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淦,沙雕的我竟然覺醒了全系異能
淦,沙雕的我竟然覺醒了全系異能 連載中

淦,沙雕的我竟然覺醒了全系異能

來源:google 作者:懷姒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懷姒 紀林陽 都市小說

【異能+魔獸+救世】紀林陽是個沙雕,笑死人不償命的那種一朝醒來,他竟然穿進了一個人與魔獸並行的世界他是個無法覺醒異能的廢物少主?不,全系異能覺醒者是他,救世主更是他!然而剛穿進異世界沒有多久,封印竟然破裂,大批魔獸湧入魔都,魔都生靈塗炭他斬殺魔獸,搜集法器,從此走上了救世之路「魔都境內,魔獸禁行!」「我不成神,誰人救世!」且看一介沙雕如何在異能世界成神救世!(文筆不好,慎入!)展開

《淦,沙雕的我竟然覺醒了全系異能》章節試讀:

天雷滾滾,電閃雷鳴。

濃稠的黑夜籠罩着大地,預示着死亡的到來。

粗壯的閃電宛若紫色的騰蛇從雲間驟降到大地之上,霎那間,照亮了整片天空。

頃刻間,又湮消下去。

「不!」

一道凄厲的聲音破空而出。

懸浮在空中的男人一身戰袍,臉上血痕未消。

他轉身,從高處俯視着地上的眾人。

目光決絕。

「諸位,宿命使然,不可違背!」

「大家,保重!」

說完,男人頭也的不回的轉身,一步,一步走向虛空!

「魔都境內,魔獸禁行!」

「我不成神,誰人救世!」

男人的聲音帶着決絕。

黑暗的漩渦瞬間吞噬了那人。

轟鳴的爆炸聲響起,白光乍現,徹底驅散了陰霾。

「紀林陽——!」

世界歸於一片寂靜。

——————

魔都。

某地區。

一個喝的醉醺醺的男子正獨自一人走在空無一人的巷子里,周圍寂靜無聲,偶爾夾雜着幾聲難聽的烏鴉聲,襯得這黑夜壓抑無比。

「酒,真好……嗝,好喝。」

突然,男人踩到了什麼,摔了個四腳朝天。

疼痛傳到身上,男人瞬間就酒醒了大半,站起身來,忍不住罵罵咧咧。

「艹,真倒霉。」

凜冽的寒風吹過,男人感覺身上冷颼颼的,打了個冷顫。

「真他娘的見鬼了,今天這風有點邪門啊。」

男人嘀咕着,連忙轉身繼續往前走。

身後,一道魁梧的黑影不緊不慢的跟在男人身後,野獸般的叫吼聲在寂靜的巷子里更為恐怖。

男人瞳孔一縮,脖子僵硬的往後轉了過去。

空無一人。

「呵呵呵,幻,幻聽了。」

然而下一秒,男人瞳孔大睜,白色的眼球凸了出來。

「啊啊啊啊——」

凄厲的叫聲響起,僅僅片刻,就沒了聲響。

「滴答——滴答——」

什麼東西滴落在地。

昏黃幽暗的燈光將影子倒映在牆上,只見一個擁有兩個頭的魁梧身影正趴在什麼東西上啃食着什麼……

「吼吼吼……」

——————

嘿,紀林陽死了。

喏,瞅瞅,地上那個,染着一頭綠髮,鬍子邋遢,腳上踩着人字拖,身穿黑色大褲衩,大紅色短袖的男人就是他——

人見人愛,花見花開,車見車爆胎,鬼見鬼投胎,佛見佛發獃,狗見狗擺尾,豬見豬拱嘴的宇宙第一大帥比。

紀林陽是也!

事實上ni, 紀林陽是個不折不扣的沙雕,笑死人不償命的那種。

他的人生格言是:我是沙雕,不是很沙,但是很雕。

當然,作為一隻好奇心很重的傻崽,紀林陽曾經幻想過多種死法:撐死、弔死、渴死、淹死、摔死、噎死……

經過他的多次幻想,他總結出來一個重要的結論。

那就是——活着最好!

哈哈哈哈哈。

不過,令紀林陽沒有想到的是,他死翹翹了,而且居然是被笑死的!

真是個笑話。

此刻,紀林陽正一臉震驚的看着被一群人圍住的自己的屍體!

對,你沒有聽錯,就是屍體!

問:親眼看到自己的屍體,是一種怎麼樣的體驗?

當事人紀林陽來告訴你。

那就是:非常驚悚!

紀林陽抬了抬自己的手,眼珠子都快凸出來了。

他使勁往前衝去,想要回到自己躺在地上、不省人事的身體里,但是卻總是觸摸不到自己的身體。

他驚恐的朝着周圍的人呼喊着:「我在這裡,這裡!」

但是沒有一個人能聽的見他講話,他不可置信的去拉周圍的人,但是自己的手卻直接穿過了他們。

驚呆了老鐵,這是什麼表演。

!(((;ꏿ_ꏿ;)))

試了無數次後,紀林陽終於明白了一個事實。

那就是:他已經死了!而且已經變成了鬼魂!

紀林陽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手。

他一個25歲的處男,為啥老天爺就讓風華正茂,風流倜儻,英俊瀟洒,偶爾有那麼一丁點傻缺氣質的他死了呢?

我不李姐。

(@[email protected])

你說死了就死了吧,他竟然還是被笑死的!

害,想他一個24K純正沙雕,什麼大風大浪沒有見過,竟然是笑死的,笑死的,笑死的!

士可殺,不可辱!

這太侮辱他的智商了。

問:能給他換個高級點的死法嗎?

答:(作者冷漠臉)不可以,沙雕就要有不一樣的死法。

好吧,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

紀林陽原本在路上走的好好的,突然就刷到了一個視頻。

那視頻的題目為《男子下班後愛聞自己的臭襪子,最終竟愛上了臭襪子的味道》。

原諒作為同道中人的他,不厚道的笑了,而且笑意愈發不可收拾,最終以如此慘烈的結局收場。

問:我死後會升向天堂嗎?(虔誠的口吻)

答:天堂不收沙雕。

紀林陽覺得自己內心受到了一萬點暴擊。

生而為人,我很抱歉。

紀林陽現在已經完全接受了自己死亡的事實,他靜靜的看着一個男子在給他做急救措施。

「喂,小老弟,別做了,反正我已經死翹翹了。」

紀林陽蹲在地上,一隻手拖着腮幫子,另一隻手摳着鼻屎,末了還用指甲蓋兒摳了摳。

就這一會兒不注意的功夫,那男子就要給紀林陽做人工呼吸了。

「喂,兄dei,我的初吻吶,就這麼便宜給你了。」

紀林陽大驚失色,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樣。

哎,想他紀林陽做了25年單母胎solo,連個女生的小手都沒牽過,就那麼英年早逝了,而且他的初吻竟然被一個男人給奪去了。

嘖嘖,他都為自己惋惜啊。

不一會兒,急救車呼嘯而來,緊接着又呼嘯而去,

紀林陽剛想跟上去,就感覺眼前一黑,腦袋一暈,就失去了意識。

虛空中流光乍現,直接將紀林陽的魂魄帶離了這裡。

作者有話說:

本人第一次寫男頻,希望大家多多指教。

(*^__^*)

《淦,沙雕的我竟然覺醒了全系異能》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