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毒癮纏身,禁慾夜總徹底病嬌了!
毒癮纏身,禁慾夜總徹底病嬌了! 連載中

毒癮纏身,禁慾夜總徹底病嬌了!

來源:google 作者:璃殤閣雪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夜清寒 現代言情 白姒

白姒前世撿了一個小可憐,給他取了名字,照顧吃伺候穿的最後……被他團滅了,額!心如死灰重生綁定系統,白姒發誓拼了命也要搞死他,守好自己老窩夜清寒被老婆關進小黑屋,老父親自找過來要人,夜清寒:你有事嗎?她說報復卻不知夜清寒早已深陷地獄,因為她愈發偏執病態又極端「姒姒,我的姒姒!」白姒:「將夜家主變成了變態瘋子?不,不是我,我就稍稍動了一點,就一點點而已,我是守法公民誒」眾人:你真守法!展開

《毒癮纏身,禁慾夜總徹底病嬌了!》章節試讀:

其餘的幾個人紛紛豎起大拇指,「牛掰了。」

這麼一碰,白姒也將夜清寒拋之腦後,扯出一抹笑。

到了最後,每個人都喝得醉醺醺的,白姒還是被司機送了回來。

夜清寒被包紮好,止血上藥後不多時就醒了,滿懷欣喜睜開雙眼,卻空無一人。

上一世白姒將他撿過來之後,直到他醒來

都守在他的身邊,現在她在哪?

夜清寒心裏慌了,強忍着脫力從床上爬了起來。

卻因為失血過多再次重重地磕倒在地上,鳳眸染上一抹紅色。

掙扎着想去找她,被聽到響聲進來的傭人闖進房間攙扶起來。

隱匿下眼底的渴望,啞着聲音詢問,「誰救了我?她在哪?」

此刻的他模樣蒼白,卻掩不住一身的矜貴和氣場。

「小姐馬上就回來。」

她不在嗎?

面色雲淡風輕,手心卻出現一排紅印,指甲嵌入肉里。

好一會兒,他才似乎聽到碎雜的腳步聲。

夜清寒壓制着心底的激動,強撐着走出房間。

白姒被傭人扶着下車,走路歪歪扭扭的。

朦朧地似乎看到一個身影朝她迎來。

夜清寒來到女孩跟前,空氣中盡數是濃烈的酒氣味。

白姒看清眼前的輪廓,一把抓住夜清寒的手腕,眼底有些暈紅。

她想質問他,問他為什麼這麼算計自己。

白家養他的那些年是不是都讓狗吃了,到了最後也要置白家於死地。

他的那顆心怎麼就——捂不暖呢?

但隨後只是嗤笑,低下頭笑自己愚不可及。

他對自己都沒有過真心,又何來背叛呢?

