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大國重工:從基層崛起
大國重工:從基層崛起 連載中

大國重工:從基層崛起

來源:google 作者:彩虹氣球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李軍龍 許沫沫 都市小說

[重工+年代+鋼鐵基建+人情世故]李軍龍是一名優秀的司機,堅信任何路況都能飆車作為曾經的行業大佬,重返九十年代,李軍龍要做的,不僅在體制內混得遊刃有餘,還要挑起重工行業的大梁,還要覽盡這一路的芳華,還要讓跳樑小丑統統跪下……沒錯,成年人的霸氣就在於,全都要!展開

《大國重工:從基層崛起》章節試讀:

「這個這個這個……」

夏鐵軍擰眉。

目光瞟了一下李軍龍,才回答齊忠明的問題。

「廠長,道理是這麼個道理,但實操難度有些大。自動化控制,可不是靠耍嘴皮子就能成的。當然了,我也知道大局為重,只要您給你我配上自動化人才,我可以保住交貨期。」

甚至沒讓球落地,一腳踢回去。

齊忠明要說踢球的功夫,還沒服過誰,轉頭看向人事部主任。

「抓緊幫老夏找自動化人才,事關重大!」

人資主任道:「領導,您給我批一筆差旅費,我趕緊出國考察一下,國內這方面的人才緊缺,我爭取去國外劃拉幾個人才。」

齊忠明臭着臉道:「我把車賣掉,給你當差旅費?」

人資主任也是老狐狸,一手太極打得賊溜:「不出國也行,我在國內看看,但時間不敢保證。」

於是,場面再次僵局。

齊忠明深深的無力感,一群足球高手和太極宗師,隊伍不好帶啊!

