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書女配種田忙
穿書女配種田忙 連載中

穿書女配種田忙

來源:google 作者:薔薇海棠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巫白露 顧琛

巫白露看書時因為看到與自己同名同姓的女配結局悲慘氣憤不已,結果沒想到自己竟然莫名穿進了書中,成了那個同名小可憐既來之則安之,巫白露決定改變自己在書中那凄慘的人生,想不到穿書以後自己竟然還有金手指,一個次元空間,不光能儲物,還能種田老爹巫黎安是怎麼回事?每逢大事之前總讓等一等,隨後總能做出最好的選擇,進而讓一家人少走彎路,直奔小康一心一意幫爹娘帶娃種田,爭取早日發家致富的巫白露忽然發現身邊時不時的就會冒出一個小書生哎哎,那個誰,別有事沒事圍在我身邊,惹得村裡一眾小娘妒忌展開

《穿書女配種田忙》章節試讀:

我是誰?

我在哪?

我要幹什麼?

人生終極三問就這麼擺在巫白露面前了。

明明只是在看一本網絡小說,看到自己同姓名的女配掛了,自己跳腳罵了作者幾句,怎麼一覺醒來整個天地都變了?

融合了原主的記憶,但是看着眼前可憐的土胚茅草屋,身後掛着鼻涕蟲渾身髒兮兮還一個勁想要用臟手抓她手的小跟屁蟲,巫白露還是覺得這一切都很荒誕奇妙。

一直叫姐姐沒反應不說還被拍打開了好幾次手,巫立夏委屈的扁嘴要哭了,心想姐姐是不是以後再也不想帶他玩了。

越想越傷心,哇的一聲就再也控制不住了,眼淚嘩嘩的往下淌。

巫白露僵硬地低頭轉身看向哭的不能自己的小泥孩,這是怎麼了?

自己什麼都沒幹啊,他怎麼就哭了?

可能是立夏的哭聲太大也太慘了,茅草屋內的楊秀珠挺着肚子艱難地走出來,一手扶着門框一手朝着他們招手,柔聲說道:「阿夏,別哭了,來阿娘這裡。」

巫白露看着面色蠟黃精神不濟的楊秀珠,想到書中的她的結局,還有這幅身體對她的依戀讓她行動快過腦子,一把抓住想要跑過去的巫立夏,開口說道:「阿娘,你快去歇着,立夏就是想我帶他去玩而已。」

巫立夏扭了兩下,沒辦法掙脫姐姐的手,轉念又想姐姐肯拉自己肯定是不會不搭理自己了,又開心起來。

對於如何哄孩子巫白露不知道,但是不妨礙她用「利誘」,於是低聲說道:「你乖乖聽話,不要去衝撞阿娘,等會我就帶你去找鳥蛋。」

「太……」高興的蹦出了一個字後,巫立夏忙用沒被抓住的那隻小手捂住自己的嘴巴,眼睛裏滿是驚喜,然後忙不迭的點頭。

見他聽話了,巫白露才鬆開他的手,大步跑向楊秀珠,到她面前後就伸手去扶她,然後不自覺地脫口道:「阿娘,你快去歇着,隔壁的周阿婆說你快生了,讓你不要亂動。」

楊秀珠慈愛地看着一雙兒女,想替他們做點什麼,可是身子笨重,根本是心有餘而力不足。

家裡的口糧估摸着要見底了,可是當家的去紅岩鎮打零工卻一直沒有回來。

說實話,能從公婆家分家出來,哪怕是住在這茅草屋,她心裏也是舒坦的,再苦再累她都甘願。

就是苦了這兩孩子,讓她這當娘的心裏不好受。

「娘沒事,扶娘去灶間,給你們做點吃的。」

巫白露又不是真的只有八歲,哪裡會聽她的,堅持道:「阿娘,我已經長大了,我可以做飯菜,你快去歇着。」

正說著,院子矮牆口來了個壯碩的婦人提着個籃子一臉笑容的進來,並且口中說道:「立夏娘,你怎麼出來了,白露快扶你娘坐下,我給你們拿了點自家種的豆角和小青菜。」

楊秀珠想要婉拒,結果巫白露直接說道:「謝謝菊花嬸嬸。」

「這孩子…」楊秀珠不好意思地對丁菊花說:「總是麻煩你們,你們已經幫了我們很多了。這……」

丁菊花放下籃子先過去幫忙扶着楊秀珠坐下,口中不停道:「都是一個村的你這說的是什麼話,何況你們能搬到我家邊上,我高興都來不及呢。」

雖然大家同屬巫山村,但是原本就他們周家因為是獵戶一直以來就落在巫山腳下,離着村裡隔着幾多田地還是有一小段距離的。

平日里她想找個人說話解悶還得走上一段路去村子裏。

這巫黎安一家也不知道具體因為什麼事,作為巫家長子長孫竟然一家子被他爹和後娘給凈身出戶,要錢沒錢要地沒地。

眼前這茅草屋還是他兩個叔叔看不過眼幫襯着出了點銀子買的宅基地,自個起的茅草屋。

楊秀珠笑笑沒說話,她知道村子裏很多人都在笑話她傻,有了身子還什麼都不拿就被分了出來,而且對於他們家到底為什麼被分出來更是猜測不已。

明裡暗裡套她話的人多了,只是那事傳出去畢竟不好聽,而且會壞了整個巫家的名聲,她也只能爛在肚子里,只是委屈了自家男人。

反正那麼丟臉沒面的事情她相信那邊也不會傳出絲毫的,否則她定要硬氣一回,絕不允許陳彩虹那賤婆娘誣衊安哥,讓安哥在外面難做人。

丟下這些雜念,看了看屋內擺設,楊秀珠又覺得心裏踏實很多。

這家裡的桌子長凳等物品的都是安哥自己上山砍樹自己做的,雖然樣子不太好看,但是勝在結實耐用。

安哥走的時候就說這兩天就會回來,定是趕得上孩子出生的。

「菊花嬸嬸,喝水。」

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巫白露跑灶間倒了一碗涼白開過來。

丁菊花樂道:「哎呦,白露這行事做派都哪學的啊,膩周到了。」

說著丁菊花就拿過碗喝了一口,隨後站起來說道:「這都快中午了,我得回去做飯了,就不待了。」

說完就準備走了,巫白露馬上說道:「菊花嬸嬸,你的籃子我放屋門口了,別忘記帶上。」

「忘不了。再說你家跟我家就幾步路,忘了回頭再拿就是了。」

等到丁菊花走了,巫立夏眼巴巴地看着巫白露,等着她什麼時候帶自己去找鳥窩掏鳥蛋。

結果巫白露直接略過了他,過去扶着楊秀珠讓她回床上歇着,畢竟這個家裡連把椅子都沒有,更別說躺椅了,要不然還能讓她去院子里坐着晒晒太陽。

現在這樣長時間坐在凳子上也太累人了。

巫白露到哪,巫立夏就跟到哪。

跟着到了灶間,巫白露拿出木盆,勺上兩瓢水,說道:「立夏,快點過來把你的臉和手都好好洗洗。」

之後洗菜,做飯的時候發現就米缸里最後一點點米,用手抓起來都抓不成一把,用來煮粥都沒法。

掏盡最後一粒糙米,洗洗後放進鍋內跟水和小青菜乾脆一鍋煮了。

家裡沒有油,糖,醬油等等調味料,唯一有的也只是小半碗粗鹽。

就是做飯的唯一的那口鐵鍋都是鍋上沿破了個洞,加水不能加滿鍋的存在。

家徒四壁,不過如此。

《穿書女配種田忙》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