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越後變強的我被戰神寵上天
穿越後變強的我被戰神寵上天 連載中

穿越後變強的我被戰神寵上天

來源:google 作者:微風也星松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墨景恆 蘇鳳梧

雙潔+1v1+甜寵爽文+男強女強+空間異能末世里的蘇鳳梧一時疏忽,被小白蓮算計,腹背受敵,最終寡不敵眾丟了性命好在上天給了她一次機會,穿越到一個架空的金奉朝,一路救美男、虐渣爹、手撕小白蓮偶遇的武功高人上趕着當師傅,救下的美男從高冷腹黑變成粘人精就連多年駐守邊關的外祖父也攜眾舅舅回京,給她撐腰從最開始的無人愛,到最後的人人寵某人卻不樂意了「本王的王妃我自己寵,你們都走開」展開

《穿越後變強的我被戰神寵上天》章節試讀:

葉老頭回來的時候,蘇鳳梧正好喂完水出來,見到他立馬將他拉進墨景恆的房間。

葉老頭一見到墨景恆,臉色一僵,趕緊上前把脈。

蘇鳳梧倒是愣住了,往天她讓他去治張家鐵蛋的貓他死活都不去,那貓還幫她一起抓過魚呢,這會兒她還沒開口呢,就迫不及待上前了。

果然也是看臉么,可憐了張鐵蛋的貓,到現在還病怏怏的。

「他怎麼樣?」蘇鳳梧咽了咽口水。

葉老頭扒開他的衣服,墨景恆身上有幾處外傷,最深的在腿上。

「多處外傷,還中了毒,看這樣子昨晚還淋了雨,現在發熱了,沒想到居然還能挺到現在。」

蘇鳳梧聽着葉老頭的話,眼睛卻在他那八塊腹肌上遊走。

葉老頭轉身,正好看見蘇鳳梧哈喇子都到嘴邊了,嫌棄的看她一眼,「去去去,去我屋裡拿身衣服來,我給他換了,再燒點水我給他擦擦。」

蘇鳳梧視線被擋,只好懨懨的轉身去拿衣服。

等收拾完之後,天已經黑了,蘇鳳梧就着中午的餃子,和葉老頭一人一碗。

「老葉,你有把握救活他嗎?」蘇鳳梧一邊吃餃子一邊問。

「外傷無礙,他身上這毒,已經很久了,難說啊。暫時只能先吃藥壓制。」葉老頭嘆息一聲。

葉老頭轉身看了看蘇鳳梧,一臉奸笑道:「不過你拿點靈泉水不就行了嘛,那玩意除了變異人的病毒,其他啥治不好啊。」

「是倒是,關鍵是他不喝啊,我餵過一次了,全灑了。」蘇鳳梧才不會傻到說自己嘴對嘴餵過。

「那就等他醒了再說。」也老頭說完轉身出去了。

當天晚上,她和葉老頭一人守上半夜,一人守下半夜,時刻給他換帕子降溫。

蘇鳳梧本想偷懶,直接幻化出一朵雪雲在他額頭上,沒想到差點把他凍死,後來反而更燙了,她就再也不敢投機取巧了。

就這麼照顧了他兩天,給他喂葯也是能喝進一點算一點,畢竟葉老頭不可能嘴對嘴喂他,那麼苦的葯,蘇鳳梧也不願意。

墨景恆是在一陣香味中醒來的,他只覺得自己好像掉進了一個大坑裡,坑裡全是美味佳肴,他從未聞過如此香的菜肴。

香味兒勾得他肚子咕咕的叫。

墨景恆睜眼,所見之處皆是陌生,不知道此時身在何地。他掙扎着坐起來,看着短了一截的褲子,他想應該是被好心人救了。

他記得昏迷前的最後一刻,自己跑到了山上的一塊大石頭背後。

馬上就要開飯了,今天蘇鳳梧做了水煮牛肉,魚香茄子,糖醋裡脊,酸辣馬鈴薯絲,還沒上桌,葉老頭就已經哇哇叫着流口水了。

