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給爺來把金鏟鏟
給爺來把金鏟鏟 連載中

給爺來把金鏟鏟

來源:google 作者:皮卡盹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王胖 陳明宇

黑心外賣商家陳明宇衛生檢查不合格被抓押送途中竟伺機逃跑!貨車襲來,一陣天旋地轉後,陳明宇倒在了血泊中「這是哪?」腦海中襲來一陣機械女聲「恭喜您被選為『瓦特發大陸』第80代勇者大人」「送我回去」「親愛的勇者,您只有兩個選項哦,要麼成為勇者,要麼,死」「.......那給爺來把做Shit都好吃的金鏟鏟」展開

《給爺來把金鏟鏟》章節試讀:

比爾村,『巨型肥牛飯』滿足了所有人的胃口後,陳明宇成功的得到了威望,現在的他走在村子裏,竟是有人會給他打招呼的程度。王比爾正在忙活給陳明宇建造一家飯店,陳明宇本人則是想着去給自己傷害過的森精達拉道個歉,因為暫時住在王比爾家,據凱爾說,達拉已經有幾天沒去探查隊工作了,陳明宇現在正帶着凱爾去她家看看。

「你說,待會怎麼去解釋呢?」半路上,陳明宇問到凱爾。「你直接給她做頓飯唄,哎,小子,我發現你真有一手啊,這幾天在家,我感覺都吃胖了!」凱爾依舊是叫陳明宇小子,只不過語氣發生很大變化,陳明宇卻感覺這樣更加親切。「這樣,能行嗎?」「能行,你放心,達拉性格很好的。」凱爾拍拍胸脯保證。

沒一會二人便到了一棵樹下,「到了。」凱爾說道。「在哪呢??我沒看見有房子啊。」陳明宇左看右看,沒看見比爾村統一的小洋樓。「在樹上呢,森精族人是住在樹屋裡的。」聽見凱爾這麼說,陳明宇抬頭,在高處的樹枝間果然看見一個半球形的屋子。「走吧。」凱爾說完便是直接用魔法產生吸附之力,爬上了樹榦。「等等!!我怎麼辦!!」陳明宇一臉問號。「摸摸父親給你的儲物戒指!裏面我放了鉤索!」凱爾轉身說到。

「儲物戒指?」王比爾今天給了陳明宇他要的儲物戒指,可是忘了告訴他怎麼使用,便匆匆去忙着修飯店去了。「原來竟是摸一摸就好嗎?」陳明宇摸了摸戒指,一把鉤索便憑空出現在了他手上。「這麼神奇!」陳明宇感嘆到。然後他又摸了摸了戒指,將腰間的金鏟鏟碰了下戒指,金鏟鏟便進入儲物戒指。

沒再多想,陳明宇轉了轉鉤索使勁一丟,便是勾在了樹樁上,可是順着爬了無數次,都是爬幾米就溜下來,形同廢物。凱爾已經在樹屋外等的不耐煩了,看着陳明宇如此廢物,只得扯住鉤索,一點點的將他拉了上去,二人總算到了達拉家門前,陳明宇鼓起勇氣,敲了敲房門,可是半響都無人應答,換凱爾大力的敲,也是無人應答,突然二人對視一眼,暗道「不好」,凱爾一腳便踢碎了門,空蕩蕩的房間竟是沒有半點少女的身影。「遭了!」凱爾暗道不好,轉身便帶着陳明宇直接跳了下去。

將陳明宇送回家中,凱爾召集探查隊的人集合,簡單描述一番後,眾人便穿過樹榦傳送門,出去尋找達拉了。陳明宇知道自己幫不上什麼忙,便老老實實的在王比爾家等待消息。

陳明宇到達瓦特發大陸當天,王都,坎貝爾公爵府邸。

「夫人!夫人!」潔白的蕾絲大床上,躺着一名因生產孩子失血過多死亡的女人,周邊是一群女僕,守在床前的是王邦的坎貝爾公爵,手裡還抱着剛剛出生的嬰兒,是個女嬰,可是這孩子生下來並無半點哭鬧,甚至面色平淡,似是在思考什麼。

「老爺,小姐她…」旁邊老管家像是有什麼話說,坎貝爾公爵擦了擦眼淚,叫人抬走了自己的妻子安葬入園,等所有人走後,房間只剩下了老管家和抱着女嬰的坎貝爾公爵。

「雷林,你有什麼話就說吧。」坎貝爾公爵還沉浸在傷心中,但是面對自己的管家,他好像很有耐心。「老爺,米婭小姐,可能是神族。」「什麼!!」雷林的話直接給剛剛失去了妻子的坎貝爾公爵來了一擊重擊,「雷林,這孩子雖然似傳說中的神族降生,沒有哭鬧,但是這也不能成為你猜測他是神族的理由,你知道這句話傳出去的後果!」「老爺,雷林不敢有所隱瞞,我自被老爺您收留到坎貝爾家已經有這麼多年了,我立下誓言絕不隱瞞於你,米婭小姐,她身上的魔力素,簡直龐大的難以想像,甚至已經能和王國十二聖騎有的比!」聽見雷林這麼說,坎貝爾公爵癱軟到椅子上,他知道如果他的女兒是神族,那麼菲莉安公主絕對會把她從他身邊搶走,那個女人!坎貝爾公爵一拳砸在綿軟的床墊上,「雷林,此事切不可聲張,你知道的,自從國王抱病,菲莉安公主大肆擴展邊疆,甚至召集了王國最強的十二人,屠殺所有種族,這終歸是要遭到報復的,要是我的女兒是神族,那麼絕對會被她拐去,她母親之所以給她取名米婭,無非就是為了讓她好好生活,自由快樂。畢竟『米婭』是自由之花啊。」「是,老爺,雷林以龍族之名起誓,誓死保護米婭小姐。」雷林沉重的說道。

