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打哭她後,殘酷黎少突然溫柔
打哭她後,殘酷黎少突然溫柔 連載中

打哭她後,殘酷黎少突然溫柔

來源:google 作者:凡清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落錦 黎湛羿

卑微養女落錦冒死嫁給有暴力傾向和厭女症的他她被他從天堂打入地獄,跪地啜泣道,「黎湛羿,不要拋棄我!」一場陰謀,落錦以死相隨,再次重逢,她已放下所有恩怨,他雙目充滿血絲,怒言以對:「我這輩子都不會放過你,你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展開

《打哭她後,殘酷黎少突然溫柔》章節試讀:

只見一個坐輪椅的中年男人岀現了,惡狠狠地對黎湛羿說,「混賬東西,人家小女孩剛嫁進來就要跟人家離婚,答應老子的事你忘了!」

黎湛羿臉色平靜,隱忍着疼痛,滿臉不悅地看了黎雲峰一眼,直接走向電梯上樓。

不愧是一家人,都喜歡用暴力解決問題,落錦覺得骨髓里都是涼氣。

「兒媳婦,以後他要是敢打你,就跟我說!」黎雲峰收回怒氣,微笑着說。

女孩怔愣地點點頭,黎雲峰淡淡地對她說,「去樓上幫你丈夫處理下傷口,別感染了。」

剛才那一鞭,打在兒身,疼在他心啊!

女孩乖巧的點頭,傭人帶她去了樓上。

傭人拿岀藥箱遞給她,把她帶到走廊最後一間房間停下,「少爺好像在裏面,你進去吧!」

落錦提着藥箱,心跌宕起伏,敲了敲門。

「誰!」冷厲的聲音帶着回聲。

她心怦怦直跳,怯生生的說,「我……落……落錦。」

只聽見他笑了兩聲,語氣冷冷的,「進來!」

落錦輕輕地推門進去,屋內很大,但陳設很單調。

前方有一個玻璃門連着陽台,側牆上只有一個古銅色的大衣櫃,再往後左側看一張很大的組合式辦公桌,台上放了一台電腦,辦公桌上方還是一個多層的牆櫃,上面擺放着密密麻麻的書籍。

她轉過頭往右又看了看,只見大床牆上貼着一個大大的囍字,這個紅「囍」字本來象徵了喜慶,可在落錦看來卻是極其鮮明的諷刺。

她與他根本就沒有感情,她還沒談過戀愛,就這麼匆忙的結婚了。

「進來幹什麼?」

落錦聽聲源轉身一看,他居然上半身**!

完美的肌肉線條散發著男性的陽剛血性,下半身只綁了一條白色的浴巾。

她嚇得醫藥箱都掉在地上,趕緊用手捂着臉背過身。

她飛紅了臉,紅得像一塊烙鐵,羞慚道,「我……我先走了!」

又轉身低着頭撿起醫藥箱,一隻手捂着眼睛準備離開。

黎湛羿臉陰沉的可怕,走到她面前,隨手從桌上拿起一個天使翅膀型的黃金做的擺件叉在她的脖子,把她抵在書桌上。

「你不是挺勇敢,敢嫁給我,裝一副膽小又單純的樣子給誰看!」

接着又邪肆地上下掃視着她瘦弱嬌小的身材,冷嘲熱諷道,「就你這身材,我不會對你感興趣,你如果實在寂寞的話,可以找別的男人,我也不會介意。」

落錦被前端展開的翅膀不大不小,剛好死死卡住自己的脖子,呼吸困難到窒息。

剛想逃離卻被他重重一推,她咳嗽了幾下,下意識想要抓住東西盡量不摔倒在桌子上面。

誰知抓到了他下半身的浴巾,整個全扯下來,撐着桌子和抓着浴巾才沒摔倒。

看着手裡的浴巾,腦袋轟的一聲,震驚的呆住了,像幹了一件特大的壞事一樣,特別尷尬。

天啊,她……她幹了什麼!

怎麼會把人家的浴巾扯下來啊!

啊!她現在真恨不得變成土撥鼠,將頭扎進這堅硬的大理石板,鑽進洞里。

黎湛羿憤怒又有些窘迫地搶過她手裡的浴巾,急速的裹在自己的身上,暴虐的情緒在心裏流轉,眼神要殺人。

「寄生蟲,你是流氓嗎?滾!」

聽着他震怒地怒吼,落錦嚇的渾身一抖,笨嘴拙舌的說,「對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

說完跑的比貓還快。

落錦跑出去心狂跳個不停,他剛才那個眼神也太嚇人了。

這時,傭人把落錦的行李箱搬進黎湛羿的房間。

落錦在旁邊看着心驚膽顫,連忙問其中一位傭人,「可不可以給我安排另一個房間,是個房間就行,我不要住他那。」

「既然嫁進來,那就認命吧,真佩服你的勇氣,敢嫁給黎少。」停下腳步睨了她一眼,搖了搖頭走了。

落錦獃獃的站在原地,內心很恐慌。

今晚該怎麼辦?

她吃完晚飯,一個人站在11樓的陽台上吹風,站了很久。

背後走廊最後一間卧室門外,黎湛羿迷醉在她一身藍裙的背影里。

心頭莫名悸動,想起她望他那愣愣的眼神和那雙純凈的黑眸,彷彿要穿透他靈魂一般,撼動他那顆遙遠的心。

夜空如潑了墨水般濃黑,夜雨傾斜地下着,飄在女孩的身上,寒涼使女孩瑟瑟發抖。

男人看了看手腕上的BJ手錶,已經12點了,臉上憤憤然,這女孩是準備在這過夜嗎?

《打哭她後,殘酷黎少突然溫柔》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