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穿書:七零年代惡毒女配有空間
穿書:七零年代惡毒女配有空間 連載中

穿書:七零年代惡毒女配有空間

來源:google 作者:沈傾狂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姜憶 沈傾狂 現代言情

姜憶穿書了,穿到了一本七零年代裏的惡毒女配書中的她壞事做盡,死於非命原來是世界的空間也跟着她一起穿了過來但是她穿到了女配跳河自盡被書中反派救起的時候還口口聲聲的要對自己負責任臨了,本來只想賺錢的姜憶決定:感化反派和反派一起認真努力賺錢搞事業成為商業大鱷展開

《穿書:七零年代惡毒女配有空間》章節試讀:

林雪梅不是一個喜歡受氣的性子,但是還想說點兒什麼的時候,姜懷從房間里走了出來,皺着眉頭對着林雪梅大聲問道:「林雪梅,你又在講什麼?」

林雪梅眼睛閃了閃,閃過一絲算計,連忙開口:「沒說什麼,就是小妹說起咱們兩個人還沒孩子呢,她也不想想,大嫂都這麼多年沒有孩子,我們兩個才兩年而已,不是很正常嗎?」

徐容容平日里對姜憶很好,但姜憶對徐容容可算不上好脾氣,所以林雪梅一直想徐容容站在自己這邊對付這個好吃懶做的小姑子,她一直不願意。

現在這個機會,不就是可以讓徐容容厭棄這個小姑子的好時機嗎?