夜清寒不知道白姒為何抓着自己此刻哭笑不得。

只是眸底盛滿了激動和滿足,又回來了,他的姒姒安安穩穩地站在這。

溫度是溫熱的,湊近還可以聞到女孩身上的幽香。

「你們幫她煮些解酒茶,再添幾塊柚子糖。」嗓音溫潤。

「我們知道,先生好好休息吧。」幾個扶着白姒的傭人並不打算搭理他。

徑直扶着白姒到了卧室。

夜清寒不在意地看了白姒良久,鳳眸止不住地上揚,唇角抿成一條線。

洛澤宇看兩人的行為,說不出的怪異感。

……

第二天,白姒醒來後就到了夜清寒的房間里。

頭髮肆意地順着肩膀垂下,打着細卷,整個人慵懶且嫵媚。

床上的人似乎還沒有醒,唇瓣也蒼白不已。

「這時候看起來可真乖啊。」

找了個凳子隨意坐下。

響聲讓他的睫毛輕顫了幾下,幾次後終於睜開眼。

「白——白小姐?」

鳳眸里儘是還未褪去的迷離,疑惑地看着白姒。

再加上俊美不羈的顏值,讓人忍不住想要淪陷他的漩渦。

「怎麼樣了,感覺好點了嗎?」,白姒就這樣掛着淡淡的笑容,開口詢問。

「嗯,好多了,謝謝白小姐。」

「你怎麼知道我是誰呢?」

白姒有些不解,眼底冰涼地盯着夜清寒的眸子,帶着些殺氣。

夜清寒含笑道:「照顧我的醫生,他們說是你救了我。」

「這樣啊。」,白姒故作恍然大悟地點點頭。

紅唇又是輕啟,「那養好傷,就離開吧。」

夜清寒卻像是有些懵了,被子下的拳頭握得作響,面色更是煞白。

「我——我好像不記得——什麼都不記得了。」

妖冶的鳳眸染上幾分紅色,雙手突然緊抱着頭,一臉痛苦。

若不是死了一次,白姒怎麼也想不到他這是裝出來的哄騙自己的。

真該給他頒發一個奧斯卡小金人,白姒淡漠地坐在一旁看着他演戲。

夜清寒咬着自己的嘴唇,嘴中瀰漫著血腥氣。

悶哼一聲,吐出一大口鮮血,灑在被褥和衣服上。

身子搖搖欲墜,下一秒直接栽倒在床上。

白姒眉宇間更加冰冷,為了騙自己可真是不遺餘力。

「喊醫生。」

幾個人進來給夜清寒查看身體,白姒就在一旁看着。

「怎麼樣?」

「身體受損嚴重需要靜養修復。」

「嗯,我知道了,這不還沒死嗎?」

白姒不在意地擺擺手,早飯時間到了,她去要吃飯。

夜清寒清楚地聽着白姒每一句,心口血淋淋的似乎要被一點一點碾碎。

但又安慰自己,他們才剛剛相遇,她對自己這樣是正常的。

可是這和上一世女孩對自己的態度完全不一致,似乎是涼徹的厭惡。

想到上一世最後她對自己的厭惡,夜清寒骨子裡都打着顫。

白姒和洛澤宇一起吃着早飯,她今天的口味似乎很差,吃得很少。

「怎麼了?」

白姒眸光動了一下,緩過神,隨即一臉嬉笑地看向洛澤宇。

「怎麼了小帥哥,今天打算喜歡我了?」

「閉嘴!」

洛澤宇感覺她的嘴不是一般的欠。

但也是因此得以讓他很快地接受一個新的環境。

「沒事,你繼續吃吧小帥哥,我好了。」白姒站起身離開餐桌。

白淵背後的勢力不容小覷,她必須儘早搞清其勢力來源,做好防範。

只是簡單包紮上藥,夜清鳳眸獃獃的看着虛空。

咀嚼白姒剛才的每一句話。

又想到見到的洛澤宇,她怎麼會知道他在彼岸生死,又為什麼要去找他?

一切似乎都被戳破了,不僅自己重生了,姒姒也帶着記憶。

那麼別說喜歡了,姒姒不殺自己他都該慶幸了。

一時間夜清寒有些不知所措的惶恐。

「醒了?」

白姒一進門就看到俊美的男人正着神色盯着空氣。

「白小姐,你來了。」,夜清寒掙扎着起身。

「想什麼呢這麼認真,想——怎麼殺了我嗎?」

白姒俯下身無辜地勾起唇角,帶着猜測。

「沒有,我沒有。」

夜清寒慌忙地解釋。

這一句似乎狠狠地刺痛了他的神經,一下就疼到不能呼吸。

「那你記起你的名字嗎——白淵?」

最後的幾個字幾乎要湊到夜清寒的耳邊,像是惡魔的囈語。

夜清寒瞳孔猛然炸裂。

淚水幾乎是霎時湧出,划過臉頰,滴落在衣服上。

「姒姒,我——」

夜清寒嗓子啞得不成樣子,直接將女孩撲倒,欺身而上,着急地吮吸她的氣息,感受屬於她的溫熱。

咬上白姒的紅唇,用力的品嘗着。

「姒姒,姒姒……」

每一聲都寄含了極致的思念和深入骨髓的疼痛。

《毒癮纏身,禁慾夜總徹底病嬌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