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大明不亡之我是魏忠賢
大明不亡之我是魏忠賢 連載中

大明不亡之我是魏忠賢

來源:google 作者:煌漢一帥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李忠明 魏忠賢

明朝末年,內有天災流寇作亂,外有建奴肆掠朝堂黨爭不斷,國家財政混亂不堪崇禎皇帝用了十七年,輸光了北方的一切假死的魏忠賢,拯救忠臣良將,揮師北伐重塑大明漢家山河展開

《大明不亡之我是魏忠賢》章節試讀:

歷朝歷代。每當皇帝勢弱,都會用宦官制衡文臣勛戚。有人喜歡把一個王朝的滅亡怪罪於宦官干政。宦官只是皇帝的家奴而已,沒有人權,不受法律保護。生殺大權全憑皇帝心情。有時只是皇帝用來制衡的工具而已。一個朝代的滅亡怎麼能去怪罪一個工具呢。卻不去怪罪使用工具的人。這便是古代腐儒撰寫歷史的邏輯。

東漢時期皇帝多為年幼,導致外戚干政。皇帝懂事後為了制衡外戚,就會放權給宦官予以制衡。唐朝後期亦是如此。

到了明朝,土木堡之變以前還好。皇帝手裡有軍隊,有能打仗的武將勛戚。這能讓皇帝做到一言九鼎。

土木堡之變後,地方軍隊的控制權便落到了文官手裡。每遇大戰需要用兵,都會有朝廷派文官督師或由地方督撫總攬兵權。便導致了很多起外行指揮內行的戰爭。要不是明朝體量夠大,對手太弱的關係,大明早就被這幫文官霍霍完了。

萬曆三大征透支了明朝的國力,一場文官瞎指揮的薩爾滸之戰。又徹底葬送了大明十幾萬精銳部隊。使得遼東局勢糜爛,一發不可收拾。

還好朱元璋和朱棣給後來的皇帝留下了廠衛兩個大殺器。直屬皇帝本人,屬於真正的皇家鷹犬。必要時能給不聽話的文官致命一擊。就這等大殺器,在崇禎朝卻被東林黨人給忽悠裁撤,限制。導致發生重大事情後,皇帝卻成了最後一個得知消息的人。你說怎麼能不亡國。

不行我既然死而復生,還魂穿到了魏忠賢身上,可不能苟活幾個月然後又去掛掉。我得想辦法繼續活着。有機會的話,最好能改變一下中國近代屈辱的發展史。

哎,想遠了,對於魏忠賢這五十九歲的身體而言也不現實。不過要是能阻止滿清入主中原,未必不能實現。

靠;想了一夜,天都快亮了。得趕緊睡一會。天亮了還有大事要做。在短暫的閉目養神後,天終於亮了。便在侍女的服侍下洗漱完畢,吃完早飯趕緊叫上李朝欽進宮前往司禮監幫皇帝批閱奏疏。

到了司禮監值房,留值的大太監王體乾上前打招呼:「魏公公今日卻是來早了,需要批紅的奏本內閣還未送來。」

魏忠賢:「嗯」。不理會王體乾便去椅子處坐下了。

王體乾連忙拉住李朝欽詢問道:「魏公公這是怎麼了?怎麼跟掉了魂似的。」

李朝欽:「回王公公,乾爹昨日為皇爺病情加重而憂慮,夜間又失眠一夜未睡。難免精神恍惚。」

王體乾:「哎,是啊。咱家也乏了,去休息一下。票擬的事情你幫咱家讀給魏公公聽。」

李朝欽:「這是朝廷大事,乾爹不讓我插手的。還是您先去休息,等奏本送來了,我再去請您過來。」

王體乾:「也好。」

過了一會,兩個小太監抬着一個箱子進來了。這便是內閣送來的奏本吧。然後打開箱子,將裏面的奏本一一放在桌子上。明朝大臣或者地方官員遇大事需要由朝廷定奪的就寫奏本送於京城。再由內閣閱覽並寫出處理意見附於奏本上,稱之為票擬。然後再交於皇帝批紅准予執行或者下發聖旨交代辦理。

李朝欽:「乾爹要去知會王公公前來嗎?」

魏忠賢:「哪個王公公?」

李朝欽:「剛才那個王體乾王公公啊」。

魏忠賢:「叫他來作甚?」

李朝欽:「因為以前都是王公公來幫乾爹您念閱奏本的啊。」

魏忠賢心想難道真如歷史上所記載的,魏忠賢不識字,是個文盲。我可是碩士研究生畢業,什麼毛筆字繁體字之類的一點都難不倒我。讓我扮文盲,不是打臉嗎?然後對李朝欽說道:「不用了,幫我硯墨。」

看着成堆的奏本,工作壓力確實不小啊。這還是內閣票擬出了處理意見的,皇帝只需要用硃筆寫准與不準就行了。很難想像當年老朱廢除丞相制度之後,一個人批閱奏本的感受。就是每一個奏本都需要皇帝自己給出處理意見。每天如此,這得有多累啊。難怪朱老四上台後要成立內閣幫他處理這些事情。不然他哪有時間去漠北策馬奔騰,砍人。以至於後面的皇帝越來越懶,最後連批紅權和蓋玉璽都懶得幹了。反正就是寫個「准」字就行了。都交給司禮監就好了。司禮監秉筆太監負責寫准,司禮監掌印太監負責蓋玉璽。到了魏忠賢這會兒,一手硃筆,一手玉璽,奏本隨便批聖旨隨便下。這便是九千歲的由來。

不過內閣沒同意的聖旨,被稱為中旨,遇到給皇帝面子的還能接旨。遇到不給皇帝面子的中旨就是廢紙。甚至朝廷還設有個七品的給事中,遇到正當理由可以當廷駁回皇帝的聖旨。所以,明朝的皇帝,權利並沒有想像的那麼大。至少沒有清朝皇帝的權利大。

所以魏忠賢才會籠絡一批文官作為黨羽予以制衡其它反對的官員。因為是以魏忠賢為首所以被稱為閹黨。

奏本裏面看到的不少歷史名人的名字。其中就有,東江鎮毛文龍催要軍餉的奏本。內閣給出的票擬意見是:「無餉可撥」。還有福建巡撫朱一馮上奏,要求招撫海寇鄭芝龍,授予官職,以巨寇制群寇。看到這裡,魏忠賢不由得思索起來。

批閱了這麼多奏疏本,發現大明真的是已經爛到根里了。既然操控傀儡新君的計劃不現實,那乾脆放棄治療,推翻一切重來。雖然只有二十年的時間,一個大膽的計劃便由此孕育而生。

此時一個小太監匆匆的進來向李朝欽稟告。李朝欽聽完,便打發走了小太監,然後向魏忠賢稟告:「乾爹,霍維華已經招了,他說進獻皇爺的葯是一個雲遊的道士獻給他的。其它的他也不清楚,看來他真的只是被利用了而已。那個道士也不見了,估計要麼提前跑了,或者已經被人滅口了。東廠和錦衣衛的人都已經撒下去了,相信很快就會有結果的」。

魏忠賢:「事已至此,把人都撤回來吧。他們已經得逞了。接下來我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暴風已至,只有紮下深根才能屹立到最後而不倒」。

直到下午,奏本才被批閱完。又去探望天啟皇帝。簡單彙報完國事,天已經黑了。一天累成狗了,回到司禮監值房倒頭便睡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