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大唐風流小地主
大唐風流小地主 連載中

大唐風流小地主

來源:google 作者:吃貨胖子龍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李周 蘇長卿

李忘憂車禍身亡,魂穿大唐,附身十六歲落魄世家弟子李忘憂美女上司蘇長卿居然也神奇穿越家道中落,變賣祖產,遭遇世家門閥退婚,李忘憂白手起家,在蘇長卿幫助下玩轉大唐釀美酒,買田地,辦教育,搞發明,抄詩詞歌賦斗奸臣,清吏治,救災民、斗門閥,教導皇子李忘憂的一生很精彩,李治稱他為帝宗師奈何李忘憂只想做個風流小地主展開

《大唐風流小地主》章節試讀:

李忘憂見嚇住了蘇長卿,也不繼續刺激這個剛剛穿越到大唐,還沒回過神來的美女上司,一擺手道:「坐下說吧。」

「嗯,好。」蘇長卿順口接話,下一刻就傻眼了。

這書房裡哪裡有坐的地方?

屋內有幾個木製書架,上面擺放着一些畫軸書匣。一張低矮的几案,便沒有其他傢具了。

桌椅板凳呢?

屋內擦得鋥亮的木地板上鋪着張席子、幾個墊子是什麼意思?

見蘇長卿愣在那裡,李忘憂忍不住又樂了,他也不說話,直接脫了鞋,穿着襪子走到坐席上墊子前,盤腿坐了下去。

蘇長卿這才明白過來,感情是直接坐地上啊。

她學李忘憂坐下,不過沒有像他那般雙腿盤起,而是很淑女的雙腿併攏,輕輕側向身體一邊,斜坐在了墊子上。

李忘憂笑着解釋了一下:「現在是初唐,還不流行桌椅板凳,都是坐榻或者地墊。還有你的坐姿,見外人的時候不能這麼坐。」

他邊說邊示範道:「雙膝跪地,屁股壓住自己的小腿和腳踝,腰板挺直。這就是古人說的正襟危坐,明白了嗎?」

蘇長卿美眸閃動,好奇嘗試了一番,很快就叫苦不迭:「李忘憂,這也太難受了。」

「嘿嘿,你慢慢練吧,這可是基本功。」李忘憂雖然如此說,自己卻悄悄的改變了坐姿。

那種標準坐姿,他也受不了。

雖然這身體是繼承來的,可是李忘憂是真心不習慣這樣跪坐。順手又從一旁拿過來一個小物件,舒舒服服的靠了上去。

他這般作態,自然瞞不過蘇長卿的眼睛:「李忘憂,你靠的是什麼?」

李忘憂笑着指指那像扶手的東西:「這叫憑几,你可以理解為沙發扶手,這古人也是聰明,有這個坐着就舒服多了。」

「快拿給我試試。」蘇長卿雀躍。

李忘憂笑着將憑几遞給她,木製的憑几,兩條支撐腿,上方一條弧形扶手。

蘇長卿接過來後,都不用教,自然而然的將手靠在了上面。向前一趴,身體的重量有了依靠,僵直的腰板終於可以放鬆了,舒服!

「對了,記得有人的時候叫我郎君,小心惹惱了李管家趕你出門啊。」李忘憂沒忘了提醒道。

「知道了,給我倒杯茶喝,我渴了。」蘇長卿慵懶地伸了個懶腰,充滿誘惑力的曲線讓李忘憂眼睛差點陷進去了。

「茶?」

「對,怎麼了?我要綠茶。」

李忘憂又翻了個白眼,今天他覺得自己翻白眼的次數太多了,無語說道:「姑奶奶,你要不要再來杯咖啡?」

「喂,別欺負我歷史差啊,咖啡我知道大唐肯定沒有,但茶肯定有。」

「沒錯,確實是有茶,不過嘛……」

「不過什麼?」

李忘憂賊笑道:「不過你肯定喝不慣,我怕你掀桌子。」

「茶有什麼喝不慣的?」蘇長卿美麗的大眼睛忽閃了幾下,疑惑的看向李忘憂。

「嘿嘿,我和你說一下這大唐怎麼喝茶的吧。大唐的茶叫做煎茶,將茶葉用火烘烤後碾碎,倒入開水中,加上蔥、姜、胡椒、薄荷、大棗、蘇桂、鹽、酥酪還有牛油或者羊油,一起熬煮……」

「夠了,別說了。」李忘憂還在繪聲繪色描述,蘇長卿卻受不了了,這還是茶嗎?確定不是熬湯?她聽着都覺得有些反胃。

「而且你以為茶葉很常見?除了寺廟和大唐南方,茶葉可不是常見的玩意,長安城賣茶葉的也不多。」

「啊?」蘇長卿沒想到自己就想喝杯茶居然那麼複雜。

「知足吧,你要是穿越到漢代去,想喝茶還得去藥鋪裏面抓藥才行,那會還只有藥鋪才有茶葉賣呢。」

「……」蘇長卿無語。

「其實原來府上確實有茶葉,南方來的客商送的。」

蘇長卿瞪他一眼:「就知道捉弄我,那快幫我煮一壺不加料的茶。」

李忘憂雙手一攤:「還是沒有。」

「又怎麼了?」

「喝完了,沒錢買。」

蘇長卿被李忘憂的無恥給打敗了,無力的趴在憑几上。

雖然還不清楚李忘憂現在的家世,但見這府邸的規模以及府里不少的僕役侍女,連茶葉也好意思說沒錢買,要臉不?

李忘憂看出蘇長卿的意思,苦笑一下,做了個數錢的動作。

「真沒錢了,府里其實早就被掏空了。這身體原主人的老爹死之前就欠了一屁股債,而原來那個叫李忘憂的傢伙更是屁都不懂,欠的債越來越多。」

他恨恨的站起身來:「剛穿越的時候以為自己運氣不錯,成了富二代。結果是特么的債二代!」

「欠了多少錢?」

「連本帶利差不多二百萬錢!該死的,真不知道怎麼會欠那麼多錢!還特么的是公廨高利貸!」李忘憂憤然。

「二百萬?那也不多啊?不行把這宅子賣了吧。」蘇長卿聽聞才二百萬,並不覺得是多大的事情。

李忘憂朝她再次翻了個白眼:「大小姐,你以為二百萬錢是後世的二百萬人民幣嗎?大唐貞觀初年兩千文能買一畝良田,這等於一千畝田地的價值啊。」

「你知道這在大唐相當於多少錢嗎?當朝一品月俸六千八百錢,這等於一品大員兩百九十多個月的俸祿!二十多年的薪水啊!」

他開始掰着手指頭給蘇長卿算算數:「一千銅錢等於一貫,一貫錢按購買力大概等於四千塊人民幣,二百萬錢就是兩千貫,差不多等於後世八百萬!至於你說的這套宅子,我打聽過了,最多值五萬錢,這不是後世炒房,房價沒那麼離譜。」

見李忘憂居然欠下如此大一筆錢,蘇長卿也跟着愣住了。

還真是個苦逼的債二代……

李忘憂倒不是很擔心,還安慰蘇長卿道:「放心,以我們的本事,難道還會餓死?暫時的罷了,這些錢很快就能賺回來,到時候帶你吃香的喝辣的,把你養得白白胖胖的。」

「呸,誰要你養了。」蘇長卿啐了他一口,心中卻莫名感到有些甜蜜。

書房中,兩人忽然安靜了下來,都沒說話,默默注視着對方……

就在氛圍變得有些曖昧時,書房外腳步聲響起,屋門被敲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