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帝尊心尖寵,逆天狂妃很囂張
帝尊心尖寵,逆天狂妃很囂張 連載中

帝尊心尖寵,逆天狂妃很囂張

來源:google 作者:卿不負韶華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叱雲姝 赫連瑾

(煉丹,靈獸,空間,成長型女主)現代脾氣不好的女特工穿越到了御靈大陸,成為了天生失智廢柴少女慘遭四大家族聯合滅族後,少女無辜慘死,幸好有母親留下來的寶物,一朝觸發獲得葯田空間,內含靈泉一座,簽訂契約靈獸一隻,更是獲得頂級煉丹秘技一本,自此,叱雲姝開啟最強金手指,靈根全開,一路瘋狂升級,所有參與滅族之人,通通給我抬走!神話級神兵找上門認主可還行?各路大佬更是搶着收她為徒!叱雲姝對此不屑一顧:「都給我讓開,姐要單幹!」就是半路不小心招惹了神秘大佬,也不知道是吃錯了什麼葯,狗皮膏藥似的走哪兒跟哪兒,還時不時來個英雄救美!某日,叱雲姝流氓屬性上身,強行壁咚某大佬:「離我遠點,不然我就推倒你!」某帝尊:「靠近點,再靠近點,真的很上頭!」展開

《帝尊心尖寵,逆天狂妃很囂張》章節試讀:

「我並沒有嫌棄你的意思,你已經是我的契約靈獸了,那以後咱們就是夥伴了!」叱雲姝對着小紅鳥的真誠的說道。

小紅鳥聞言這才滿意了:「這還差不多,你現在可以看看你的右手手腕處有一個鳳凰圖騰,那就是我和你簽訂契約的印記!」

叱雲姝隨即抬起自己的右手,果然瞅見上面有個精緻的火紅色鳳凰圖騰。

「你現在才剛剛開了靈根,對於自身靈力的控制還不穩定,你試着氣運丹田,將身上的力量往丹田處引用」小紅鳥一副老成的模樣,開始指引叱雲姝運用靈力。

叱雲姝按照它的說法,重新坐回泉水之中,然後閉上眼睛開始運氣。

「憑靠你自己的意志力去催動你的靈力,因為你現在還沒有兵器認主,只能依靠自身搏鬥,那你就要學會把靈力灌注到你的手上,或者腳上,才能對對手打出實質性的傷害!」

上輩子作為一個優秀的女特工,熟知跆拳道,空手道,散打等各類近身搏鬥技能。

可以說,在實力相差不多的情況下,她近身搏鬥近乎沒有敗績。

她靜下心來,做到心無雜念的地步,將身上的力量往丹田處引導,她能明顯的感覺到體內靈力的流竄。

這對於她來說,還不算有難度,很輕易的就能掌握技巧。

「還挺聰明的,一點就會!」小紅鳥誇讚道。

叱雲姝內心很激動,用靈力打架這種事情,她還只在書裏面看過,沒想到有朝一日,她也能來到這樣一個神奇的世界。

只不過,這具身體的原主死的太冤屈,她的潛意識裏面還殘留着巨大的仇恨,那是被滅族以後,眼看着親人一個個慘死而留下的不甘。

既然她已經接受了這具身體,她現在就是這個世界的叱雲姝,頂替着她的身份,那就要完成她的夙願。

放心吧,我一定會為你和你的家人報仇雪恨!

「謝謝你啊小紅鳥,你叫什麼名字?」叱雲姝笑着問它,總不能一直喊人家小紅鳥吧!

