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反派惡少:我真不是敗家子
反派惡少:我真不是敗家子 連載中

反派惡少:我真不是敗家子

來源:google 作者:狼女小姐姐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伯爵府嫡子 南宮宸 奇幻玄幻

千年殺,爆!殘暴狼牙箭,自動追蹤目標,如花朵般綻開,爆!掛逼南宮宸5級煉體期對戰玄者36級幻影(瞬移),戰鬥提前預判5秒,高電壓防狼手套,直接秒了老子等級不如你,打不蠃你,還陰不贏你么千年殺,給我爆爆爆!全場震驚南宮宸,伯爵府嫡子,被人敲了悶棍,從九龍寒冰棺里聚魂而歸,開局開啟大敗家系統只要敗家,就能獲得各種爽炸天外掛敗家系統不提供敗家金,南宮宸走上種田賺錢之路開創啃得雞,九龍寒冰雞,加入萬能解毒丹,殺細菌,滅病毒,解一切之毒賣超級洗髓丹,幫普通人洗髓踏入修者之路種馬鈴薯,玉米,紅蕃,抗譏荒……簡介短小,請看正文【反派+種田+爽文+玄幻+系統+宮斗宅斗+腦洞】展開

《反派惡少:我真不是敗家子》章節試讀:

祠堂里有一間會議室,很大。

左右兩邊擺放桌椅,中間是兩個主位,分別是南宮家大長老和伯爵府老太太的座位。

左右兩邊依次是伯爵府大房、二房、三房,隨後是家族的二長老,三長老……以及家中有表決權的弟子的位置。

南宮宸來的時候,參加會議的人,已經來了一大半。

入眼就是史春梅,她帶着面紗,透過薄紗,依舊清晰可見她的臉,腫得如同豬頭。

她身邊有一個年輕的男子,彷彿家中嫡子一般,在四處招呼着客人。

他就是史春梅的兒子,南宮俊。

「少爺,你可要提防着俊少爺呀。」來福小聲道。

「俊少爺從小聰慧,天資又好,在班級小組裡,中平偏上,武力等級更是從煉體期,晉陞為淬魂期,前途不可估量呀。」

「中平偏上很牛逼嗎?」南宮宸撇嘴:「什麼玩意兒,一個中平偏上就拽的二五八萬似的。」

「可是少爺您可是倒數呀。」來福道。

「少爺您從小愚鈍,天資差,學啥啥不會,武力等級0,連煉體入門都失敗了。」

「更是無靈根的渣渣,人家俊少爺可是有靈根的,而且還是火靈根。」

「火靈根,可做煉丹師,以後前途無量。」

南宮宸的額頭滑下三根黑線:「本少爺這麼差,就沒有一丟丟精通的東西,值得炫耀的?」

「精通的,有啊。」來福如數家珍道:「吃喝嫖賭倒是樣樣精通,敗家更是史無前例,蠻橫無理,兇殘霸道,惡名遠播。」

「您這樣的活閻王跟俊少爺這種上進的俊才相比,一個地上,一個天上。」

「偏偏您是嫡子,擋了俊少爺的路,外面都在傳,猜測是俊少爺給您敲了悶棍,要置您於死地,好給俊少爺騰地兒。」

「所以啊,少爺,您可得防着他。」

「哦!」南宮宸坐到自己的位置上,此時,老太太被人攙扶了進來,坐在了主位上。

而長老們也陸續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會議開始。

老太太握着龍頭棍,目光掃視了一下全場。

「今天,請各位長老來,是因為老身家中一些瑣事。」

「想必各位已經知曉,伯爵府最近鬧的沸沸揚揚的,讓大家看笑話了。」

「昨天,大房和二房產生了矛盾,大房還來找我,說是要要回,管家中饋。」

「你說我是給呢,還是不給。」

「大房是我兒媳,二房是我侄女,手心手背都是肉。」

「給了,侄女罵我胳膊肘往外拐。」

「不給,兒媳埋怨我偏心,這麼多年了,還當她是外人。」

「我左右都不是,所以,還是請各位長老,幫忙解決一下家中瑣事。」

老太太說完後,看了看大長老。

大長老發言:「今天我受老太太的邀請,來參加這個家族會議。」

南宮宸抬頭,看見一位滿臉皺紋,長着花白山羊鬍的老者。

「這是大長老,家族裡威望最高的,家族會議里如果少了他的話,那可是不算數的。」來福道。

「別看他老態龍鐘的樣子,他可是玄士法成,厲害着呢!」

玄臨大陸的武力等級是:

