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大唐莽醫
大唐莽醫 連載中

大唐莽醫

來源:google 作者:程處弼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李世民 程處弼

鄉鎮醫院的技術骨幹穿越到了貞觀八年,成為了初唐大惡霸程咬金的三兒子...展開

《大唐莽醫》章節試讀:

  「老三,傻愣着做甚,可是有哪裡不舒服?」

  「我沒事,爹你怎麼來了?」程處弼趕緊見禮道。

  街坊四鄰和路過的行人剛恢復活動能力,目光都陡然閃過一道亮光。

  齊刷刷地落在了這位聽聞已經瘋掉的程家老三身上。

  就是他,喝酒喝過了量,不但失憶,還變成了瘋子。

  逼得老程家拿出了失傳古方,抓捕來瘋狗準備以瘋治瘋的程家老三程處弼。

  「嗯?爾等看什麼看?!」程咬金那鐵掃帚一樣的濃眉揚起,目露凶光,猛一扭頭。

  站在街邊朝着這裡八卦張望不已的街坊四鄰一個二個猶如鬼影忍者般,齊刷刷地朝着遠處或者是街角遁去,身影是如此倉皇,以至於地上還遺落了一隻繡花鞋……

  至於那些攤販總不能拋下自己吃飯的傢伙,賣菜的大嬸埋頭翻着自己的菜籃子,彷彿剩下的菜幫子是這世間最嫩的菜芯,需要她精心的打理與呵護;

  賣醪糟的大叔趕緊一仰脖子,一碗醪糟不小心嗆進了氣管把自己嗆個半死;代寫家書的窮酸趕緊低頭冥思苦想,彷彿他下一刻就能夠做出一篇驚天地泣鬼神的大作。

  剛剛色眯眯給位小媳婦算命的卦者只刻眼神獃滯,雙手四處亂摸,彷彿他是一位正經的盲人。

  「爹,咱們快回家吧,三哥今日可是給你做了好吃的水煮魚,那麼的香……」程老四牽着馬韁繩,熟練地躍上了程咬金的座騎,很是洋洋得意。

  一句話就把程大將軍的注意力給拉了回來。「水煮的魚能好吃?」

  作為不世出的南方菜系廚藝天才,經過這些日子的相處,已經知曉了程咬金口胃的程處弼自信地一笑道。

  「水煮魚,指的是製作這道菜需要的一道工序,以及食材而已,我敢說爹你嘗了味道定會贊口不絕。」

  「是啊爹,水煮魚可是香極了,就連孫道長和袁道長他們吃的連盤子都想舔乾淨。」程老四一想到那鮮香可口的水煮魚,口水都差點滴了出來。

  「好,趕緊回家,為父可要好好的嘗嘗咱們家老三的手藝。哇哈哈哈……」

  程大將軍當先而行,一票同樣膀大腰圓,面目猙獰的親兵簇擁着程老四和程處弼朝着程府而去。

  待他們去得遠了些,一干街坊四鄰這才恢復了正常,心有餘悸地看着老程一家人的背影。

  「唉,也不知曉皇帝是怎麼想的,居然把老程家安置在咱們這個坊……」

  「小點聲,皇帝豈是我等小民隨意議論的。話說回來,這程家三公子居然去給房相爺妻兒治病你們聽說了嗎?」

  「這肯定是流言,房相那麼精明的大人物可沒瘋病,怎麼可能讓程三公子去給他妻兒看病。」

  「告訴你們,昨個我外甥到我家喝酒,說程府前些日子,採購了不少的兔子回去。一打聽,好像是治病有關係。」

  「那肯定,這瘋病哪能用瘋狗以瘋治瘋,不過兔子也不能入葯吧,不過倒是可以以形補形……」

  「有可能,聽說程老三不但吃了熊心豹子膽,還喝過狼心狗肺湯,看來病還沒痊癒。所以買那麼多兔子,就是想要繼續治療……」

  幸好程處弼父子已經走得遠了,沒聽到這些街坊四鄰的胡猜亂扯。

  不然,就算是程咬金不發飆,怕是程處弼這位上輩子只耍過手術刀和菜刀的武家子弟,也很想抄起大捧捧讓這幫閑得蛋疼的八卦黨知道花兒為什麼這樣紅。

  回家的路上,程咬金裝着不經意地問起二人為何在府外,嘴快的程老四便將事情來龍去脈說了一遍。

  程咬金聽得肝顫,轉過了頭來,看向一副渾如沒事人般的程處弼。

  「老三,你能確定你的葯,真能痊癒狂犬病?」

  「爹你就放心吧,孩兒我從來不做沒有把握的事情。」程處弼一臉豪橫地道。這個時候,作為當事人如果都沒有信心,如何讓別人有信心。

  看着程處弼信心十足的模樣,罷罷罷,既然孫思邈和袁天罡那兩個老牛鼻子都沒站出來反對自家老三給房喬的妻兒治病,那說明,老三的葯,應該管用吧,嗯,或許管用……

  不管了,明日先去尋那兩個老牛鼻子打聽打聽,不管怎麼,若是後果不妙的話,那兩個牛鼻子也得擔責任。

  心事重重,不過面對兒子,繼續強顏歡笑的程咬金邁步進入了家門。就已經聽到了前廳傳來的喧囂之聲,熱鬧的跟什麼似。

  距離前廳還有十餘步,一股子誘人的香味撲鼻而來。裡邊更是傳來了諸位弟兄們大快朵頤,連贊好吃的喝呼之聲。

  程咬金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氣,兩眼放光地道。「好香的味道,這莫非就是我兒弄出來的水煮魚片?」

  「正是,爹,你肯定會喜歡這水煮魚的。」程處弼話音剛落,就看到程咬金三步並作兩步,竄上了台階步入了廳中。

  很快,經過了一陣雜亂之後,突然聽到了一聲怒喝聲。「魚呢?」

  程處弼這才邁步進入廳內,不由得一臉黑線,他看到了,廳中滿是一片殘羹剩菜的狼藉景象,大哥和二哥兩人喝得臉跟猴子屁股似的,正一臉懵逼地看着這位怒髮衝冠的親爹。

  雙胞胎大哥程處默打了個大大的酒呃,有些心虛地指了指跟前那個空無一物,只剩下湯麵上還飄浮着零散的花椒粒和豆芽菜的銅盆。

  「爹,魚被大哥和二哥他們吃光了,我都沒吃到幾口。」身後邊,吃得滿嘴是油的程老六這個小屁孩子眼珠子一轉,立馬縮到了親爹身後大聲地控訴。

  程處弼看到,站在廳中的親爹開始面色由紅到黑,氣喘如雷,渾身肌肉隆起,就彷彿看到了龍珠戰士正在變身。

  就聽得一聲如雷灌耳一般的怒吼。「孽子!如此美食,居然不等為父享用,你們就全吃得一乾二淨。

  還偷喝老夫的佳釀,簡直不為人子,老夫看你們這兩個孽障就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哇呀呀呀……」

  程處弼一臉懵逼地看到了,他看到了大唐第一惡霸大展拳腳,大哥和二哥化身忍者,哎呀連聲,連滾帶爬地狼狽逃竄中連連討饒……

  老五老六嘻嘻哈哈地躲到了門口,老四嘻皮笑臉跟兩個弟弟一起看熱鬧。

  程處弼整個人都懵了,他彷彿看到了,父親的慈愛已經灌注在拳腳上,正在進行一場封建社會標準模板的傳統體罰教育。

《大唐莽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