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大魏第一神捕
大魏第一神捕 連載中

大魏第一神捕

來源:google 作者:酒叄兩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無涯 武俠修真 沈浪

大魏朝,嚴州城聖葯案剛平息了兩年,又掀起了一樁撲朔迷離的盜玉案抽絲剝繭後沈浪發現這樁案子後居然隱藏着聖葯案的線索為了給父親報仇,他逐漸的發現這背後隱藏着更深的驚天陰謀足矣顛覆大魏朝廷南疆祭祀,太陰門,明月山莊,諸多勢力也逐漸登場展開

《大魏第一神捕》章節試讀:

斗篷青年沒有說話依然望着沈浪。

另一名青年止住了後面叫囂的夥計對着沈浪冷笑道。

「你說,不管你們說出花來,今天沒有見到三叔,我們絕對不會罷休。」

沈浪環顧着四周看着這些南山居的人,組織了一下語言開口道。

「行走江湖義字當先,各位敢為南三叔來應天府討要說法,在沈某眼裡各位無愧一個義。」

吳七七聽到沈浪話,打斷道「少他媽的廢話,我只認利,不認什麼狗屁道義,你們抓了三叔,無疑是斷了老子的財路,別說什麼漂亮話快點交人。」

沈浪也不惱對着吳七七問道「聽說南三叔身邊有個貪財鬼吳七七就是閣下吧。」

「正是老子!」

沈浪點點頭對着吳七七抱拳開始說道。

「閣下說自己重利輕義,沈某看來則不然,前年聖葯案,鬧得沸沸揚揚引的無數江湖好手來嚴州城聚集。

當時有個金錢幫看上南山居的產業,綁架了南三叔,其他兩個堂主不在嚴州,閣下一人一刀闖到金錢幫十幾人歇腳處,深重數刀,救出南三叔,貪財之人愛惜性命,豈會做出這忠義之舉?」

吳七七擺擺手望着沈浪說道「你也不要給老子戴高帽子,現在就說三叔你們交還是不交?」

沈浪聞言舒了一口氣,雖然吳七七依舊強勢,但語氣已經沒有那麼咄咄逼人,想要開戰的樣子。

看情況現在這裡吳七七像是主事的人,安撫好他應該就會好了,想到這,沈浪朝吳七七故意激道。

「吳兄,既然你們咬定三叔就在應天府,不知可敢跟在下進去一看?」

趙毅和李青想要說什麼,則被沈浪使了一個眼色制止了。

見沈浪胸有成竹,也就沒有阻攔。

吳七七把刀扛在肩膀上不屑的說道「有何不敢。」

對着沈浪說完,轉過頭低聲朝旁邊的斗笠青年說道「無言哥,如果我半個時辰沒有出來,直接就開戰,衝到天牢裏面把三叔救出來。」

說完吳七七扛着大刀昂首挺胸的示意沈浪帶路。

沈浪對着趙毅抱了抱拳就帶着吳七七朝應天府里的臨時天牢走去。

去往天牢的路上沈浪並沒有和對方說出他自己的懷疑,一切只能等對方自己看了才好解釋。

天牢里吳七七走了一圈臉上有些陰沉。

沈浪見狀知道可以了,於是便說道「吳兄也看到了應天府里沒有你們三叔,總不可能我們把人藏起來吧,如果那麼做,應天府就不是官府了而是綁匪了,

如果吳兄還不信,你可以隨意問一個應天府里的衙役,南三叔是不是已經放回。」

吳七七思索着冷哼一聲「哼,你們說放了,我們的人卻說沒有,那這人總不可能憑空消失了吧。」

沈浪輕笑:「人當然不會消失,既然問題不是在我們應天府,只能出自你們自己人身上,

你們派來的兩個夥計和你們一起來了嗎?」

聽到沈浪詢問,吳七七能在江湖中混這麼久也不笨:「你是說那兩個夥計有問題?」

「是不是與否,叫來一問便知。」

吳七七點點頭快步又和沈浪走回大門,然後對着幾名手下吩咐了幾句,這幾個手下就朝城東跑去。

應天府到城東這一來一回要些時間,沈浪為了緩和氣氛對着趙毅說著,既然等人來還要一會,不如請兩位堂主進去坐坐。

趙毅點點頭答應,吳七七,和無言也沒有拒絕吩咐了幾句手下等結果,就和沈浪他們進了應天府。

趙毅見事情已經向著好的方向發展,走進府里讓人把刀收起來各忙各的去了。

幾人來到大堂落座,趙毅李青和對方吳七七兩人都沒有開口說話。

沈浪覺得有些事還是說開比較好,於是站起身開口道「李大哥,說說下午你送南三叔出府的時候有沒有什麼不同。」

李青思索着搖了搖頭說道「當時我把南三叔送出衙門並沒有什麼異常,他出了府就向自己家返回了。」

沈浪聽後跟着詢問道「他身後有沒有人跟蹤?」

李青聞言認真的回道「沒有,你也知道我們應天府這條街上基本上沒什麼人,要是有人跟蹤我肯定可以發現。」

沈浪點點頭,然後對着吳七七兩個人抱了抱拳問道「吳兄,不知道這兩天你們南山居有什麼活動,事關你們三叔,還請勿要隱瞞。」

吳七七和無言對視一眼,見對方都點了點頭吳七七就開始說了起來。

這兩天南山居在城北那座山谷里得到了一座大墓。

這兩天也一直忙着開挖的事情,可誰知道昨天三叔發現嚴州城有人打着南山居的名義在斜坡普通人替起販賣奇珍異玩。

於是便派吳胖子前去調查,白天中午時分,也就是吳胖子正在和三叔商討這件事的時候正好李青就找上了門。

「你們說有人冒充你們南山居銷贓?」沈浪聽完疑問道。

「不錯,我們南山居從下面得來的奇珍異玩,全販賣給了金陵城的達官貴人了,並不會隨意找個古玩鋪子銷了。」

李青聽完則不然說道「誰知道你們說的是真是假。」

吳七七冷冷的看了李青一眼:「嚴州城的這些古玩鋪子和金陵城那些勛貴相比,李大人覺得哪個更能賣個好價錢?」

沈浪止住了還要說話的李青,對着吳七七笑道「勛貴追求奇珍,出手肯定比這些普通商賈要大方,南山居既然有路子搭上金陵勛貴,自不會看上這些商賈之輩。」

吳七七端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冷哼道「沈大人倒是和某些人明事理的多了。」

「你……」李青大怒剛想和吳七七爭辯便被趙毅在一旁用眼神打斷了。

沈浪看着吳七七又道:「不過李大哥說的也沒錯,其中真真假假我們外人並不清楚,一切還是等我們調查才能知道。」

吳七七似乎對沈浪有些好感不像對李青那麼的態度惡劣說了句請便,就不再言語。

幾人聊完沒有多久就有南山居的夥計跑進來在吳七七的耳邊低喃幾句。

吳七七聽完拍案而起:「什麼,李三和他手下的人不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