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刀劍是怎樣煉成的
刀劍是怎樣煉成的 連載中

刀劍是怎樣煉成的

來源:google 作者:岸繁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岸繁 洛綻 都市小說

我們是徘徊者,徘徊於世界與世界的夾縫中,舉步維艱,稍有不慎,就會落入深淵,再找不到回家的路我們可能是超人類,是修仙者,是魔法師,是假面騎士,是外星人,是妖魔,是鬼怪……記住一點,千萬不要太沉迷於力量!「你說的對,但是……」洛綻如是說「此劍名為亞托克斯,血肉魔法所鑄,吹毛斷髮,劍鋒三米三,凈重六百斤四十兩」洛綻撩開衣服,露出腰間的魔刀千刃、流刃若火、闡釋者、軒轅劍……「來,告訴我,你想被砍成幾份?」……這是一個莽夫從同化區殺穿異位面的故事展開

《刀劍是怎樣煉成的》章節試讀:

「我美嗎?」

女人的聲音與她的外貌十分不符,沙啞中夾雜着彷彿什麼液體卡在喉嚨里似的模糊聲,讓人不禁後背發涼。

洛綻上下打量女人,沒有說話。

「我美嗎!」

女人嘶吼道,殷紅的痕迹從單薄的口罩上滲了出來,她的眼神也不再溫柔嫵媚,而是充斥着怨毒和憎恨。

森然鬼氣自女人裙底溢出,瞬間將她的衣衫都染得漆黑。

「叫叫叫,叫你馬,哭喪呢?」洛綻滿臉不耐煩。

「我……嗚嗚!!」

女人剛要復讀,一隻骨節分明的大手突然從黑暗中探出,精準地扣住她的下顎,可怕的怪力掐着她的臉頰兩側,讓她發不出任何聲音。

「有實體?不戳不戳!」

洛綻的笑容愈發和藹。

有實體代表能砍,就像游戲裏的關底boss,只要敢露出血條,玩家總能想方設法磨死。

劇情殺除外。

「嘿嘿,小姐,大晚上在外邊閑逛,也不怕遇到壞人?」

洛綻一寸一寸將女人的身姿壓倒,直至徹底按在地上,兩股非人的力量在競相抗衡,但顯然,洛綻的力氣更大一點。

因為喜歡鍛煉,所以力氣大也是很正常的吧?

「嗚嗚嗚——」

女人瞪大雙眼。

這小子是什麼東西?壓路機成精嗎?!

她從裙子里掏出一把染血的剪刀,正準備刺向洛綻,哪只洛綻眼疾腳快,一腳踩住女人的手腕,剪刀應聲掉落。

「大膽,光天化日還敢行兇!」

洛綻眯起眼睛,森白的牙齒讓女人遍體生寒。

這是要吃鬼的節奏啊!

「既然是你先動的手,我也沒理由憐香惜玉,這屬於正當防衛,不犯法。」

要不是嘴巴被堵着,女人可能已經喊出聲了,你特么臭不要臉,到底是誰先動的手!

「來,讓我康康你個小東西,長得別不別緻。」

洛綻說著就要揭開女人的口罩。

這時,女人突然像被踩住尾巴的貓,開始奮力掙扎。

濃重的黑色如潮水般湧出,周圍的路燈跟抽了風似地瘋狂閃爍。

嗯?給整急眼了?

洛綻二話不說就是一個大逼斗。

「啪!」

「咔嚓!」

清脆悅耳,乾淨利索。

嘖,好像太用力了。

女人的腦袋頓時歪折90度,脖子發出輕微的骨裂聲。

黑潮褪去。

這一掌打得女人大腦短路,洛綻趁機摘下她的口罩。

口罩下隱藏的並非貌美容顏,而是一張鮮血淋漓的開裂的大嘴,恐怖的裂痕從嘴角兩側蔓延到耳根處,鮮紅的牙齦組織清晰可見。

洛綻面無表情,沒有太過震驚。

裂口女,非常有名的都市傳說,相關的小說影視作品絡繹不絕,饒是不太關注和島文化的洛綻也略有耳聞。

儘管霍長豐他們沒有透露太多信息,洛綻也能猜到個大概。

這個同化區所投影的怪物應該都跟和島的都市怪談有關係。

「啊啊啊!!!」

真容暴露,裂口女心態崩了,撕心裂肺的尖叫穿透夜空,銳利如刀子般扎耳。

黑暗再次蠢蠢欲動,陰冷的鬼氣慢慢攀上洛綻的肩頭。

裂口女的力量雖然不如洛綻,但她似乎能操縱一些超自然的能力。

可惜,洛綻不會給她這個機會。

他抓起裂口女額頭的長髮,手臂上的肌肉虯結隆起,隨後重重砸向地面。

「啊!!!」

「叫!」

轟——

「我要殺了你!」

「再叫!」

又是一下。

「我……」

「還叫!」

轟——

接連重擊數次,裂口女的「俏臉」已經被砸得不成人樣,滿口尖牙七零八落,精緻的洋帽皺皺巴巴地扔在一旁,披頭散髮,顱骨開裂,大片的血液混合泥土,在道路上留下一個凹陷的小坑。

