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渡凡
渡凡 連載中

渡凡

來源:google 作者:一朵白蓮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一朵白蓮 奇幻玄幻 李翱

有人說過:「修行是知其不可為而為之」也有人說:「修行是有所為,有所不為」還有人說:「修行是無為而無不為」李翱就不一樣啦,李翱是:為所欲為……從此以後,修仙界多了個散修他平生只做三件事:殺人、放火、斬妖魔展開

《渡凡》章節試讀:

「呀,」段靈站在寢殿門口,驚喜道:「湘蓮師妹,原來你住這裡啊,咱們的寢殿挨着呢,以後大家互相串聯,可就方便多了。」

李翱不懂她嘴裏說的「串聯」是什麼意思,索性也不多問,只是低頭不語。

段靈見他興緻缺缺,便告辭了。

李翱剛送走段靈,立刻警戒四周,隨後從袖子中掏出那捲「血書」。

他凝目定睛仔細觀瞧,見上面寫道:

「夫,生於宇宙之間,誕於一點靈光,藏於胞胎,而後覺靈見性;自性一水一火,一升一降,不識不知,無作無為……」

李翱看過幾章,當即合上書卷,心中澎湃如潮難以平靜:「是了是了,似這般金玉良言,方為正統修行之法,絕非欺世盜名之書,我當認真研習,才是正途。」

這北述宗功法《覺靈章》開篇一部,到了李翱手中,他如獲至寶,迫不及待的按着書中法門暗自吐納起來。

可任憑李翱如何運氣,就是感受不到那傳說中的「靈氣」。

一次感受不到,他便兩次,兩次引氣不成,他便三次;三次四次一過,李翱耐心漸去,煩躁起來。

「莫非是慶忌誆騙我不成?」李翱橫眉立目,心頭火起:「好你個該死的舔狗,我饒你一命,已然是犯了大忌。你不思報恩,居然還敢誆騙我,看我這就去後山將你活埋!」

他從床榻之上,一躍而起,氣沖沖打開殿門,剛來到走廊,新月映雪便到了:「湘蓮師妹,你急忙忙,這是要往何處去。」

李翱當即收了怒容,顯現出一副笑臉,溫柔道:「小妹性急一貫如此,二位姐姐不必介懷。」

「正好,我這裡剛分得一些『靈植種子』,你快來看看,」說著,新月掏出一個米黃色綢子荷包,荷包內有幾顆種子。

「新月師姐,這是何物啊,」李翱一見此物,疑惑道:「咱們太初劍宗以劍為尊,怎麼還種上花花草草了。」

「咯咯,」映雪笑着拉住李翱的手,再次來到寢殿,耐心解釋起來。

三人正談話間,李翱旁敲側擊道:

「二位師姐,你們初次修行,是如何感受靈氣的,又是如何引氣入體的呢。」

新月映雪對視一眼,耐心回道:「湘蓮師妹,這引氣入體一節極為關鍵,非靈氣充盈之地不可為之,不然有身死道消之危。」

李翱不解其意,趕緊又問,他孜孜不倦之下,這才意識到自己以前有多麼愚蠢。可笑修士的一些常識,他竟然也不知曉。

原來,天下雖大,卻也不是哪裡都能夠修行的。浩瀚無垠的堯安部洲,僅僅只誕生了十個宗門,便已經是極為難得之事了。

靈氣也並不是哪裡都能有的,除去十大宗門佔據的一些雄山大脈,以及一些極為危險障毒之地,能夠供養修士修行的地域,可謂少之又少。

君不見,散修的日子,有多麼難過。

靈氣尚且如此短缺,靈石礦脈這種固體資源,更是極為稀缺,甚至到了修士為靈石引發宗門大戰的地步。

李翱來到這裡三年,第一次聽說這種常識,他回想起冰牙教派的那個女殺手,不也靠着凡俗之地觸摸到臨原之境了么。

難道說,冰牙教派的修行功法,比之十大宗門還要來得正統玄奧么。

新月道:「尋常人也有可能觸摸到臨原,但如水中浮木,無根無憑,不可長久,只是虛假繁榮而已。」

李翱懂了。

當初在美良川,難怪自己可以憑藉「大力丸」的功效,一拳便擊退了她。原來不是自己神威大發,而是對方的「水平不行」。

正如新月所說,尋常人若是想踏上修仙路,功法、資源、機遇,缺一不可。

這裡說的資源,便是大宗大派背後的靈山靈脈,以及丹藥法寶,乃至前輩師父們的教誨。

宗門利用背後的靈石靈氣資源,聚攏培養門下弟子,再利用這些弟子修出神通法寶形成戰力,然後爭奪守護門內資源,如此形成一個良性循環。

久而久之,一些戰力強勁的宗門便脫穎而出,逐漸形成如今的十大宗門勢力,縱然民間有一些小門小派,終究是浮萍散修,構不成什麼威脅。大宗大派也就聽之任之,不再追究他們。

李翱慢慢消化着自己聽來的常識,他暗自總結着:

「十大宗門就像是寡頭公司,壟斷了所有的業務,聚集了所有的精英,賺取了所有利潤。偶爾有一些小魚小蝦漏網,也是他們刻意放過,只是不屑為之。

「看來,要想在這裡混下去,不可避免要仰望這些龐然大物的鼻息。

「還有,慶忌給自己默寫的功法,應該是真的。之所以引氣入體不成,原因就在於靈氣不足,地點不對。」

李翱心頭苦笑,原以為有了功法傳承就可以「海闊憑魚躍,天高任鳥飛。」看來是自己痴心妄想了,修行一途若是沒人領自己入門,只怕窮極自己一生,也未必能搞出什麼名堂。

為今之計,想要佔太初劍宗便宜,利用她們的靈氣資源修行,就必須成為她們的弟子。而要成為她們的弟子,又必須過「根骨靈原」那一關。

自己的男兒身瞞得了一時,瞞不了一世,終歸有露餡的時候。到那時,只怕這女宗十萬八千劍修,要追殺自己到天涯海角。

「唉,」李翱想到此處,禁不住長嘆一聲,甚為凄涼。

映雪笑了:「湘蓮師妹,你不必憂慮,咱們太初劍宗弟子雖多,卻不愁靈氣資源不夠,只要你過了測靈台,師尊自會為你調配練功房。」

「多謝師姐寬慰,實在感激不盡。」李翱心性堅韌,並不為困難嚇倒,他旋即給自己指定了幾個策略:

一,不管能不能修行,先要將《覺靈章》開篇背熟,然後銷毀證據,不可以給別人落下口實。

二,繼續偽裝「李湘蓮」的身份,最起碼也要在太初劍宗觸摸到臨原之境,再圖它策。

三,利用一切機會,學習掌握關於修行的常識,像今天這種低級錯誤,不可以再犯了。

說來說去,還是吃了沒文化的虧。

《渡凡》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