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分手後,影帝口嫌體直幫我提裙邊
分手後,影帝口嫌體直幫我提裙邊 連載中

分手後,影帝口嫌體直幫我提裙邊

來源:google 作者:藕片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崔棠 現代言情 顧喬璽

【雙C微虐高甜、斷愛自強、追妻火葬場、雙頂流、破鏡重圓、萌寶】崔棠曾愛顧喬璽愛到痴狂,假孕騙婚,以死相逼,終是沒能留住他分手前夜,抵死纏綿,天亮時,顧喬璽說:崔棠,你真賤!那天,崔棠躺在浴缸中割了腕,鮮紅的血流了一地……三年後,外娛稱為『人間清醒百變小海棠』高調回歸,與影帝顧喬璽首次合作竟是親子綜藝!節目中崔棠坦然溫淡,永遠公事公辦的樣子逼瘋了顧喬璽!後來,有人看到慣來高冷的顧影帝深夜出現在崔影后房門外,算盤落地,男人彎膝跪下,溫聲卑語:「吹吹,我後悔了……」再後來,每個紅毯之夜,崔棠身後總不缺男星為她爭搶着提裙邊,而那早已立穩了舔狗人設的顧影帝每次都會插隊提走她的裙邊眾男星跺腳:影帝了不起了?排隊了嗎上來你就搶!顧喬璽:我和你們不一樣,我這是持證上崗!眾男星疑惑之際,一道奶音從人群中傳來:爸爸,加油哦!眾人大驚,這不是模擬親子綜藝里崔棠和顧喬璽的『女兒』嗎?!展開

《分手後,影帝口嫌體直幫我提裙邊》章節試讀:

周日後背發涼,目光閃爍,「我,我不懂你在說什麼啊!」

顧喬璽臉色一沉,「周日,我再給你一次機會,說實話!」

周日被吼得雙腿一軟,立即舉手投降。

「我說我說,但你要跟我保證,你絕對不衝動……」

「別廢話,快說!」

顧喬璽隨後抬手捂住胸口,那股莫名的悶痛感又來了。

他心很慌,腦海里浮現崔棠那天看他的眼神……

心口驀地一痛,痛得連呼吸都有些困難。

「她,她……」周日支支吾吾就是說不出口。

顧喬璽壓抑着胸口前所未有的恐懼,喉結艱難滑動,「她是不是出事了?」

周日不敢看他,低着頭。「你,你先冷靜,現在情況只是有點複雜……」

顧喬璽再也沉不住氣,直接掀開被子下床。

「你不說我自己去找她!」

周日拉住他趕緊拉住他,「哎!你現在去哪找她啊,現在全星城誰也不知道她到底去哪了啊?」

顧喬璽愣住。

他回頭,盯着周日,「找不到她是什麼意思?」

周日放開他,重重嘆聲氣,「崔棠在21號凌晨割腕自殺了……」

話音落下,空氣徹底安靜了。

周日從未見過這樣的顧喬璽。

他渾身緊繃,曜石般的瞳仁輕顫着。

彷彿滿身的傲氣已被擊碎。

周日甚至覺得,如若崔棠真沒了,那顧喬璽估計會瘋……

-

自崔棠自殺的新聞爆出後,小區外就一直有記者蹲守着。

但顧喬璽堅持要回公寓,周日根本攔不住。

周日只能把顧喬璽車禍的消息放出去。

耍了點心機,故意拋出顧喬璽人在醫院的假消息。

果不其然,消息一放出,星城所有記者第一時間趕往醫院,蹲守的那些記者也不例外。

夜裡十點,黑色賓利駛入公寓地下車庫。

車剛停穩,顧喬璽便推開門下車,大步走進電梯。

這人腿長腳步生風,周日全程都是小跑追趕着。

電梯門關上,周日把準備好的口罩遞給他。

「祖宗我求你了,戴上吧?這邊都是監控!今時不比往日,誰知道這裏面會不會有狗仔潛進來呢,萬一被人看到你那就完了!」

顧喬璽俊臉陰冷,黑眸盯着不斷上升的數字。

此刻他滿腦子都是崔棠,其餘的他顧不上,也不想顧。

如果崔棠沒了,那這些名利於他來說又有什麼意義?

電梯抵達頂層,雙門敞開。

顧喬璽大步走出電梯,周日緊隨其後。

公寓門外,顧喬璽輸入門鎖密碼,按住門把的動作驀地一頓。

「怎麼了?」周日不解,低頭看了眼門把,「密碼換了?」

顧喬璽喉結滾動幾下,深呼吸一口,這才鼓起勇氣按下門把。

咔嚓—

門開了。

顧喬璽推開門,屋內漆黑一片,寂靜無聲。

這樣的黑寂,殘酷的提醒他,這不是一場噩夢。

他的吹吹,真的不在這裡了。

腳像生了根扎在原地,男人高大的身軀僵直,如勁松般一動不動。

周日瞥了眼走道的監控,是真急。

「祖宗,咱先進屋行不行?」

顧喬璽閉了閉眼,這才抬步走進去。

周日跟進來,伸手打開燈。

燈光亮起,顧喬璽第一眼便看到了茶几桌上的蛋糕。

漆黑的瞳仁猛縮,高大的身軀虛晃一下。

周日及時扶住他,「沒事吧?你說你,身體還沒恢復你跑這趟是受罪,她不在這裡,你來了也沒用……」

顧喬璽揮開他,徑直往主卧走去。

他的步伐不太穩,頎長的背影略顯狼狽。

周日神色有些複雜,怕出事也急忙跟上。

主卧的門沒關,顧喬璽往裡走了兩步,頓住。

他抿着唇,視線轉動,一寸一幕,全是他熟悉的。

床單還是他離開時的那套;

梳妝台還擺着她的護膚品;

衣架上還掛着她的睡裙;

整個房間也還殘留着她的氣息……

心口鈍痛,發白的唇用力抿着,空氣中的氧氣彷彿一下子被抽干,他感到前所未有的窒息。

「我打聽過了,她被送到醫院的時候雖然情況很危急,但還是能救的,而且帶走她的人據說背景很強,所以她現在應該還活着的,你別太擔心……」

「閉嘴。」

周日:「……」

「再說一句,我馬上退圈。」

周日立馬捂住嘴。

顧喬璽邁着機械般的步伐往浴室走去。

浴室門沒關。

滿地的鮮血,一路綿延至浴缸邊……

視線觸及那滿滿一缸的血水時,顧喬璽呼吸一凝,雙腿一軟——

『嘭』的一聲,膝蓋重重磕在地面。

周日聽見動靜立即衝進來,卻又在浴室門口猛地剎住腳。

浴室里,男人跪在地上,手捂着心口,慣來挺拔的脊背此刻微弓着,一抽一抽的。

他在哭,哭得很隱忍。

周日站在原地沒動。

片刻後,他抬手抹了把臉,轉身走出卧室。

客廳里,周日神色嚴肅,拿出手機撥通一個電話,「把人帶到公寓……對,就是現在。」

《分手後,影帝口嫌體直幫我提裙邊》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