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越成農門長姐後我只想賺銀子
穿越成農門長姐後我只想賺銀子 連載中

穿越成農門長姐後我只想賺銀子

來源:google 作者:卿不負韶華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葉卿 顧宴之

當葉卿穿越成了農門長姐,家裡上有病重娘親等錢治病,下有瘦弱弟妹等米下鍋,還有惡毒的爺奶霸佔良田前世作為一名僱傭兵,葉卿就一個原則,不爽干就完了,從此挑起養家重任,收拾極品乾淨利落,賺錢養家毫不含糊!只是遇上村裡的一個臭獵戶,兩人一言不合就開懟,奈何少年長的一張妖孽俊顏,偏偏一張嘴就能讓葉卿七竅生煙,歡喜冤家,互懟日常,朝夕相處之下,互生情愫某日,即將要上戰場的某男將葉卿逼至牆角威脅道:「在我回來之前,你都不許嫁人!」「你說不嫁就不嫁,那我豈不是很沒面子?」「嗯,那我就殺人滅口,強取豪奪!」沒天理了,腹黑獵戶他追妻實在不講武德,於是葉卿在某人的美色誘惑下,勉為其難的就點頭答應了……展開

《穿越成農門長姐後我只想賺銀子》章節試讀:

「娘,這丫頭好像斷氣兒了!」院子里傳來葉家二兒媳婦周氏的驚呼聲。

葉婆子和她二兒子一聽也是嚇得夠嗆,立刻上前來探鼻息兒,地上的女孩兒果然沒了呼吸。

「不就是踢了幾腳嗎?怎麼這麼不抗揍,這就死了?」葉婆子也是明顯沒想到這丫頭這麼不禁打。

葉家老二心下大驚,連忙看向一邊的站着的葉老頭問道:「爹,這可怎麼辦,打死人了!」

躺在地上的女孩兒,看着年紀不過十二三歲的模樣,骨瘦如柴的身體,面色蠟黃,像是常年營養不良所致,身上的衣服更是破破爛爛的打滿了補丁,此刻蜷縮在地,嘴角還帶着一絲鮮血,已然沒了呼吸。

她是葉老頭和葉婆子的孫女兒,因為來他們房裡偷銀錢被發現了,於是被葉婆子逮着踢了幾腳,給踢死了。

葉老頭看着地上沒了呼吸的孫女兒,狠了狠心道:「找個地方埋了吧,就當做什麼都不知道,只要把嘴巴閉緊了,誰知道她是怎麼死的!」

眼下也只能這麼辦了,左不過是個閨女來的,死了就死了,不稀罕。

葉家老二葉成聞言,趕忙回屋子去找來了兩把鋤頭出來:「埋哪裡啊?」

「還能埋哪,去後山隨便找個地方埋了就是了!」葉婆子說著,還嫌棄的看了一眼地上的女孩兒。

「娘,萬一葉卿她娘找過來怎麼辦?」周氏在一邊小聲的問道。

葉婆子白眼一番,瞪了她一眼:「人都病成那樣了,炕都下不來,還有幾天活路啊,趕緊把她弄走,真是晦氣!」

正當葉成打算把葉卿的屍體拖走的時候,地上的葉卿突然咳嗽了兩聲,睜開了眼睛。

可把葉成嚇了一跳。

這人不都已經死了嗎,怎麼又活過來了。

葉卿睜開眼睛之後,便打量了一下四周,只見自己躺在地上,身前還有兩個老頭老太太,一男一女用嫌惡的眼神看着自己,腹部還傳來一陣陣的抽痛。

怎麼回事,自己不是正在執行一個刺殺任務,一不小心被狙擊手爆頭身亡了嗎?

