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大唐盛世苟成王
大唐盛世苟成王 連載中

大唐盛世苟成王

來源:google 作者:戰五渣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安祿山 宋君歸

現代屌絲宋君歸,一失足成穿越,不但穿越到了盛唐安史之亂的前幾年,還穿越到了安祿山的起家之地營州自覺沒有王霸之氣,宋君歸選擇了苟起來保命結果......這一苟,居然一路苟成了大唐的郡王展開

《大唐盛世苟成王》章節試讀:

望了望兄長氣哼哼離開的背影,宋崔氏抿嘴笑了笑,隨後轉身拉住宋君歸,上下仔細打量了一陣,「我兒可是真的好了?頭不再疼了?」

沒了便宜大舅在場,宋君歸有些不好意思起來,畢竟宋崔氏才三十二歲,這個年齡在後世只能喊聲姐姐,敢喊阿姨遭白眼都是輕的,只能撓了撓鼻頭,靦腆地笑道:「已經沒事了,徹底好了。」

「唉,真是天佑我兒,這一難可算過去了。」宋崔氏歡喜的眼角再次泛出淚光,一邊拍着心口一邊呢喃了一句。

擦了擦眼角,宋崔氏抬手拍了一下宋君歸的胳膊,有些嗔怪道:「傻孩兒,以後萬不能這麼衝動了,到手的財帛又要被你舅父給帶回去了。」

宋君歸聽得一臉懵逼,便宜母親剛才又是哭又是義憤填膺的,這會兒是個什麼意思。

宋崔氏嗔怪了一句後,眨眨眼嘴角翹起笑了笑後,又一臉欣慰與驕傲道:「也罷,財帛再多也沒君歸對啊娘的一片孝心貴重。

管它賭約能不能做到,好些個人家的郎君,漫說是賭約,怕是連大話都不敢說。」

滿眼憐愛地看向宋君歸,宋崔氏安慰道:「賭約不必放在心上,到了日子,啊娘去和你舅父說。

你舅父不敢真讓咱們家賠上那麼多財帛的,啊娘再厚着臉皮再鬧一鬧,那些財帛也會留下的。

不過,到時候你不能再犯渾,要給你舅父賠個不是。

畢竟你舅父能從族中給爭取這麼多財帛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宋君歸驚得眼睛睜得老大,這又是個什麼情況,怎麼感覺劇情要反轉呢。