1、煉體;2、淬魂;3、玄者;4、玄士;5、玄修;

6、玄師; 7、玄尊;8、玄侯;9、玄王;10、玄皇;

11、玄帝;12、玄仙 ;13、玄佛 。

而每個等級又分為入門,皮毛,知曉,了解,通透,小成,大成,圓滿,法成。

每個小等級下面又有10個小等級。

可以分為粗略升級,也叫囫圇升級法,既大等級下面十個小等級。

以及穩固升級,也叫細緻升級法,既大等級下面是100小等級。

看不出來呀,大長老還挺牛逼的。南宮宸看着大長老,發現他看了南宮俊一眼,又盯着自己,特別是盯着自己頭上綁着的綁帶上,左右大量。

大長老道:「關於伯爵府的事,我也有所耳聞。」

「有什麼事咱們商量着來,不必動用武力。是非黑白,自然有長老們,為你們做主。」

「您誤會了,大長老。」史春梅站了起來:「外面的流言是假的,我怎麼可能對宸兒下黑手,置他於死地。」

史春梅開始為自己洗白,外面怎麼傳,她管不了,畢竟嘴長在人家身上。

可是在家裡,她不能容忍這樣的言論,於是她立馬反駁。

「不是你下的黑手,還會是誰?宸兒死了,誰的利益最大?」 伯爵夫人也瞬間站了起來,忿忿道。

祠堂里瞬間就竊竊私語起來,長老與長老之間,小聲的交流着信息。

南宮宸望了過去,在他不遠處的幾個人,就這麼聊着:

「這二房可真厲害呀,我昨天剛出門就聽見了消息,嚇得我趕忙回家教育我的孩子,兄弟之間,不可自相殘殺。」

「我早就知道了二房厲害,不然她一個區區妾室,怎麼可能管理府中中饋,可見手段真厲害。」

「可不是嘛,你們不知道啊,當年她許配給了一個財主當正室,人家聘禮都下了,她死活不願意,未婚就把肚子給弄大了,一打聽原來是伯爵大人的種,這才帶球進府,做了二姨娘。」

「嘖嘖,我第一眼看見她的時候,就知道她不是善茬,你看她長得那個尖酸刻薄樣兒……」

……

南宮宸聽得津津有味。

史春梅的臉,都綠了。

昨天叫俊兒是送銀兩,只給最重要的幾個長老送了過去,此時想想真是後悔。

這些長老居然長了八婆嘴,嘴怎麼這麼賤呢。

再這麼議論紛紛下去,對自己很是不利。

史春梅瞬間大吼起來:「真不是我派人給宸兒敲悶棍,你們要相信我,我沒做過這樣的事,我發誓。」

「我是他二娘呀,我怎麼可能做這種事,老爺要是知道了,還不剝了我的皮。」

「再說,宸兒做了多少壞事呀?天知道這事是誰幹的。你們可不能把這事污衊在我頭上。」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着南宮宸,特別是他綁着的繃帶上,這悶棍打的可真狠啊!

