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浮生人間共白首
浮生人間共白首 連載中

浮生人間共白首

來源:google 作者:沫鹿吖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墨凌 武俠修真 蕭雪菡

蕭雪菡活了百萬年,見過了太多的人類修士,可他是唯一一個讓自己停下步伐而非趕盡殺絕的捉妖師她挑逗他,迷惑他的道義,朦朧之間她動了情,錯誤的愛上了一塊冰煞若非渡劫登仙,妖和捉妖師之間只是空談她給的愛太過蠻橫,頑石一般堅不可摧,卻忘掉了自己是妖,怎麼能夠信任捉妖師?鬼忘川的一抔忘憂之水,了卻浮生痴情怨恨至此,茅山第一劍修浴火重生,也造就了妖族最後一代狐妖的隕落分分合合,分久必合「墨凌,你別傷我了,傷的我心肝疼」沒想到一個冰煞,也是會動情的,你知道嗎,你的道,在情面前一文不值展開

《浮生人間共白首》章節試讀:

此時此刻,原本平靜的水面頓時翻湧起來,一滴又一滴帶着鮮血的水珠飛向半空凝聚成了一個又一個的紅色字體,逐漸連成了一段話。

蕭雪菡,回來的時候好好想想,那些小東西的命和血月玉佩,你只能保證一個。

「他早就預料到了我們的計劃,看來他回天崖的消息是他故意走漏風聲的。」寒月這才意識到了自己被血臣耍了個團團轉。

「別說話了,趕快回去吧。」

……

雪林洞內卻是格外的熱鬧。

「死狐狸,等姐姐回來必定取你性命!」鹽月氣呼呼的大喊道。

血臣如同一個幽靈一樣妖霧環繞,死而復生的他早就解掉了茅山的散魄之毒,只是他的功力失去了許多,但是對付這些小卡拉米還是綽綽有餘的。

七位尾妖盡數被捆住手腳無法動彈,而墨凌在與血臣對弈良久也被活活擒拿。

「小娃娃想的挺美啊,你覺得你姐姐會不顧你們的安危來殺我嗎?」血臣桀桀怪笑,湊上前在鹽月**的脖間輕輕一嗅。

他面帶殺機,鹽月自小就沒有見過如此恐怖的妖怪,當即就嚇得閉上了雙眼。

鹽月三百歲出頭,在狐妖的壽命里屬於嬰兒一般,對於血臣這種修鍊邪功的老妖怪自然是上好的爐鼎,只是她修為不高,吸幹了也對血臣沒有什麼幫助,但是玩玩還是可以的。

「你放開鹽月,沖我來,欺負一個小孩子算什麼,你個老死不死的妖怪!」汐月指着血臣破口大罵,言語甚是難聽。

血臣卻是充耳不聞,提起鹽月就走到了浴池裡,粗魯地將她的頭按在了水裡。

「嗚嗚嗚!」

「咕嚕咕嚕。」

鹽月因為手腳被捆住,無法反擊,只能扭動着身體反抗,嘴裏一不小心吞下了一大口水,嗆得她想咳嗽,但又做不到。

「多喝點,洗洗你的嘴,個頭不大說話挺毒的。」

「血臣!」

血臣微微一笑,轉頭,肆無忌憚的他對上了汐月滿是仇恨的目光。

然後,一道紫色的妖氣精準無誤的穿透了汐月的左胸膛。

妖靈珠剎那間支離破碎。

「噗!」汐月狂噴出一大口鮮血,軟綿綿的倒了下來,幾個瞬息間就顯露了妖身,一隻三尾妖狐,隨即身子開始淡化,逐漸消失成為光點。

看到同伴死去,剩餘的存活的妖狐面露恐慌,當即就不敢多言,只能眼睜睜的看着拚命掙扎的鹽月慢慢地變得無力。

「你們,還要反抗的話,我不介意多動動手指頭。」血臣冷道,他提起被淹了個半死不活的鹽月,對着她露出了邪魅的笑容。

鹽月嚇了好大一跳,這個老妖怪的笑容真的是猥瑣到了極致啊!

