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都市最強狂神
都市最強狂神 連載中

都市最強狂神

來源:google 作者:半隻涼鞋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秦媛媛 蕭羽 都市小說

蕭羽活了五千年,死不了,也老不成,這搞得他心情有點差,所以還請沒事別招惹要是惹怒了被暴打一頓,他還會狠狠地告訴你:「我的世界,沒有能與不能,只有想與不想」展開

《都市最強狂神》章節試讀:

  炎夏,魔都。

  紙醉金迷的紅塵之城,夜晚在紅紅綠綠無數燈光的照耀之下,讓燈火通明的魔都,更加璀璨,華麗。

  街道上,時不時會傳來各種名貴跑車的轟鳴聲,不斷引得無數女孩兒尖叫。

  「轟……」

  一艘媒體直升機盤旋在中心經濟大廈周邊,正播報着近日的新聞雜誌。

  「……據悉,日前,號稱不敗戰神的西域拳王金波暴斃慘死在家中最新消息出爐……」

  「警方初步判定,西域不敗戰神金波死因為謀殺,根據屍檢傷痕判斷,死者金波極可能是在知情情況下死在兇手亂拳之下,手段兇殘至極。」

  「這以是本周第三起凶殺案,兇手極有可能是同一人目前,警方還在進一步追查兇手,事件還在進一步擴展中,未避免慘劇再度發聲,請廣大民眾若發現可疑人員,請第一時間上報……」

  廣播結束,所有人無不感到震驚。

  「西域不敗戰神可是身經百戰的拳王,怎麼可能被人亂拳打死在公寓!?」

  「金波可不是善茬,什麼人能悄無聲息之下幹掉這樣一頭怪物?」

  「殺人兇手!我敬你是條好漢!」

  中心大廈,九十九層大辦公室。

  「媽的!金波那傢伙也死了……還是被被最自己最擅長的戰鬥方式打成死狗,未免太憋屈了吧!」

  窗邊,一名身着尊貴西裝,身形高大健碩的光頭男人叼着雪茄,大大咧咧的說道。

  這時,一名保鏢走了過來。

  「老闆,其他企業的老總已經到齊,沒有缺席者,不知是否要讓他們到辦公室……」

  保鏢話沒說完,就被光頭男人打斷。

  「會議半個小時後開始,讓那群流浪狗在大廳等就好,我要去休息一會兒。」

  保鏢退下,光頭男人看了一眼腕錶。

  圓桌騎士!

  這種手錶可不是一般的土豪就能擁有的,由於造價昂貴,產量稀少,沒有身份,就算再有錢也別想指染。

  這名光頭男人,就是這棟大廈的主人。

  盛世集團的總裁杜林堡,擁有多間電視台、多份報社、投資巨額資金於電影、唱片業,富有且形勢極度高調,是城內惹人注目的傳媒大亨。

  命令幾名保鏢守候在門口,杜林堡回到了休息室,但剛關上門,步子卻突然停止。

  一個身影,坐在高檔的茶几前,背對着杜林堡,雖然看不清相貌。

  但可以肯定,對方很年輕。

  寫字樓的工作人員?

  很顯然不是,還沒有人放肆到來杜林堡的專屬休息室,他親兒子都不敢。

  出於本能,杜林堡想要後撤,但被一個聲音打斷了動作。

  「勸你別碰門,否則會死的更快。」

  「你是……殺手?」杜林堡眯眼,說道。

  「殺手?」蕭羽頓了頓,淡然的說道,「我沒有這層身份,但殺你,卻是真的。」

  這時,杜林堡已經來到了蕭羽對面,坐下後,才看清對方的容貌。

  面貌年輕人,樣子看上去只有十七八歲,非常普通,是那种放到人群中絕對無法讓人注意到的角色。

  杜林堡很吃驚。

  這棟寫字樓,每層都有十個以上的保安,而且每層都有警戒機關,森嚴的像個堡壘,想要混進來,理論上……幾乎不可能。

  這個年輕人,給他的感覺……非常詭異!

  「不用關心我是怎麼進來的。」蕭羽似乎看穿了杜林堡的想法,並一針見血的說道。

  強行不讓自己恐慌,杜林堡語氣有些不穩的說道:「無論你的僱主是誰,我都出比他高出三倍……不!五倍的價格!你去反咬一口……」

  「我現在就可以付給你現錢!」

  他堅信,任何殺手都抵擋不住這種誘惑,不就是錢嗎?他有的是!

