶根見社員們嗡嗡地說的熱鬧,大家都滿意,於是也覺得自己解決問題的能力頗為不俗,終於咧開大嘴跟着笑起來。

除去這次大隊工的評分,其他工分評起來就順利多了,隊長念名字、分數,對應的社員戶主要是沒意見,兼任計分員的會計就迅速地在本本上記錄下來。

很快,這項工作就完成了。

天色已經很暗了,大家沒多逗留就紛紛散去各回各家。只有這次出了大隊工的幾個社員聚攏到了一塊。

常大憨咧嘴樂着:「羅隊長還挺好,給上算了三分呢,咱還吃了公社的午飯,這次的活兒,嘿嘿嘿,真上算!」

有人翻白眼駁他:「不是咱開口要,那三分可沒人主動給咱!」

「就是,要我說,這回得虧金柱呢!」另一人附和,「要是光指着大憨,半天憋不出個屁來。」

「這都是咱哥幾個一塊努力的結果,也包括大憨。」莫金柱看還有人要聲討常大憨就出來打岔,「這次去幹活夠辛苦的,咱也得稍微緩緩,準備下個月又要有得忙嘍!」

「是呀,也就一個月,就得雙搶了,那可真是能把老牛累趴下。」

庄稼人都是從小在田裡長大的,一般來說也都不稀罕出把子力氣,可說起雙搶的勞動強度,還是讓這些老莊稼把式也怵頭。

隨便閑扯了幾句,莫金柱就領着閨女和大家散開走路,畢竟田間的小路都不寬闊,一幫人一塊擠着走,非得擠進泥地里不可。

只是大人們隨意的幾句閑談,卻惹得莫曉莉安靜下來。

她看看莫金柱跟其他社員比起來略有些消瘦的身形,有點擔心:就算老爹再會偷懶耍滑,可農忙時也是要跟着拚命幹活的。

沒有現代化機械的傳統農耕勞作本來就極其辛苦,又趕上這災年,吃不飽飯還干苦力的,她很懷疑便宜老爹能不能撐得住啊!

……

剛到家,就聽莫老太帶着哭腔說,出了一件「大事」——家裡唯一的暖瓶炸了!

莫老頭從年輕時就腸胃不太好,他一輩子都身材幹巴瘦,跟這個多少有些關係。

近幾年歲數越來越大,這胃口怕涼的毛病就更嚴重了。

平時除了穿衣總要注意給肚子保溫之外,莫老頭還喝不得涼水,尤其是臨睡前或者起夜時,要是喝了涼水,那腸胃就要好一陣的不舒坦。

所以,在幾年前村裡人普遍捨不得添置暖水瓶的情況下,莫金柱勸着父母買了一個。

一個外殼用棕黃色竹篾子編製的暖水瓶,是這個家格外珍貴的財產。

***

小劇場:

莫曉莉:我爹高高瘦瘦的一個人兒,過些日子雙搶那麼累,他怎麼受得了哦,好擔心(?í _ ì?)

莫老頭跳腳兒:老三那是隨我。我也高,也瘦,我還老!咋不擔心我能不能撐住呢?

充耳不聞的莫曉莉:我爹太瘦了,好擔心(?í _ ì?)

莫老頭:……

《揣着淘寶吃飽六零年代》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