要知道,沒有懷孕這件事可是徐容容心裏的一個很大的疙瘩。

姜憶:……

果然,林雪梅就是個見不得家裡安寧的人,不過剛才這句話的確是自己的錯,姜憶邁了幾個步子來到了徐容容的身邊。

姜懷也順勢瞪了眼林雪梅:「不說話沒人把你當啞巴。」

又轉過頭一臉歉意的看着徐容容:「大嫂,不好意思,雪梅她不會說話。」

徐容容性子軟弱,對此只是默默的搖了搖頭,雖然公公婆婆從來沒有因為這件事說過她,可是現在從林雪梅口中說出來,她就是覺得委屈。

要說也應該是由公公婆婆來說才對。

瞬間眼睛就泛紅了。

「大嫂,對不起,剛剛是我說話不對,希望大嫂原諒我。」姜憶拉起徐容容的手,仔細的搜索了一番後面的劇情。

徐容容似乎是在這個時間點懷過孕的,但是因為發現的不及時,身子又孱弱,這個孩子就掉了,並且以後都沒有再孕過。

想到這裡,姜憶決定早點兒帶徐容容去醫務所看看。

小姑子給自己道歉是頭一回,而且徐容容比十七歲的姜憶大了將近一輪,她年紀也比姜恆大四五歲,當初姜恆願意娶她一個二十七歲的老姑娘,徐容容感動了很久。

她發誓要好好的對待姜家人,即使小姑子性子嬌縱紈絝,她還是當做了自己的親妹妹一樣寵着愛着的。

這兒給自己道歉,徐容容震驚地抬起頭,話都不知道該怎麼說才好。

「我……我,我我沒事,你,二二嫂說的對。」徐容容臉紅了一圈,她何德何能讓小姑子給自己道歉。

支支吾吾的,聽的姜憶有點兒心疼她。

「大嫂,你放心,我昨天做夢了,夢見你懷了小孩,我覺得你肯定會有小孩子的,不然,我們去醫務所看看?」姜憶覺得還是早點將徐容容帶去檢查為好。

畢竟她的身體也不好。

徐容容連忙拒絕:「不,不用了。」

一個夢,可不能相信,不能浪費錢去檢查一個虛無縹緲的東西。

可是,她真的很希望小姑子說的是真的。

這時,姜恆也出來了,將事情聽了個大概,連忙就拉着徐容容的手:「容容,咱們去看看,說不定小妹說的是真的呢?」

他記得以前,小妹做夢夢見自己會娶一個比自己年紀大的姑娘。

當時,他不信,結果娶了容容,姜恆就徹底信了。

只是後來,小妹一直都沒有再做過夢。

現在,不管是不是真的,去看看也是好的。

聽到這些話,被忽視的林雪梅嘴角抽的厲害,還不忘記嘲諷:「就一個夢而已。」

她沒想到徐容容竟然一點兒都不生這個小姑子的氣,看來,這個辦法是行不通了。

姜懷再次狠狠地瞪了一眼林雪梅。

林雪梅這才息聲。

姜忻和姜忱沒有說話,這種事情,他們插不進去嘴,但大哥給他們都提過一嘴做夢的事情,所以都是一副半信半疑的狀態,包括姜啟遠。

「帶着容容去醫務所看看,最近她一直咳嗽,去看看身體是不是不太舒服。」姜啟遠發話,大家都瞬間安靜了。

並不是說的檢查有沒有懷孕,而是說的檢查身子。

徐容容有些不自在的對着公公說了句謝謝,然後非常不安的看着小姑子:「小妹,我……」

她還是不想去。

前幾年她也弄過很多次偏方,每次停經的時候,她都以為懷孕了,結果檢查都是沒有。

到最近,徐容容也死心了。

她也聽過姜恆跟她說過小妹做夢這件事,但徐容容覺得就只是機緣巧合罷了,哪有這麼容易實現呢?

姜憶剛想說點兒什麼,結果姜恆搶着說:「不行,必須去,我陪你去。」

他也覺得最近徐容容身體不是很好,一直咳嗽。

是要檢查一下。

姜憶默默的縮回手,書中大哥雖然性子憨憨的,但是是一個十足十的寵妻狂魔,有他在,大嫂心情也會好很多。

事情就這樣決定了下來,吃飯後由姜恆帶着徐容容去醫務所檢查。

而姜憶則是決定跟着姜父早點和賀衿道謝,所以吃過早飯之後,大家都出發了。

到了上工的地方,已經有了很多的人,都在盯着姜憶這個起死回生的人打量。

知青們有他們工作的土地,所以姜憶帶着王慧給她準備的一包紅薯干跟着姜啟遠朝着賀衿在的地方走去。

但是,姜憶沒想到,沈天陽竟然和賀衿在一起上工。

她剛剛走近那塊兒地,就聽見有人暗諷:「喲,都死過一回了,還來找沈天陽啊?」

姜憶順眼望去,也是下鄉的女知青,名叫林青蘭,她也喜歡沈天陽,但是在女主面前裝溫柔,在原主面前就不裝了,明裡暗裡都在諷刺原主配不上沈天陽。

林青蘭話一出,眾人都抬起了頭。

姜啟遠氣的想罵回去。

「爸,你就在這兒等我。」姜憶環顧了四周,終於在某個角落處的位置找到了賀衿的身影。

他穿着一身簡單的白色襯衫,彎着腰正在賣力除草,根本沒有被外界的聲音打擾。

而沈天陽,有些心虛的抬起頭,他昨日真的沒想過姜憶會跳河,還差點死了。

事後有人傳播是他和姜憶摟摟抱抱說了狠話之後,姜憶才跳河的。

沈天陽沒做過的事,怎麼可能承認,而且這關乎到了人命,所以他一口咬定自己昨天沒見過姜憶。

姜啟遠聽話的留在原地,姜憶則是一副沒聽見林青蘭說話的態度朝着賀衿的方向走去。

周圍的人都放下了鋤頭,他們以為姜憶是來找沈天陽的,昨天發生的事情簡直是太精彩了。

姜憶,應該是來逼婚沈天陽的吧?

反正,她經常這樣做。

林青蘭若不是看着姜啟遠在場,早就衝上去罵姜憶了。

她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女人,沈大哥明明不喜歡她,還要覥着臉上去。

沈天陽和賀衿的位置並不是很遠,所以姜憶只能順着沈天陽的方向朝着賀衿的位置而去。

沈天陽此時此刻已經做好了和姜憶說清楚的準備。

下一秒,姜憶看也沒看他一眼就略過了他,去到了他身後的位置。

剛剛姜憶冷漠的面孔讓沈天陽面色不禁怔了怔,他身後不是賀衿嗎?

姜憶不是來找自己的?

是來找賀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