山洞外,三個滿身鮮血的屍體被丟了進來。

與此同時,一道紅光直逼血臣。

血臣一把丟出鹽月,紅光卻幻化成了蕭雪菡,一把抱住了鹽月,然後迅速撤離,找了個安全的角落替她解開了束縛。

「姐!」鹽月嗚嗚的抱住了蕭雪菡的脖子,眼淚嘩啦啦的流個不停。

三道暗針,如似奪命之劍一般定位血臣,寒月早已出現在了血臣的面前,蓄力一抓。

血臣不閃不避的握住了寒月的手,然後輕輕一折。

寒月的手腕傳來了清脆的響聲。

豆大的汗珠從寒月的額頭滑落。

無法反抗,甚至無視了妖體防禦,寒月的左手被血臣直接折斷了。

血臣一拳打在了寒月的胸膛上,後者被擊飛十米重重的撞擊在了石柱上,背後頓時沁出了血漬。

寒月臉色蒼白,胸口劇烈起伏,忍受着折手帶來的痛楚。

他抬起手,不閃不避的接上了蕭雪菡的妖火。

「要是在往日,我不是你的對手,但是現在,你只有一成的修為,你拿什麼跟我斗?」

蕭雪菡冷哼一聲:「老妖怪廢話這麼多,話癆吧你。」

血臣鬱悶至極,怎麼一個又一個的都叫自己妖怪,你們不也是妖怪啊?

「我不過是想讓你多呼吸幾下新鮮空氣,不然等會兒就感受……」

蕭雪菡圓目睖睜,飛躍上前,一隻手抓住了血臣的手臂,吞天的妖力貫入血臣的左手,頓時他的手臂以肉眼可辨的速度開始發黑。

血臣不甘示弱,妖霧頓時包裹住了蕭雪菡的身子。

頓時,蕭雪菡的視線中的一切開始變得通紅。

而血臣早已不知所蹤。

再入血月領域,蕭雪菡如今站在一片漫無邊際的荒地上,頭頂是鮮艷至極的紅月,血臣漂浮在空中,貪婪的汲取着血月之力。

天地只剩紅灰二色。

蕭雪菡明白,血臣險些步入鬼門關,現在的身體不如從前,如今他卻再次施展領域,怕也是一個賭注,只要自己破開領域,他必然會受到重創。

而蕭雪菡的攻擊卻被漂浮在血臣身旁的血霧吞噬,根本到不了血臣。

血臣手指輕揮,漫天的血劍凝形,嗖嗖嗖的直衝蕭雪菡而去。

蕭雪菡結盾。

「轟!」

血劍一停不停的補充,在血月領域裏就是血臣的天下,他可以根據自己的想法自由操控血月進行不同程度的攻擊,而且他的妖力還能不斷補充。

四面八方草木皆兵,荒地之下時不時伸出幾隻觸手,深深的嵌入蕭雪菡的腳腕。

血月領域,貌似比先前更強了。

劍雨不斷,蕭雪菡的身上血跡斑斑,早就分不清是血水還是自己的鮮血了。

蕭雪菡仰着頭,對着血臣抿唇一笑。

「狐妖一族,你永遠不配為王!」

她拿起了玉佩,鮮艷欲滴的一顆精血,正是自己父親的心頭血。

血臣的臉色終於變了:「你住手!」

成千上萬的血劍破開了蕭雪菡的防禦,直接將她穿了個透心涼。

而蕭雪菡此時此刻已經打破了血佩,當著血臣的面咽下了那滴精血。

一口鮮血從蕭雪菡的口中噴出,她握緊拳頭,接受着父親的鮮血帶給自己雄渾的力量。

百年前,狐妖一族族長殞命前,將自身的心頭血滴在了血月玉佩里,傳給下一任妖狐王。

不到萬不得已不得動用心頭血,因為一旦玉佩受損,她也失去了繼任下一任妖狐王的機會了。

幾個瞬息間,蕭雪菡的頭髮已經變成了雪白,嘴角的尖牙沾着鮮血,兩隻毛茸茸的白色狐耳妖氣環繞,而她的背後,則是九隻雪白的狐尾。

罕見的九尾真身,蕭雪菡百萬年來只顯露三次,而每一次都會伴隨着對方的死亡。

血臣反擊,卻發現自己完全近不了她身,自己根本打不破玉佩的防禦。

他只能眼睜睜的看着。

吸收完畢之後,蕭雪菡恢復了四成的修為。

她睜開眼,鮮紅的眸子死死地注視着天空企圖吸收血月之力與她最終對決的血臣。

血臣操控着血月,天空變成了妖冶的鮮紅,圓月散發出令人眼盲的光芒。

「去死吧蕭雪菡,血魂散!」

「轟!」

蕭雪菡所在之處丘巒崩摧,沙塵四布。

煙塵散盡,令血臣瞪大雙眼的事情發生了。

蕭雪菡毫髮無傷的站在原地,遮天蔽日的妖氣竟然將圓月遮蔽的死死的。

「血臣,一個招,第二次就不新鮮了哦。」

血臣臉色煞白,因為他失去了血月的補給,渾身的妖力倒灌入了蕭雪菡的體內。

《浮生人間共白首》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