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大自由
大自由 連載中

大自由

來源:google 作者:王而已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張漠雨 王而已 都市小說

「我叫張漠雨……似乎是這樣的,我不知道有多少個張漠雨死在我前面,現在我掌控了一切,卻又已經一無所有了……」「大自由者……就是命運!」展開

《大自由》章節試讀:

張漠雨被莫川提在手中,雙眼瞪得眼瞼都要翻出來,顫抖的小梅、張牙舞爪的妖獸、飛馳在空中的刀……凝成了畫。

清澈、天真的雙眸噙着淚,其中映着的是張漠雨的倒影,那麼渺小,卻清晰可見。

直到現在她都是相信你的,相信你會救她,相信你能保護她的奶奶。

但是你的奶奶已經被壓在石磚下面啦,牆倒屋塌,死在我的面前,我真的很弱小啊,為什麼要信任我呢?

張漠雨眼睛在空氣中暴露太久了,幹得流不出眼淚。

這是一個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山村女孩,每天只知道做些農活,照顧奶奶,還有有事沒事過來給自己送點吃的。

她本該如此過一生,和個老實男人成親,過着相夫教子,冬耕暑耘的日子,但她現在死了,因為你。

張漠雨突然明白了,哪有什麼隱居的神醫這樣的借口,她只是不願懷疑。

時間到了,飛刀到了,爪子到了,血也到了。

葬落刀刺中蚩獰的肩頭,但還是慢了一些,它嘶吼着,將面前的少女撕成碎片。

飛濺的血蒙上張漠雨的眼,巨大的悲傷如潮水般噴涌,淹沒了他,冰冷刺骨。

他對小梅沒有那種男女之情,但他不想再有人因自己而死,死在面前,無能為力。

如煙花,引線燃盡了,你卻沒有跑開,任由它在眼前炸裂。

十年前那個夜晚,碎片般的,在腦海中閃爍,這一次不再是黑白。

小梅的身影與母親重合,鮮紅滾燙的血肆意噴洒,濺在身上穿透衣服,燙破皮膚。

張漠雨這回不是躲在床下的小男孩,但他們一樣懦弱,都是殺戮的看客。

什麼煉體上境,什麼修行者,原來十多年來自己一點都沒變……

眼前一片漆黑,身體彷彿不是自己的了,被莫川拎在手裡,像只落水的敗狗。

這一切都只發生在幾次呼吸間,莫川的動作絲毫沒有停滯,提着張漠雨一路向前,高高躍起拔出蚩獰肩頭的刀。

那一刀沒有重創它,至少是卜先境的妖獸,一時間解決不掉,持矛男子很快就會趕來,身邊還有個戰五渣,屋內還躺着個深度昏迷的「屍體」,逃跑都是困難。

莫川直奔土房,一腳踹開門,也顧不得傷口裂不裂開了,直接把躺在床上被包紮得和木乃伊一樣的男子扛在肩上,大量鮮血瞬間滲出。

他的動作自始至終都沒有停歇,更沒有回頭走門出去,而是一路向前,撞開前方的牆,大步流星地向遠方逃離。

……

「混元石呢?」妖居門內廳中坐在最高位的一人說道,聲音聽不出是男人還是女人,也聽不出年齡,甚至聽不出喜怒哀樂,整張臉都藏在極為寬大的頭蓬里,身形體態也都看不出來。

先前坐在妖王背上那人正跪在下方,囂張氣焰完全收斂:「那人本已經是囊中之物了,但跑至一小山村中,那偏遠破村子裏竟有一卜先境高手,屬下無能,讓他將人帶走了。」

高位上那人聽見這番解釋沒有絲毫反應,這卻讓跪着的男人更加慌張,急忙補充道:「門主放心,屬下只是回來複命,蚩獰已被我放去追那幾人,勢必奪回混元石!」

門主依然沒有說話,只是輕輕起身,這時才看出他的個子並不高,身形也較為瘦弱,一言不發轉身離去。

下方的男人這才鬆了一口氣,癱坐在地上,才意識到後背已經被汗水浸**。昨日的追捕失敗,莫川雖帶着兩人,卻僅靠雙腿逃離了自己和蚩獰。他邁腿並不快,但每一步的距離都十分誇張,跑入林中由於蚩獰身型太大速度變慢,所以漸漸拉開了距離,只能自己先回妖居門向門主報告此事,讓蚩獰繼續順着味道追去。

為什麼那個人會知道混元石的事?為什麼會突然出現一個卜先境高手?男人心中滿是疑惑,原本以為只是一場老鷹對兔子的輕鬆絞殺,卻被一隻渡鴉截了胡!

