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大漢至尊:聖皇傳奇
大漢至尊:聖皇傳奇 連載中

大漢至尊:聖皇傳奇

來源:google 作者:河南的石頭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易水寒 蘇昊蘇貞祥

【最無奈】重生者!+【慢熱】+【無系統】喜歡爽文的請繞行不送!皇帝賞識!+女帝加持!沒用!晉惠帝:「我封你為員外散騎侍郎!」「不行再封你騎都尉!」「什麼,想溜!那外遷潁川郡吧!」第一猛鬼祖宗,宗布后羿:「這個你拿去,九幽鬼燈」九幽女帝:「兩枚仙果,能抵1500年苦修「紫綬仙衣萬毒不侵,玉佩是仙府的鑰匙,內有奇寶無數」「大師兄那紫氣能抵5000年苦修,……」「就算是只豬,也能修成八戒!就算是條狗,也能夠嘯天!!」「我如今被困於此,斷絕一切消息,他如今怎麼樣了?是否已名震仙界?」仙子:「回女帝!他,他尚在人界,用盡了您給他準備的一切,最終變成了一個貌美橫貫三界的小白臉……」展開

《大漢至尊:聖皇傳奇》章節試讀:

聽完船家所述,蘇洛平早已淚眼滂沱,蘇貞祥亦是虎目含淚。

船家畢竟也不是窮凶極惡之人,只是受到地痞流氓的威脅而下意識地逃避。此時說到盡情處,也是懊悔不已。

「這事沒完!那幾個地痞流氓呢?」蘇貞祥低吼道。

「今天早上乘船時,全掉到水裡了!」船家說道。

「後來呢?」

「只找到了三具屍體,另外兩個人不見了!」船家說話時哆哆嗦嗦的,似是非常害怕的樣子——不知是因為害怕地痞流氓的報復,還是擔心阿狸厲聲呵斥的詛咒。

「冤有頭債有主,這船家只是撐船掌櫓的,罪魁禍首是那幾個地痞流氓,如今也受到報應!」蘇洛平語氣悲傷,但也似乎認命了。

「既然交錢乘船渡河,哪有渡船不負責任的道理!」蘇貞祥說道。

船家見此,又裝可憐又哀求的,蘇洛平最終還是讓船家離開了。鬱悶的蘇貞祥跟着蘇洛平,一言不發。

時至下午申時,急着趕路辦事的二人尚未吃午飯,已是腹中飢腸轆轆。

蘇洛平在東西大街的臨街攤位上買了兩碗熱湯,二人就着帶的乾糧胡亂吃了些。

「蘇伯,我們還是要去縣衙問個明白。」蘇貞祥說道。

「好吧!今天先找個客棧住下,明天再去縣衙。」蘇洛平點頭答應。

剛剛二人又去了次縣衙,這次打聽清楚那薛捕頭正是在調查這件事情,聽捕快說薛捕頭下午已返回縣城裡,正在家休息。

二人忙問薛捕頭家住何處,然後就向薛捕頭家中趕去。那捕頭住處在古樹渡口附近,二人又折返回來。

這一番折騰,又是半個時辰。蘇洛平禮儀周到,還順便買了一些物品。

一處普通的五間單進門院落,三間正屋二間耳房,正是薛捕頭宅第。

蘇洛平敲門,來開門的是一位年約四十有餘的中年婦人。

那婦人見二人面生,面帶疑惑正欲發問,蘇洛平忙說道:「我是咱縣蘇家坳村的里正,與薛捕頭是舊相識,請問薛捕頭在家嗎?」

那婦人見二人與薛捕頭是相識的老友,連忙讓他們進去,並喊薛捕頭前來。

薛捕頭看樣子剛過不惑之年,人長得精明能幹,目前是令居縣的馬快捕頭。

見到蘇洛平,忙快步走來,大聲笑道:「沒想到是蘇兄前來,有失遠迎!抱歉抱歉!」

然後又問道:「這位年輕的小夥子是誰?」

蘇洛平答道:「這是我本家的侄子。」

蘇貞祥忙躬身施禮道:「薛捕頭好!貞祥這廂有禮了!」

「哈哈!不要客氣,喊我薛世伯就行。」薛捕頭熱情客氣,說話體貼周到。

待二人落座,蘇洛平忙說明來意。

薛捕頭認真聽畢,神情嚴肅地說道:「不瞞老兄,我這兩天正處理此事。不過說來蹊蹺,這都兩天了,我們順着大通河向下游尋了很長几十里,竟然沒有發現令愛的一些蛛絲馬跡!不過請你放心,縣衙已通知了下游的郡縣,一有消息就快速彙報。」

