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封少追妻又失敗了
封少追妻又失敗了 連載中

封少追妻又失敗了

來源:google 作者:古谷不咕咕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凌淺希 現代言情 盛紫妍

凌淺希對封司爵的愛慕,帝都無人不知,可因為一場意外,女人斷了對他的所有念想,轉身展開

《封少追妻又失敗了》章節試讀:

深夜,凌淺希獨自一人坐在偌大的客廳里,時不時地透過落地窗看向窗外,期待着院子里能夠傳來汽車駛入的聲音。
今天是她和封司爵的第二個結婚紀念日,但是夜已經深了,卻遲遲不見封司爵的身影。
偌大的別墅里,只有凌淺希一人。
凌淺希倒也沒有因為別墅里只有自己一個人而感到害怕。
這已經不是她頭一次一個人在家裡等着封司爵回家了。
她已經習慣了這種等待了。
時間隨着窗外的知了叫聲一點點流逝,凌淺希坐在沙發上不知等了多久,才見窗外有車燈的亮光閃過。
凌淺希看着那輛自己熟悉的車緩緩駛入車庫,立馬從沙發上站了起來朝着門外跑去。
凌淺希剛推開房門,就見自己心心念念的人背對着夜色朝着自己走了過來。
淡淡的月光落在封司爵的身上,顯得封司爵格外的冷冽,宛若是暗夜歸來的王者。
「阿爵......」凌淺希走上前想要挽住封司爵的胳膊,卻被封司爵給一把甩開了。
「你又玩什麼把戲?」
封司爵聲音異常的冰冷,說出這話的時候卻連個目光都沒有給凌淺希。
凌淺希因為封司爵的話有些失落的低了一下頭,但旋即又跟想到了什麼一樣抬起頭來看向走在前面男人健碩的背影。
「阿爵,」凌淺希快步走到了封司爵的前面,轉過身來擋住了封司爵的去路,「今天是我們結婚紀念日,我做了好多你喜歡吃的菜。」
封司爵聽了凌淺希的話,頓了一下腳步,隨後直接走進了家裡。
許是封司爵真的餓了,又或者是他想要看看凌淺希究竟是想要玩什麼把戲,於是徑直朝着餐廳走了過去。
餐桌上早已擺放了許多飯菜,而這些菜也如同凌淺希說的那般,都是他愛吃的菜。
精緻花紋描邊的盤子里盛放着的菜早已沒了熱氣,雖然這些菜色澤誘人,但封司爵卻沒有絲毫的興趣。
凌淺希一臉緊張的看着封司爵的動作,見封司爵走到餐桌旁,拽出一把椅子坐下來以後,這才鬆了一口氣,隨後殷切的拿起一雙筷子,給封司爵往碗里夾起菜來。
「阿爵,這些都是你最喜歡吃的菜,你......」 「凌淺希,你究竟想要做什麼?」
封司爵直接打斷了凌淺希的話,隨後從桌子上拿起早已倒好了的紅酒的高腳杯,微微轉動了一下高腳杯里的紅酒,隨後抿了一口。
凌淺希見封司爵這副模樣,有些許的失望。
從封司爵對她產生誤會到現在,只有短短的兩個月的時間,但是這短短的兩個月的時間,卻好像讓她和封司爵之間的關係,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封司爵,我在你眼裡就那麼的不堪嗎?」
凌淺希這句話,這兩個月已經問了很多遍了。
封司爵抬頭盯着凌淺希,毫無懸念的將他以前說過的答案又說了一遍:「對。
凌淺希,從你處心積慮的想要害你妹妹開始,你就應該想到你自己會有這麼一天的。
我現在不和你離婚,完全是因為......」 「封司爵,我說過了我沒有想要害盛紫妍,這一切都是她自己一手策劃的!」
凌淺希提高了自己的聲音,好似通過這種方式,就真的能夠證明自己是被冤枉的一樣。
「那場火不是我放的,你憑什麼就信了盛紫妍的話,認定我就是兇手,認定盛紫妍就是把你從火災里救出來的人?」
凌淺希說這話的時候,眼中充滿了絕望。
這話她從兩個月前,封司爵被搶救過來以後,就一直在解釋,只是封司爵從來都沒有相信過她說的話。
封司爵聽了凌淺希的辯解,嗤笑了一聲,又晃動了一下高腳杯里的紅酒,再度抿了一口。
只是封司爵剛想開口,卻臉色劇變,方才臉上嘲弄的表情,瞬間就變成了震驚。
他身上傳來的一陣陣的燥熱,在吞噬着他殘存的理智,也讓封司爵意識到,這紅酒里被下了葯。
凌淺希就算再怎麼氣封司爵不信自己,這會見到封司爵的反應,也不禁擔心起來:「阿爵,你怎麼了?」
凌淺希見封司爵的額頭上開始出現細密的汗珠,手忙腳亂的從紙巾盒裡抽了兩張紙巾出來,想要伸手給封司爵擦擦汗,卻在剛要碰到封司爵的時候,被他一把給推開了。
凌淺希被封司爵這突如其來的動作給嚇了一跳,向後踉蹌的推了兩步後,還是沒有站穩,直接摔坐在了地上。
「凌淺希!」
封司爵盡量的在隱忍自己的情緒,可是體內不斷傳來的燥熱,卻讓他直接讓他這個平時謙和的形象直接崩塌,「你怎麼這麼**?
居然做出給我下藥的事情?」
封司爵直接站起身來,居高臨下的看着跌坐在地上的凌淺希,臉上閃過一絲嘲諷。
「我沒有!」
凌淺希話音剛一落下,就見封司爵直接俯身將她從地上拽了起來。
凌淺希被封司爵踉踉蹌蹌的拽到了二樓的卧室里,還沒等凌淺希反應過來,她就直接被封司爵給甩到了床上。
「你還狡辯?」
封司爵沒有給凌淺希任何反抗的機會,直接壓在了凌淺希的身上,「當初紫妍將我從火災里救出來,這種功勞你都要缺德的去占,給我下藥這種事情對你來說又算的了什麼呢?」
「封司爵!
你放開我!」
凌淺希想要掙扎着起身,但終究抵不過封司爵的力氣。
凌淺希獃獃地盯着天花板上吊著的水晶燈,宛若一個破舊的玩偶——從封司爵在火災里被她救出來到現在,已經兩個月的時間了。
只是那個曾經滿眼都是她的封司爵,究竟什麼時候才能想起來,他和自己之間的感情呢?
凌淺希也不知道封司爵究竟什麼時候能想起來,有些絕望的閉上了自己的雙眸。
若是當初她早一點醒來,早一點在盛紫妍去看封司爵的時候出現在封司爵的面前,是不是封司爵就不會誤會是盛紫妍將他從火場里救出來的呢?

《封少追妻又失敗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