……

蚩獰獨自穿梭在森林中,巨大的黑色身影在茂密的林中格外顯眼,不斷的飛馳,有時還會撞倒途中的樹木,巨響驚得遠處的鳥奮力煽動翅膀逃離。

突然蚩獰放緩了腳步,最終停在原地,看上去有些迷茫,彷彿一下子從馳騁草原的野豹變成了人畜無害的家貓。

四處張望尋找,嗅了嗅空氣中殘留的味道,卻只有青草夾雜着泥土的氣息,跟了一路的氣味在這裡消失了。

蚩獰在原地轉了幾圈,努力尋找着,但那幾人身上的血味和氣息都止於此處,像是在迷宮裡走到了盡頭卻發現是條什麼都沒有的死路,所以只能回去重新尋找。

看着蚩獰慢慢走遠,樹上幾人才鬆了口氣。

一路奔波還帶着兩人,莫川早就受不了了,但蚩獰的速度很快,咬得很緊,若不是跑進森林使其龐大的身軀不得不放慢恐怕早已被追上。

因先前的戰鬥體能本就消耗不少,又頂着三個人的重量和蚩獰賽跑,幸好莫川急中生智跳上樹騙過了它。

妖獸終歸是妖獸,就算再強智商也是硬傷,

等到確定蚩獰不會再回頭了,莫川才帶着二人跳回樹下,一直緊繃著的弦終於可以放鬆下來了,貪婪地呼吸着空氣,臉上的疲憊這會才顯露出來。

扛着的那男人仍舊昏迷不醒,逃跑時的顛簸使其傷口不斷撕裂,又快成個血人了,但總還有一口氣息尚存。

張漠雨趴在地上,大口地嘔吐,小梅被撕裂的場景一直縈繞着他,就像是曾經母親被殺時一樣,那股血腥味十年了都沒有褪去。

眼淚、鼻涕,甚至鼻血都流了出來,混着嘔吐物攤了滿地。

莫川一副見怪不怪的樣子,隨意把肩上的男人丟在地上,靠坐在樹下。

「吐吧,吐出來就好了,那確實是很噁心的場面啊。」

「我第一次見到屍體的時候和你一樣,感覺胃裡的東西都吐光了還不夠,要把胃酸、胃,甚至是其他器官一起吐出來,還恨不得連續洗上三天澡,把味道全部洗掉,徹底忘記剛才遭遇的一切才痛快……」

「不!那不是噁心,」張漠雨吐完躺在旁邊,「是痛苦!你懂那種剛才還在跟你說話的人就死在眼前的感受嗎?」

「她是這個村子裏為數不多對我們好的人,她還很年輕,但是因為我死了!」

「我連最後答應她的事都沒完成,她奶奶也死在我的面前!」

張漠雨覺得頭很暈,怒吼着發泄,但腦海里想的是另一個對他好的女人。

她們一樣都不會再回來了。

莫川眼中少有地出現了迷茫,沉默不語。

「修行的意義我根本就不知道啊!我只是想學點本事有朝一日回學校裝個逼啊!」

「可現在才發現修行真的是很殘酷很殘酷的事!」

「我以為我成了修行者身邊的人就不會死了,因為我可以站在他們面前。」

「可他們還是死了!而且是因為我死的,都是因為我把他帶回村子才讓他們死掉的!」

「都是因為我啊!就和媽媽一樣……」張漠雨的聲音小的連自己都聽不見了。

曾經的男孩都以為自己長大了,覺得自己歷盡千帆,成了凱旋而歸的將軍。

你住進了富麗堂皇的宮殿,整個天下都對你俯首稱臣,你擁有了一切。

但男孩永遠是男孩,他們最大的夢想是回到小時候住的破舊平房,撲進母親的懷裡,輕輕的叫一聲「媽媽」……

可那不行了。

去絕望吧。

《大自由》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