「我沒有名字,我睜開眼的時候,就在這個山洞裏面了,整整三百年的時間,你是我見過的第一個人,現在你是我的主人了,你就給我取個名字吧!」小紅鳥奶聲奶氣的說。

叱雲姝紳手輕輕的點了下它的腦袋,看着它頭上的三根鳳凰呆毛,感覺它這個鳥也挺呆的。

於是……

「那你以後就叫獃獃吧!」叱雲姝笑道。

「為什麼叫獃獃,你的意思就是覺得我很呆咯?」小紅鳥再次炸毛。

叱雲姝語噎,沒想到這鳥居然知道呆的意思。

她感覺解釋道:「你誤會了,我們人間有個習俗,取個賤名好養活,可以健康長壽,我明明是為了你好,而且你不覺得,這個名字很可愛嗎?」

叱雲姝說的跟真的一樣,獃獃一動不動的盯着她:「真的嗎?你不是在忽悠我吧?」

「不騙你,我是那種人嗎?咱們倆可是夥伴!」叱雲姝信誓旦旦的說。

獃獃看她一臉的真誠,所以就相信了:「那好吧,我相信你,我以後就叫獃獃了,我是有名字的小鳳凰了!」

獃獃撲閃着翅膀,繞着叱雲姝飛來飛去,看起來特別興奮。

這個傻鳥還真是單純吶,叱雲姝都覺得有罪惡感了。

「獃獃,我的名字叫叱雲姝,你以後可以叫我姝姝!」

獃獃聞言,停在她的肩膀上,點點它的小腦袋,呆毛跟着一晃一晃的,煞是可愛。

「姝姝,你的名字真好聽!」獃獃發自內心的說。

「是嗎?我也這麼覺得!」一人一鳥聊天的畫面非常的和諧。

叱雲姝在泉水裡泡了一會兒就出來了,這泉水是恆溫的,泡在裏面不會覺得冷。

從池子里爬出來以後,叱雲姝開始在山谷裏面轉悠,到現在她才開始回想自己是怎麼突然到這裡這裡來的。

記得當時是她娘留下的七彩寶石項鏈發出耀眼的強光,她一閉眼一睜眼的瞬間就直接到了這裏面,難不成和這條項鏈有關?

摸了**口,項鏈還在,依舊閃着微弱的光芒,她仔細端詳這塊寶石,是一個六芒星的形狀,被金子包裹着,非常的精緻。

山谷四面環山,谷中有一片大花田,這裡非常的廣闊,一時之間應該找不到出去的路。

「獃獃,你知不知道怎麼從這裡出去?」叱雲姝看着它問。

「沒用的,我曾經嘗試過飛出去,但是根本飛不到盡頭,更別提找出口出去了!」獃獃拍拍小翅膀道。

「沒有盡頭?」叱雲姝疑惑了,這個地方實在是太奇怪了。

她把寶石握住手心,心裏面想着要如何才能出去,寶石在手心閃耀了一下,白光乍現之間,叱雲姝已經身處之前的那片空地,玄冰鹿的屍體還擺在那裡。

而站在她肩膀上的獃獃也出來了,一人一鳥大眼瞪小眼!

「嗯?怎麼回事,這裡是哪裡?」從來沒有出過洞的獃獃對外面的世界充滿了好奇。

它撲騰的翅膀四處打量,然後停在死去的靈獸面前。

「紫階靈獸!」它看着玄冰鹿的身體,然後用自己毛茸茸的腦袋蹭在玄冰鹿的額頭上,下一秒,靈獸的屍體開始變得透明,然後星星點點的消失不見。

「你做了什麼?」叱雲姝不明所以。

獃獃聞言,回答道:「這是我自身攜帶的天賦,可以度化死去的靈獸,說直白點也就是讓他們超生!」

超生?那她的母親和父親呢?一股子悲憤湧上心頭,叱雲姝的眼淚落下。

「過來,跟我去一個地方!」叱雲姝對獃獃說道。

獃獃不明所以,只是跟了上來,它能感受到自己的主人不開心。

叱雲姝一路來到她母親秋意濃隕落的地方,這裡擺着十幾具屍體,是四大家族的人,秋意濃捨命拖住了這些人,自己卻永遠的留在了這裡。

可叱雲姝獨獨沒有找到她的遺體,在周圍找了個遍也沒有找到。

獃獃只知道她在找東西,卻不知道她在找什麼。

「姝姝,你在找什麼?」

《帝尊心尖寵,逆天狂妃很囂張》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