真硬,比西裝男的腦袋硬多了。

洛綻不搞性別歧視,動起手來從不含糊,這都砸不死,可見裂口女的級別要比西裝男高上不少。

一籌莫展之際,洛綻瞥見旁邊尖銳的剪刀。

當他拿起剪刀,奄奄一息的裂口女忽然渾身戰慄,扭動着被洛綻打斷的四肢想要逃走。

原來是害怕自己的武器嗎。

洛綻反手舉起剪刀。

「安息吧,下輩子不要再走夜路了。」

「不,不,不要……」

世界倏然安靜。

地面上只剩下一個猙獰的人形印記,除了慘叫有些嚇人外,裂口女死得還算安詳。

「這是爆裝備了?」洛綻端詳裂口女的遺物,一把帶着乾涸黑血的大剪刀。

剪刀剛剛弒主,上面殘留着不祥的氣息。

【叮】

一直沒有動靜的三無系統這時候響了。

【正在收錄刀劍】

洛綻無語,心說剪刀也算刀的嘛?

那我的木劍怎麼不算劍?

【沾染邪穢的通靈剪刀】

【種類:剪刀】

【屬性:陰】

【特殊】

【通靈:此刀常年受陰氣感染,可傷精怪,可傷魂體,可傷幽冥。】

【撕裂:被此刀傷害者附加撕裂狀態,若目標為女性,則撕裂效果增幅10%-30%,具體視目標美貌程度而定。(撕裂:傷口遭到陰穢侵蝕,難以復原。)】

【評價:連女孩子的貼身物品都要搶,你簡直不是人!】

洛綻戰略性無視評價。

這把剪刀比他想像得要厲害一點,特別是技能「通靈」,居然可以傷害到靈魂這樣虛無縹緲的東西。

如此一來,即便是碰到不受物理規則影響的阿飄也能有應對手段,不至於被動挨打。

但洛綻還是更喜歡大開大合的武器,剪刀拿在手上太不順手,無法劈砍,只能突刺,他那一身怪力無處發揮,而且攻擊距離也相當有限。

總的來說如同雞肋,食物無味,棄之可惜。

洛綻正要將剪刀塞進口袋,三無系統又響了。

【正在匹配要素】

原來要素是需要配合刀劍使用的啊。

洛綻興緻勃勃地想看看剪刀能發生什麼變化,結果三無系統來了一句:

【匹配失敗,請另尋刀劍】

「……」

果然期望越大,失望越大。

洛綻搖搖頭,還是趕緊回家吧,家裡有幾把老物件,說不定能跟「橫道」配上。

隨着裂口女死去,路燈也不再忽明忽暗,前方道路一片通暢。

洛綻背負木劍,手握剪刀,滿身血紅,大步流星,毫不遮掩自己的行蹤,頗有種神擋殺神,佛擋殺佛的凶煞氣焰。

他尋思着能不能來個更厲害的鬼,現在碰到的這些都不夠他打的,很不過癮。

少年多少有點兒暴力傾向,不用擔心,尚處在正常人的範疇內。

年輕氣盛也是可以理解的。

「叮鈴鈴~」

耳邊傳來風鈴搖曳的空靈之音。

洛綻側過頭,赤紅的光灑在臉頰上,紅艷艷的十分晃眼,原本矗立在身旁的路燈不知什麼時候變成了古樸的燈籠。

燈籠上用毛筆寫着端正的「燈篭」二字。

轉過身,背後所有燈柱統統替換成了燈籠,一路紅光籠罩,與幽夜交織,彷彿一條通往地獄的道路,畫風極其陰間。

兩邊的高樓也模樣大變,幻化成陰森的和式矮平房。

房地產商得哭死。

洛綻若有所思,「這就是所謂的同化嗎?」

不管是活的還是死的,只要在同化區內,終究會轉變為異位面的事物。

如果我被同化,怎麼也得是個紅衣厲鬼吧?

洛綻樂觀地想到。

「叮鈴~」

風鈴的聲音更近了。

眼前驀然陷入深邃的黑暗。

洛綻沒有驚慌,緩緩睜開眼睛。

流光溢彩的霓虹燈掛滿大街小巷,隨處可見各色怪異的招牌,商店、酒吧、舞廳、風俗店、夜總會、小吃攤……

城市中人山人海,滿目儘是繁華喧鬧的景象。

一扇高大華麗的門扉上寫着四個淌血的大字。

歌舞伎町。

《刀劍是怎樣煉成的》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