「薛捕頭您還要多多費心了!」有求於人,本來是舊相識的朋友,蘇洛平語氣也帶着懇求。

「這樣說就太見外了!你我相識多年,於公於私這件事我都要儘力查清楚!」薛捕頭忙安慰道。

蘇洛平致謝不迭,薛捕頭安慰道:「沒發現蛛絲馬跡也不是壞事,也許被下游附近的村民救上岸了也尚未可知!」

然後又說道:「今天上午,發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情——那幾個調戲令愛的敗類也都跌落到了河裡,三人當場淹死了,另外兩人的屍體在下游的縣裡發現了!五人皆死於非命,可見自作孽不可活啊!」

二人聽了,心中憤恨稍減。晚飯時間,薛捕頭要留二人吃飯,蘇洛平二人忙告辭。

薛捕頭送二人至院外,說道:「明日我先向主簿馬大人和謝國英典史彙報一下,補償儘可能多一些!」

大通客棧,令居縣內最大的客棧,位於十字街靠近東西大街附近,豪華氣派。

蘇洛平二人離開薛捕頭家,天色已晚,於是就在附近的大通客棧住下。忙碌了一整天,二人吃了晚餐就很快睡下。

「貞祥,我好喜歡,你竟然親自來找我!」一女子出現在蘇貞祥的面前,面帶微笑,顯得很是開心。

「阿狸姐!」蘇貞祥驚喜地喊道。

「哼,不許喊姐!」那女子有點嬌羞地說道。

「可是,你怎麼穿着這樣的衣服?」蘇貞祥問道。

「怎麼樣?好看不?」阿狸轉了一下身子,輕巧地像一陣風在蘇貞祥面前掠過。

「是很好看!」蘇貞祥由衷地讚歎道。

「女為悅己者容,貞祥你喜歡,我就高興!」阿狸笑了,笑靨如花。

「阿狸,你不但變得更漂亮了,怎麼說話也文縐縐的了?」蘇貞祥有些疑惑道。

「哈哈!佛曰不可說,這才是我的本來面目!」阿狸抿嘴一笑。

「本來面目?」蘇貞祥自語道。

「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我對你的情意,可是生生世世,郎君可知妾心意?!」阿狸不再說笑,就這樣含情脈脈地看着蘇貞祥。

「阿狸!你真美!」蘇貞祥失神道。

「如今我已成神!鳳冠霞帔,加之絕世容顏,當然很美!」

「我!我怎麼找你?」在絕世容顏的阿狸面前,蘇貞祥反倒顯得有些拘謹。

「哈哈!今天上午,我見你渡河,便想邀你到我府中小憩片刻,沒想到你緊緊抱住船舷的樣子,好可愛啊!」阿狸笑道。

「我——,我不知道怎麼回事呢!」蘇貞祥臉紅了,有點心虛道。

「郎君,我不逗你了!你一定要記得我哦!這是咱們生生世世的約定!」阿狸說道,「可惜我醒悟晚了兩天!那天咱們獨處一室,我們倆真應該好好盡情交流一番,這一世真可惜,我們倆今後只能夢中相見!」

「我——,」蘇貞祥結結巴巴,口中乾澀。

「別再想着尋找我的蛛絲馬跡了,我已成神!還有,我買了一個硯台,用紅布包着放在你家草垛貼牆處了,好久以前買的,那時候害羞,一直沒和你說!……」

「阿狸!我好想你!」蘇貞祥說道。

「去!你是看我美貌如花,後悔了吧!唉!咱們生生世世,正真齊眉舉案、琴瑟和鳴的情況還不到百一。這一世,還算比較好的,至少相看兩不厭吧!」

蘇貞祥獨自黯然神傷,默默無言。

「好了,我走了,注意身體!這一世,你身子骨還真不咋地啊!」阿狸語氣關切。

眼前的阿狸慢慢變淡,虛無縹緲的話語越來越遠:「似花還似非花,也無人惜從教墜。拋家傍路,思量卻是,無情有思。縈損柔腸,困酣嬌眼,欲開還閉。夢隨風萬里,尋郎去處,又還被鶯呼起。……」

「阿狸!」蘇貞祥戀戀不捨地大吼一聲。

「喔喔喔!」遠處傳來了一陣雞鳴。

蘇貞祥醒來,天已經將近破曉。

「貞祥,剛剛你怎麼了!」蘇洛平的聲音從耳邊傳來。

「沒事,蘇伯!剛剛做了一個夢!」蘇貞祥說道。

「夢到阿狸了?」蘇洛平問道。

「是的!」蘇貞祥點頭說道。

「我也夢到阿狸那丫頭了,她讓我們趕緊回家!說晚了可能要有不好的事情發生!」蘇洛平說道。

「那怎麼辦?」蘇貞祥問道。

「咱們兩個都夢到阿狸,這事太過於蹊蹺了!咱們還是先回去吧!」蘇洛平說道。

《大漢至尊:聖皇傳奇》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