  但蕭羽臉上卻看不出任何的動容之色,緩緩搖頭,說道:「我說過了,我不是殺手。」

  「兩年前,你手下那個狗屁拳王殺了我的一個舊識,本來判的死刑,你卻出錢保釋了他,昨天我把他打死,今天順便把你也解決了。」

  杜林堡眼神凜冽,慘死的金波,之前確實很長一段時間都是他的殺下,背地裡殺人放火的事可沒少干……

  但因為身後有杜林堡這尊大佛,金波四處胡作非為,幾乎就是個十惡不赦的畜生。

  而恰恰……這些都是本人杜林堡默許的。

  「你是……來報仇的?」片刻後,杜林堡沉聲說道。

  「可以這麼認為。」蕭羽一笑,說道,「我不喜歡殺人,口袋裡既然有手槍,也可以自行了結,速度快點,我還要趕車。」

  聽聞此言,杜林堡也笑了,像是在看一個瘋子,說道:「這棟大廈有幾百個保鏢把守,你就是殺了我,自己也插翅難飛。」

  「這是你死了之後的事。」蕭羽臉臉色淡定無比,彷彿壓根不值一提。

  「呼——」

  杜林堡緩緩取出一把黃金沙漠之鷹,槍口慢慢對準自己的腦袋,在扣動扳機的一瞬間。

  突然!槍口極速的對準茶几對面的蕭羽。

  「哼,想殺我杜林堡,你還不夠資格!」

  「——砰!」

  「老闆!」門外的保鏢反應迅速,瞬間衝進了屋內,但看到屋頂的一幕,卻看到了讓他們這輩子都忘不掉的恐怖一幕。

  杜林堡仍然保持着舉槍的姿勢,腦袋上出現了一個致命的血洞,還在往外溢着鮮血,已經氣絕身亡。

  臉上,甚至還掛着死前的殘忍笑容,尤為瘮人!可他面前……

  明明什麼人都沒有!

  ……

  這件事不久便會徹底炸開鍋,甚至有可能封城,蕭羽剛出大廈就直接上了高鐵。

  高鐵上,蕭羽靠着列車窗邊,由於外面是黑夜,車內則是燈光,列車窗像是一面鏡子,映照出蕭羽年輕的面孔。

  如夜空中星辰般深邃的眼中,有着歲月的滄桑感,不像是他這個年齡該有的。

  更像是一名飽經風霜的老者。

  確實,蕭羽的外貌與他的年齡極度不符。

  但誰又能想到,這個看似只有十六七歲的少年,其實是個活了五千年的老怪物?

  從蕭羽踏上修鍊之路,至今已經將近五千年,漫長的歲月,卻無法在蕭羽身上留下任何的痕迹。

  生死,本應是最基本的自然法則,但蕭羽,卻彷彿已經被這法則無視。

  四千年前,蕭羽用了一千年突破至大乘境,在當時的修仙界還受到了不小的關注。

  結果,蕭羽卻未能飛升成功。

  因為,蕭羽的修為在剛步入大乘期巔峰不久後,修為又一夜間又跌落回了最初始的鍊氣期!

  當時,蕭羽的師傅還安慰他說,修鍊一路荊棘塞途,遇到坎坷千萬不要氣餒,修為跌落再重新修鍊就好。

  一千年後,師傅飛升,蕭羽剛剛步入大乘期巔峰的修為卻再次回到了原點。

  那時他以發現,自己的修為並不是徹底的作廢,而是一旦到達頂峰,便會不自覺的回到原點,完全是一個無解的死循環!

  只差離飛升一步之遙的時候,就會回到原點,有修為卻無法飛升。

  簡直要把人憋屈死!

  時光飛逝,如今的地球,靈氣已經瀕臨枯竭,就算蕭羽修鍊不再出現循環,註定也無法飛升。

  不過蕭羽已經看開了,與其走一條永遠走不到頭的路,還不如當一條鹹魚混吃等死,誰惹他,就拍死。

  通常來講,一個正常的修士,修為煉至大乘,就可以引起法則注意,從而離開地球,飛升上界。

  而如今的蕭羽,已經從一個凡人修鍊到大乘,再從大成跌落回凡人,反反覆復經歷了九個循環往複。

  列車飛馳,困意來襲,不再想關於修鍊方面的事,蕭羽昏沉沉的睡了過去。

  ……

  出了火車站,已經是第二天上午,蕭羽買了只炸雞一瓶啤酒,路上邊走邊吃。

  早在多年前,蕭羽就已經辟穀了,但他卻忍受不了嘴裏沒有油的日子,不吃東西就會感到飢餓。

  修鍊了五千年,就無法做到辟穀,簡直滑天下之大。

  冷不丁地,經過一家醫院時,蕭羽,突然停下了腳步。

  他嗅到了一股由暴虐、狂躁、陰寒交織而成的氣息……是怨氣!

  這種氣息,不應該存在於人間。

  循着怨氣的來源,眼神看向一個方向,在醫院門口,有一片被遮擋的陰影,而在陰影之中,一個女孩靜靜的站在那裡。

  蕭羽感受到的怨氣,就是由她的身上散發出來的。

《都市最強狂神》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