「今天先到這,晚上回去再想想,明天上午再開會!」齊忠明發話。

其他人散場後。

齊忠明把李軍龍,單獨留留下來。

「小李啊,你先坐。」

「好的。」

「不要緊張,咱倆隨便聊聊。」

齊忠明點燃一根紅塔山,又扔給李軍龍一根。

「謝謝領導,我不會抽煙。」

李軍龍規規矩矩地坐在沙發上。

「抽煙還是要學一學的,你看其他那些主任、老工程師們,哪有不會抽煙的?年輕人,得學會融入集體嘛!」

齊忠明坐在對面,嘴角叼住煙捲,猛吸兩口。

裊裊青煙,熏得他眯起眼睛。

青煙繚繞中,齊忠明的目光顯得有些氤氳。

李軍龍知道,對方話裡有話。

「領導們有許多地方值得我學習,但抽煙不健康,我不想學。」

李軍龍一個試探步,等着對方的反應。

「不健康,就不學,嗯,有幾分道理。」

齊忠明點了點煙灰,笑一下道,「那你說說,他們還有什麼不值得學的地方?」

「不要有顧慮,敞開心扉說,我想聽真話。」

要進入主題了,李軍龍對這種話題比較謹慎,說道:「領導您太抬舉我,我最多知道抽煙不好,其他知道啥?」

「真不知道?「

「真不知道,我就一司機。」

「好一個司機,喜歡看《重工脊樑》,能注意到精軋機組的參數信息,並記在心裏,你這個司機不簡單嘛!」

齊忠明笑了一下,眼中帶有幾分老辣。

李軍龍沒出聲,對方的話,明顯沒說完。

齊忠明按死煙屁股,神情帶有幾分悲愴。

「既然你喜歡看《重工脊樑》,那咱就聊這本雜誌。」

「雜誌的主編叫鍾國良,是我的非常敬佩的一位老同志,屬於冶金部老一輩先驅者,德高望重,他曾經問過一個問題,他問華夏重工業的脊樑,到底是什麼?」

「小李,這個問題,你怎麼看?」

提到鍾老,李軍龍心中一動。

其實在上一世,他跟鍾老熟得很。

亦師亦友,堪稱忘年交。

鍾老很欣賞李軍龍。

甚至一度,開出條件,只要李軍龍繼承他的衣缽,他就把寶貝孫女嫁給他。

但李軍龍打死沒從。

倒不是因為那寶貝孫女不好看,而是覺得老爺子也就動嘴皮的能力一流。

實操水平,稀鬆。

繼承衣缽這種事情,還是算了吧。

當然,這不妨礙兩人對行業問題的交流。

此刻,齊忠明聊到這個話題,李軍龍心中有感,不介意多說一些。

「重工業的脊樑,從來不是一個簡單的話題。」

「包括自主的研發能力,完整的配套體系和健全的上下游產業鏈。」

齊忠明拍了一下手。

「精闢。那你再說說,要想挺直脊樑,應該從哪裡下手?」

李軍龍說了一個字:「人。」

「人?」

「任何事業,都是人的事業;任何技術,也都是人研究出來的,所以人才是關鍵。」

「國內人才奇缺,豈不是說,沒有希望?」

齊忠明已經自動把這個話題,帶入到精軋機組的自動化控制上來。

「那也不見得,優質人才,永遠是在實踐環境中培育出來的,國內工業環境不差,差的只是培育人才的方式、方法和耐心。」

「來得及嗎?」齊忠明這話問的含糊。

「遲,總比不開始強。」李軍龍同樣含糊的回答。

這是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

華夏工業的落後,已成事實。

當西方國家已經在享受工業化的**時,華夏才勉強敲開工業化的大門。

像一個蹣跚學步的孩子,擺在他面前的卻是冷酷的,已經被人安排好的道路。

那些高端的,體面的,利潤豐厚的領域,早已經被人搶佔。

留給他的,是低端的,髒亂的,高污染的部分。

哭聲,沒有用。

只會引來別人的嘲笑。

他能做的,就是咬緊牙關,讓自己慢慢成長。

上一世,鍾老鬱鬱而終。

感觸最多的,就是這個話題。

這一世,李軍龍帶着全部的學識和抱負,回到一個年輕人的體魄中。

似乎可以做些什麼。

齊忠明有些坐不住了。

面前這位年輕人,所展現出來的氣場和學識,絕不尋常。

如果說,前面的對話是試探。

那麼後面,齊忠明決定開誠布公。

「小李,我不再兜圈子了,其實把你單獨留下來,是想讓你幫我治病。」

「什麼病?」

「企業病!三洋鋼廠生了膿瘡,需要一根釘子,把膿瘡捅破。」

「讓我當釘子?」

「沒錯。你說我是病急亂投醫也好,說我是殊死一搏也罷,都沒關係,因為我真的顧不上了。我現在滿腦子裡只有一件事,那就是把廠子救活!」

齊忠明情緒有些激動,目光灼灼地盯着李軍龍。

「你願意幫我嗎?」

「有啥好處?」

「……」這民族大義聊得飛起,突然要好處是幾個意思?

「我就是個小人物,得關心吃喝拉撒,也得關心七情六慾。」李軍龍笑了一下道。

「好,只要你幫我把事兒辦成,你的吃喝拉撒和七情六慾,我全包!」齊忠明這話明顯是敷衍。

不過李軍龍也沒跟他較真兒。

事實上,李軍龍重回到九十年代,還是打算做一些事情的。

總不能一直混在調度室,撩少婦吧?

畢竟,這個行業承載過他太多的,驕傲,榮譽和遺憾!

李軍龍離開不久,周建福來到廠長辦公室。

「您決定了?」

「決定了,不破不立。」

「李軍龍,靠得住嗎?」

「靠得住,但似乎又靠不住。」齊忠明想了一下道,「老周,有些事情我不方便出面,你多辛苦了。」

「應該的。」

次日。

清晨,李軍龍幾乎踩着點到崗。

調度室里,有活兒的司機已經出車。

沒活兒的司機,在喝茶聊天。

「龍啊,過來,有話問你!」黃菊接完幾個電話,朝李軍龍勾了勾食指。

這個動作幅度雖小,但撩人指數卻很高。

「我還有話要問你呢,菊姐,大早上的,你是何居心?」

《大國重工:從基層崛起》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