南宮宸摸摸鼻子,一副史春梅,你儘管編,看有沒有人信的模樣。

史春梅見大家都不信,立馬看着伯爵夫人:

「要照你們這麼想的話,我還懷疑是你把老爺推下烏河呢!」

「畢竟你和老爺,一向不和。你懷恨在心,將老爺推入烏河。」

「你放屁!」伯爵夫人怒目而視,昨天那巴掌還是打輕了,她真後悔沒多打她幾巴掌,打爛她那張爛嘴。

「別吵了。」大長老呵斥:「吵就能解決問題嗎?」

「我們是來解決你們管家中饋的問題,你們都在扯什麼!」

「大房,你來說。管家中饋的事,你的意思是……」

伯爵夫人向大長老服了服禮:「我是妻,她是妾。」

「自古以來,正妻管理府中中饋。我是正妻,向婆婆要回府中中饋,乃天經地義,名正言順。」

史春梅也向各位長老行了行禮:「各位長老明鑒,管家中饋原本是姐姐管理,但宸兒犯了大錯,老爺杖責宸兒,姐姐心痛,和老爺頂嘴。」

「老爺說姐姐慈母多敗兒,把姐姐禁了足,還奪了管家中饋,讓我管理。」

「不是我這個當妾的不識抬舉,而是這個管家中饋是老爺讓我管理的。」

「如今沒有老爺的命令,姐姐你怎麼可以說要回去,就能要回去的。」

伯爵夫人冷笑:「老爺如今生死不明,家中我最大,我不管理,難道還輪得到你一個妾來管理。」

「老爺寵妾滅妻,就已經淪為笑話,如今正妻身披黃馬褂,讓妾管理府中中饋,豈不是要讓天下人恥笑!」

史春梅道:「姐姐如果非要管理的話,那妹妹只能說,分家。」

分家?此話一出,眾人倒吸一口涼氣。

南宮宸也有些詫異,這個妾,還當真囂張跋扈啊!分家,也是她一個小妾,敢染指的。

果然,分家一出,伯爵夫人就被氣到了。

「分家,你憑什麼?」伯爵夫人道。

史春梅冷哼:「憑宸兒是個大敗家子,憑宸兒不學無術,憑宸兒,欺男霸女,揮霍無度,憑宸兒靈根都沒有,如何帶領南宮家族走向輝煌?」

「我家俊兒,可比宸兒優秀多了。俊兒從煉體期,升級到淬魂期了。」

「俊兒有靈根,而且是火靈根。」

「火靈根,眾所周知,可以做煉丹師。」

「煉丹師的前途,是最光明的,我準備給俊兒找一個厲害的煉丹師老師,讓他加入煉丹師工會。」

「俊兒如此聰明伶俐,成為一個大煉丹師,指日可待。」

「而反觀宸兒,他會什麼,除了敗家就是敗家。」

「不分家,宸兒要是把南宮家敗光了,把我兒子我女兒,我們一家老小,全拖下水,露宿街頭嗎?」

「我兒大好青年,前途光明,我閨女蕙質蘭心,花容月貌,可要靠着伯爵府嫁個好人家。」

「你那敗家子要是把家敗光了,你要我們娘三跟着你兒子陪葬嗎?」

啪!南宮宸再也忍不住,拍案而起!

「老子吃你家大米飯了,吃你家老母雞了,花你家銀子了,敗家敗到你家了?」

「小門小戶,窮了吧唧的,敗也是敗歐陽家的錢,何時拿過你史家一針一線?」

「不就吃了伯爵府幾粒米,就左一句敗家子,右一句敗家子,真當伯爵府就是你私有財產,你兒才是嫡子,你才是正妻!」

「搞清楚,吃相不要太難看,動不動就想着自己是大夫人,要不要點B臉!」

「還有,南宮俊也僅僅是一個中平偏上而已,也沒有什麼多值得驕傲的,看把你能耐的,全校第一也沒你這麼得瑟,屁兒都要翹上天了。」

「不就是從煉體期,晉陞為淬魂期嗎?渣渣!」

「不就一個火靈根嗎?鄉巴佬!」

「那是老子不願意,老子願意,歐陽家的火麒麟果,老子吃上一口,別說火靈根,無屬性靈根,老子都要給他凝聚出來。」

《反派惡少:我真不是敗家子》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