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仙俠修真›大夢主
大夢主 連載中

大夢主

來源:外網 作者:忘語 分類:仙俠修真

標籤: 仙俠修真 忘語

一個從小體弱多病的富商之子,在尋求續命執之法時,意外走上了修仙登天之路!大唐盛世,天下泰平,風調雨順,百姓安居。千年後世,魔物吞天,妖鬼橫行,遍野哀鳴。西遊再現,大聖斗天,天蓬下凡,捲簾重生。莫名的穿梭與輪迴,虛實掩映,真幻交織!是預言中的夢境?還是尚未發生的現實?他能否打破命中注定的魔障,消弭還未發生的三界大劫,挽救蒼生於水火?本站為書迷更新大夢主最新章節,查看忘語所撰武俠大夢主的最新章節免費在線閱讀。展開

《大夢主》章節試讀:


,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沈落在桌案一角點上燈,從袖袋中將那三隻小瓷瓶和黃紙全都取了出來,擺放在身前。
黃紙數量不多,也就幾十張,本就是用來寫符的符紙,大小裁剪得當,只是紙質有些粗糙,摸上去有些粗糲磨手的質感。
接着,沈落又查看了一下那三隻瓷瓶,眉頭就是一蹙。
裝有雄雞血的小瓶里,血液已經凝結成塊,倒都倒不出來了,而黑狗血雖然還沒有徹底凝結,不過也已經變得頗為粘稠了。
「不成,這要是不馬上用的話,只怕明天就都廢了。」沈落皺眉道。
說罷,他拉開桌案下的抽屜,從中取出一支硬毫小錐和一隻白玉硯台。
硬毫小錐是狼毫所制,白玉硯台為整塊漢白玉所挖,都不算什麼太珍貴的東西,全都是他上山時,隨身所帶之物。
他先將黑狗血倒入硯台中,空氣中隨即瀰漫開來一股淡淡的腥味。
沈落抓起小錐筆管,在黑狗血里攪和了片刻,筆尖上立即飽舔血水,染成了暗紅色。
他將一張黃符紙捻過來鋪在身前,提起筆,卻突然停了下來。
「還是再看看。」沈落自顧自嘟囔了一句。
說罷,他便將《張天師降妖紀事》和《秘法符籙真鑒》兩本殘破古書又翻了出來,打開後放在一旁。
《秘法符籙真鑒》前面一些總綱性的內容里有記述:「符者,合也,信也。以我之神合彼之神,以我之氣合彼之氣,神無形,而形於符。」
這說的,便是符籙之所以有神鬼不測之能的緣由,是以人之精氣神溝通天地之精氣神,從而將無形的神力,附着於有形的符紙上。
故而畫符之時,非但需要凝神靜心,排除雜念,還必須筆走龍蛇一氣呵成,方能使那一口精氣綿延不斷,從而達到神合的境界。
所謂知易行難,沈落對於這些書上符籙之道的真假本就是將信將疑,讓他全身心投入其中,摒除一切雜念,實在有些強人所難。
他此刻提着筆,心裏的念頭就還是紛繁雜亂。
其實對於畫符一事,他手倒不生,過往也用白紙練過不知多少次了,只是正兒八經的在這黃紙上畫符,倒還是頭一遭。
「符者,陰陽契合,唯致誠相能用之……」
沈落深吸了一口氣,從椅子上站起,扎開馬步,一邊吟誦着書上的文字,一邊在黃紙上書寫起來。
「敕令」二字開頭,符文如流水一般在紙張上滑動起來,一張書有「百邪避退」的護身符很快就書寫完成,這是他認為書中相對最簡單的一種符。
沈落看着上面血跡未乾的字跡,對比了一下《張天師降妖紀事》上附着的符籙圖畫,眉頭不禁微微蹙了起來。
明明兩者頗為相似,可他一眼看去,就覺得不太對。
「筆法運轉處倒是跟着書上的樣子改了,只是怎麼我寫的這個……看着好像斷了口氣,沒有人家那種渾然天成的感覺。」沈落眯着眼,喃喃道。
看了片刻之後,他忽然想到會不會是自己寫符的時候,中間停頓了幾下,沒有做到書上說的一以貫之。
想到了這一點,他忙憋着一口氣,再次迫不及待的寫了起來。
結果,這一次由於憋氣難受,注意力反而更加不集中,寫出來的符,反倒還不如第一張。
沈落沒有氣餒,略一歇息,調勻了呼吸後,再次揮筆畫符,一張接着一張寫了起來。
在他看來,這畫符一事也逃不出個熟能生巧吧,他之前也曾經白紙上練習過其他那些不知真假的符籙千百遍了,現在應該只是稍稍差點兒。
一個多時辰後。
沈落面色看起來有些憔悴,但眼神中卻閃動着一絲興奮的光芒。
他一手拿着一張畫好的黃紙符籙,另一手捧着翻開的《張天師降妖紀事》,目光不斷在二者之間來回交互。
「不錯,不錯,這張總算有點像是那麼回事了。」
雖然看着還是跟書上有區別,但是那種斷了氣的感覺明顯沒有了。
有了這一進展,他只覺渾身上下又湧起一股力氣,此前的疲憊感也一掃而空,完全被興奮所取代。
硯台里的黑狗血卻已經不多了,沈落取過小瓷瓶,將裏面剩餘的黑狗血全倒了出來。
就在他打算提筆繼續的時候,忽然又停了下來。
「也不知道這護身符,是不是真的有用?」沈落心中遲疑,暗自思量道。
這護身符雖然簡單,和鎮宅符及平安符一樣,都是趨吉避凶的符籙,沒有什麼明顯的攻擊效果,戴在身上,放在家裡,即便發揮了作用,也很難發現。
「有了,乾脆試試那個!」
沈落忽然一拍腦門,記起《張天師降妖紀事》里有一個故事。
講的是張天師遇到一個禍害家宅的耗子精,動用許多化災鎮宅一類符籙都無法驅趕時,用過一種名為「小雷符」的攻擊類符籙,將那隻成精的大耗子,直接給炸成了粉碎。
他立馬將古書翻到了那一頁,果然看到後面附着小雷符的圖畫。
這整本書里,雖然故事不少,不過用到符籙的只有一小半,其中大多都是驅鬼符和鎮宅符一類,能找到的攻擊類符籙,也就只有這一張而已。
「嘿,就這個了……」沈落嘿嘿一笑,仔細觀察了片刻後,再次提筆畫了起來。
與那護身符不一樣,這小雷符不以「敕令」二字開端,而是以一個古法書寫的「雷」字作為開端,書寫並不容易。
沈落先前從來沒練過,一上手就廢了好幾張符紙。
不過心疼歸心疼,他可沒有停下來的打算,直至用掉了十餘張符紙後,才終於畫出一張還算能看過眼的「小雷符」。
「氣完神足是保證不了了,能不能用就得看天意了……」沈落望着手中的符籙,心中有些興奮的自語道。
趁着手上終於有了感覺,他又繼續畫了起來,結果畫成的十張里,也就一兩張能看。
很快,硯台里的黑狗血就又所剩不多了。
沈落想了想,就將裝着硃砂的那隻瓶子拔開,從裏面倒出來些許,順勢攪和了幾下,兩者就很快融合在了一起。
用狗血混合硃砂的法子不是沈落異想天開,而是書里那位張天師用過的手段,否則他也不會這麼糟蹋東西。
符紙所剩不多,再最後又畫成兩張小雷符後,便連同黑狗血一起消耗完畢,終於彈盡糧絕。
沈落長長噓了一口氣,有些虛脫的扶着椅子扶手,癱坐了下來。

《大夢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