宋崔氏見宋君歸一臉的驚訝,嘆了口氣,「傻孩兒,退婚這事兒怪不得你舅父。

崔氏大房到六房,當年被太宗下了旨意不許與外姓通婚。

博陵崔家,現在就靠着其他幾房賣兒賣女拉關係,賺財帛呢。

你舅父能親自過來,還帶了這麼多財帛來退婚,還不知道在族裡許出去了什麼呢。

方才說話那麼難聽,都是給候在院里的家僕聽得。

不過,想要回博陵去族裡的私學讀書,怕是肯定不成了。」

宋君歸已經無語了,感情這是吵得默契架,結果便宜母親突然改了套路,難怪便宜大舅臨走前態度由霸道變為了氣急敗壞。

真是人生如戲全靠演技,這兩人兒在後世的話,就算從群演開始混,早晚也能拿個影帝影后。

幸虧自己四十米大刀只抽出了一半,沒弄得臉紅脖子粗,不然就誤傷友軍了。

這個時候,從門外走進兩個三十多歲的男子,打斷了宋君歸心中的唏噓。

「君歸侄兒有些咱們北地男兒的人樣子了,管他什麼大姓大戶,欺辱咱們就是不行。」

率先開口的是一個身材高大,長得相貌魁偉,麵皮微黑,一雙眼睛亮如寒星,即便是臉帶笑意,目光也銳利地跟刀劍一樣。

宋君歸回想了一下身體原主殘留的記憶,知曉了這位是安東都護府的副都護,保定軍軍使馬察靈。

而一旁長得身材修長,腰背挺直,臉部線條硬朗而分明的男子,正是身體原主的便宜老爹宋口口。

不過不知道因為什麼黑着個臉,看過來的目光也有些不善。

「擔不起馬伯伯的誇讚。」出於鳩佔鵲巢的心虛,宋君歸不敢怠慢,快步走進中堂回了一句馬察靈後,對便宜老爹齜牙一笑,「阿耶,您回來了。」

便宜老爹斜了一眼宋君歸冷哼了一聲,沒說話。

馬察靈拍了拍宋口口的胳膊,朗聲笑道:「君歸大病初癒,況且又沒做錯什麼,黑着個臉幹什麼。」

扭頭看向宋君歸,馬察靈問道:「頭傷怎麼樣了,可是全好了?」

宋君歸心中飛快的盤算了一下,這時候的習俗與後世大不相同,而且身體原主殘留的記憶並不算太多,與人相處的久了,肯定會被發現異常的地方,不如藉著這會找個合理的理由,目光瞥了一眼身旁的便宜母親,猶豫了一下道:「回馬伯伯,雖然有些事情記不得了,但已經不礙事了。」

馬察靈聽了,並沒有太驚訝,點點頭道:「認得我與你阿耶,就不是什麼大事,忘記的那些事,慢慢地會想起來。」

抬手拍了拍宋君歸的肩頭,馬察靈咧嘴笑道:「婚事退了就退了,不必沮喪。

方才在院子里,我與你阿耶商量好了,等你舅父拿了婚書離開,就選個日子讓你與英兒成婚。」

宋君歸臉色一滯,這又是什麼情況,就這麼一會功夫,鬧了一出被退婚,又來一場被成婚?

目光一邊瞥向黑着臉的便宜老爹,腦中一邊回想了一下馬察靈口中所說得英兒,宋君歸頓時渾身一個激靈。

這個英兒就是馬察靈家的二姑娘,長得模樣倒是不錯,但身體原主就是因為與她比馬術才摔下來的。

而且這個馬英兒,武力值也高的一批,打遍遼西郡城裡無敵手不敢說,反正身體原主是打不過人家。

雖說一穿越就來了個發媳婦的福利大禮包,但也沒有感情基礎啊,而且這還是個人形母暴龍,一言不合就容易被家暴。

咧了咧嘴,宋君歸剛想轉身給便宜母親傳遞個求救信號,馬察靈朗聲笑道:「笑得這麼開心,看來君歸侄兒是對英兒早就有了情意。」

宋君歸心中頓時一萬頭草泥馬奔騰而過。

有情意個鬼!

齜牙咧嘴叫笑得開心?

這位好歹也是管着五千將士的副都護,就這麼睜着眼睛說瞎話?

另外,院子里到底藏了多少人這是,又是便宜大舅家的家僕,又是便宜老爹與馬察靈的。

「君歸你放心,賭約的事你不用擔心,這事包在我的身上。」用力拍了拍胸膛,馬察靈一臉傲嬌道:「還是那句話,管他什麼大姓望族,欺辱咱們就是不行,我就回去拾掇拾掇細軟,明日再和軍中其他袍澤打聲招呼,怎麼也能湊夠了。」

宋君歸好懸一口老血噴出來,這算是用最狠的語氣說最慫的話了吧。

把胸膛敲得咣咣響,結果就弄了個讓大夥眾籌的主意,真是沒誰了。

「馬伯伯,您的心意我領了,但賭約的事我自己解決就好。

就是…這婚事,是不是太倉促了,也沒問過我的意見…」

馬察靈擺了擺手,打斷了宋君歸,「這裡沒外人,你這孩子就不用硬撐了。

除了軍陣里的那些把式,你哪裡會賺錢,會花錢還差不多。」

上下打量了幾眼宋君歸,馬察靈一臉理所當然的繼續道:「至於婚事,你阿耶都應下來了,還問你做什麼?

再說你與英兒整日里軲轆在一起,你問這話是什麼意思?」

宋君歸砸吧砸吧嘴,得,婚事看來是一點商量的餘地都沒有。

《大唐盛世苟成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