大量的不屬於自己的記憶湧入腦海里,逼迫她不得不去快速將其梳理一遍。

原來是她死後,居然神奇的穿越了,而這裡是一個歷史上沒有的朝代,年號為慶,而她所在的村子名叫清溪村。

簡單的整理一下這具身體的情況,大概就是,和一樣名叫葉卿,十三歲,院子里的老頭是她的爺爺,這個年紀五十齣頭的老太太則是她的奶奶,一男一女分別是她的大伯和大伯娘。

她爹葉朗兩年前因為去給人家挖礦,結果礦洞坍塌意外死亡,而她娘因為接受不了這個事實大病一場,到現在還病着,而且越來越嚴重。

手底下有一個十歲的妹妹,還有一個六歲的弟弟,而今晚她也是因為她娘病的厲害了,而手上又沒有銀錢請大夫,所以不得已才過來奶奶家偷銀子,結果被發現了以後,活生生的給她打死了。

葉家兩兄弟在成親之後便分了家,葉婆子和葉老頭則是跟着大房過日子。

大伯娘第一胎就生了個兒子,而葉婆子一向重男輕女,瞧不上只生了一個女兒的二兒媳婦,連帶着對兒子都不待見。

在她爹死後,本來得到了一筆三十兩銀子的賠償,但是遭到了葉婆子的惦記,於是葉婆子便裝作重病,把她娘的錢哄騙了過來,葉卿她娘性子本就軟弱,而且循規蹈矩,想着孝順公婆是應該的,就把銀子給拿了出來,結果沒討着好不說,病的越來越厲害了,也沒人管,手底下的兒女又都還年幼,葉卿幾次三番來求葉婆子和葉老頭請大夫不成,還被打罵,今個不得已才想到了來偷這個辦法。

結果銀子沒偷到,還被葉婆子好一頓拳打腳踢,本就營養不良的葉卿,肚子扛不住她這幾腳,直接喪了命。

葉卿冷笑,這都是一家子什麼人,都說是打斷骨頭還連着筋,這兩個老不死的,是完全沒把自己的親孫女當人看,是不是在她們眼裡,就只有利益。

好,很好,葉卿才剛穿越過來就遇上了這麼一家長狼心狗肺的,不過此一時,彼一時,她如今已經換了個芯子了,既然藉著這具身子重活一世,那她就勢必要幫着原主照顧好她的家人。

放心吧,今天她必須要拿到錢。

葉卿陰沉着一張臉爬了起來,眼裡皆是冰冷刺骨的寒意,一一掃過院子里的幾個人。

饒是葉老頭也被葉卿這個眼神給震住了,這死丫頭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有氣勢了。

葉婆子頭一次看見葉卿這樣的眼神,心裏也是不自覺有點發怵,這死丫頭平時唯唯諾諾的,看見她跟老鼠看見貓似的,突然這麼直勾勾的看着她,還讓人感覺有點涼颼颼的。

「你個死妮子,你看什麼看,再看我把你眼珠子給你摳出來,小小年紀不學好,居然學會了偷,你娘不是秀才的女兒嗎,平時怎麼教你的?」

葉婆子就是心裏怕,她嘴上也是不饒人。

葉卿就用這麼冷冰冰的眼神盯着她,然後朝她伸出了手。

「把銀子給我拿來!」

「銀子,你要什麼銀子?老娘哪有銀子給你,飯都吃不上了,你還管我要銀子,是不是剛剛打你打輕了點,你還想討打?」葉婆子說著就要挽起袖子上來打葉卿。

「我爹那三十兩銀子的賠償款,給我吐出來,那是我爹用命換來的,你這個當娘的,用的可還心安理得?」葉卿絲毫不懼葉婆子的威脅,和平時的模樣判若兩人,身上帶着不可忽視的威壓,那是屬於一個亡命之徒獨有的氣勢。

葉老頭和葉婆子聞言皆是一驚,這話當真是平時那個膽小如鼠,扭扭捏捏的葉卿說出來的?

「和你奶奶怎麼說話的,沒大沒小,今天我就替你爹好好收拾你一頓!」

葉成見她對他娘不敬,也是作勢就要來收拾葉卿。

葉卿冷笑一聲,像是在聽什麼笑話:「奶奶?她也配當我奶奶!」

《穿越成農門長姐後我只想賺銀子》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