「吱~」可就在這時,房間的門突然響動了一下,下一瞬間,雷林竟是化身成為類龍人,一口激光炮轟掉了房門。「公爵府有姦細!!!」雷林猛的對坎貝爾公爵說道。「雷林!我以你的主人之名命令你,帶着我的女兒快走!!遠離王邦!!」坎貝爾公爵將自己手指上的戒指取下來,遞給了雷林,要求其將米婭帶走。「老爺…」「別多說了,消息一旦傳到公主耳朵里,你就走不了了!!快帶着米婭走!!」坎貝爾公爵不願自己的女兒被抓去當做殺人機器,說什麼也要雷林帶着她走,雷林突然跪在地上「就此別過,老爺,謝謝你救命之恩,這條命,就讓我獻給米婭小姐吧!」雷林說完,便展開自己收起的龍翼,抱起米婭從窗戶飛出。

王宮正門,「站住!你是誰!」門口的士兵攔住正慌忙跑來的女僕打扮的人,此人正是坎貝爾公爵府中,公主安插的眼線。「我是菲莉安公主的人,讓我進去,我有要事要上報!」女僕亮出自己手腕,上面赫然出現一個皇族印記,那是菲莉安的奴隸象徵,每個奴隸都會被強行刻上這種印記,違抗公主命令的人,就會被印記反噬致死,士兵看見印記後便是放女僕進入了皇宮。

「公主!!公主!!索菲亞公主!!」王宮走廊上,女僕依舊在狂奔,她要快點將這個消息帶給公主。「哎呀呀呀,這不是愛麗嗎?」沒想到,此時的公主竟是剛好在回房間的路上,撞見了晃晃張張的女僕愛麗。愛麗看見公主後,連忙趕來扯住了公主的裙擺,「公主殿下,我有…啊!!」話還沒說完,公主身邊的面具男一劍便切掉了愛麗扯住公主裙子的指頭。「符,你把血弄在我裙子上了!」公主的語氣一下冷了下來,根本沒有管面前抱着手哭叫的愛麗。「對不起公主,我這就幫你處理乾淨。」被叫做『符』的面具男人立馬跪在地上,用魔法將裙子上的血漬抹去。「符,你知道嗎,我也討厭有人扯住我的裙子,像一隻落水的螞蟻,瘋狂的想要上岸,真是讓人噁心。不過嘛,比起這種人,我更討厭你沒聽我命令就自己行事。」菲莉安的眼神在陽光的照射下更為冰冷。「讓她別叫了。」「是。」『符』又是一道魔法,愛麗的手指便接了回去,地上的血跡也不見,像是什麼都沒發生過。菲莉安一步上前,蹲下身子,伸出帶着白絲手套的手,捏住愛麗的下巴

「愛麗,如果你沒說出個值得你扯我裙子的消息,你的弟弟,還有你,斷的可不就是手指那麼簡單啰~」

「菲莉安…公主…殿下…坎貝爾公爵夫人….生了…神族。」愛麗帶着些許害怕,吞吞吐吐的說出了這個消息。

「嗡~~」的一聲,菲莉安的腦子突然開始嗡鳴。

「你知道,騙我的代價嗎?」菲莉安也不再裝作溫柔的講話,聲音更是低沉的可怕,更不像是一個16歲少女該發出的聲音。

「是的…公主殿下,身位類龍人的雷林親口所說,米婭小姐的魔蘇量大的嚇人,而且米婭小姐生下來便沒哭過。」愛麗緩了過來一五一十的將消息說了出來。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很好!米婭,自由之花嗎?有趣的名字,符,你知道該怎麼做。」菲莉安公主給身後的面具男打了個招呼,面具男便憑空消失在了原地。

「那..公主殿下…我的弟弟..」愛麗小心的提醒菲莉安

「哦,對,差點忘了,謝謝你哦,愛麗,我這就讓你和你弟弟團聚!」菲莉安突然憑空變出一把匕首,對着愛麗的脖子刺了進去,可憐的女僕,到死都沒有再見過被菲莉安抓走的弟弟。

「來人,收拾一下,本公主的午休時間,也有人敢打擾,哼~」菲莉安嫌棄的抽出一張手帕,擦完手後將其連着匕首一同扔在了愛麗屍體旁邊,吩咐僕人一聲後,便快步的走向自己的房間,好像很害怕屍體的樣子,和剛剛完全判若兩人。

「神族嘛…這麼久了,本公主,終於可以報仇了!」想到這,菲莉安心情越來越好了,高興的都要跳起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