「你葯熬好了嗎,就在這兒坐着等吃飯。」蘇鳳梧沒好氣道,每次要開飯時,葉老頭就跟餓死鬼投胎一樣,不過他這麼捧場的樣子,蘇鳳梧卻很受用。

「熬好了,熬好了,在那兒涼着呢,你去喂他吧。」葉老頭說著指了指桌邊的碗。

蘇鳳梧也沒猶豫,端着碗就去了墨景恆的房間。

一聽到腳步聲,墨景恆立馬躺下裝睡。

可他造成的響動還是被蘇鳳梧聽到了。

蘇鳳梧進屋之後,就看着床上裝睡的墨景恆,瞬間起了戲弄心思。

她躡手躡腳的走過去,將碗放下,舀起葯,放到他鼻子底下。

這麼苦的葯,我一直熏着你,看你能裝到什麼時候。

哈哈哈哈

蘇鳳梧就差笑出聲了。

沒想到他能堅持這麼久,這麼苦的葯,她一秒鐘都不想聞。

聞了兩分鐘,墨景恆也受不住了,緩緩睜開眼,看着一臉看戲的蘇鳳梧。

床前的女子用兩根布條堵住鼻子,冷不丁發現他睜開了眼,手一抖,葯灑了他一臉。

「咳...咳...咳...」有葯汁灑進鼻子里,嗆得墨景恆劇烈的咳嗽起來。

「啊,哎呀,不好意思。」蘇鳳梧趕忙起身拿帕子給他擦臉。

動作粗魯差點將墨景恆捂暈。

看着墨景恆漲紅的臉,蘇鳳梧手絞着衣袖,站那兒像犯錯了的小孩兒一樣。

此時墨景恆才細細的打量起她來。

圓潤了,膚色更白了,身上也有肉了,不再是之前那個瘦骨嶙峋的小可憐了。

蘇鳳梧覺得尷尬死了,本來只想整蠱一下的,誰知道弄得滿臉是葯。

為了緩解尷尬,蘇鳳梧上前端起葯碗:「我那天去山上,看到你快要死了,就把你背回來了,我師父會點醫術,他說你死不了。」

額,墨景恆現在也知道自己死不了。

「你快把葯喝了吧,我得出去吃飯了,去晚了就沒有了。」說著蘇鳳梧直接將碗送到墨景恆嘴邊。

不用一勺一勺餵了吧,那多慢啊,葉老頭這會兒肯定已經風捲殘雲了,再去晚點泡飯的湯汁兒都沒有了。

看着送到嘴邊的碗,墨景恆蹙眉。

「你怕苦?沒事,我有蜜餞。」說著蘇鳳梧變戲法似的拿出幾顆蜜餞塞他手裡。

墨景恆拿着蜜餞,也沒磨嘰,端着碗一口悶了,喝完優雅的將蜜餞塞進嘴裏。

其實他不是怕苦,只是沒經歷過被人喂葯直接整碗遞到嘴邊,一時間有些詫異罷了。

但他確實很久沒吃過甜食了,除了母后,沒人知道他喜甜。

哇塞,沒想到喝個葯都這麼好看,蘇鳳梧簡直看呆了。

末世里,除了基地里的那些歪瓜裂棗,就是變異人了,好久沒看到這麼賞心悅目的了。

「喝完了。」墨景恆看着望着自己發獃的女人,提醒道。

「啊,哦哦。」蘇鳳梧再次社死,拿着碗灰溜溜的走了。

走到飯廳,桌上的菜已經少了一半了。

「老葉,你再這樣以後我不做了!」蘇鳳梧氣呼呼的跑過去,她還餓着呢,葉老頭也不知道等等他。

葉老頭拿筷子的手一頓,「我太餓了...」

哼,每次都是這句話,耳朵都聽起繭了。

蘇鳳梧將葯碗一放,坐下加入戰鬥。

嗝~

嗝~

又是兩聲長長飽嗝。

「那個人醒了。」蘇鳳梧一邊摸着鼓鼓的肚子,一邊說。

「醒了,那我去看看。」葉老頭說著就去了墨景恆的屋子。

一進房間,原本閉目養神的墨景恆就看了過來,眼神凌厲,他聽腳步聲便知道來人武功深不可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