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官場奇人
官場奇人 連載中

官場奇人

來源:google 作者:佚名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梁仁 都市小說 黃少華

因為得到美女欣賞,改變了他的人生軌跡……展開

《官場奇人》章節試讀:

第3章

梁仁一時之間呆住了。
他這才明白過來,原來黃少華什麼都已經知道了,包括他們今晚的飯局。
可為什麼黃少華為什麼要這麼說?
為什麼沒有直接拆穿他?
梁仁心思急轉,正思索着該怎麼回答。
見梁仁久久不回答的黃少華卻再次開口:「沒事,你要是還有事的話,就先去忙,吃飯就改天吧。」
說完,還揮了揮手,示意梁仁可以走了。
梁仁心中一喜,雖然他不明白黃少華為什麼這麼輕易就放自己走,但這總歸是個好事。
他正要順勢答應下來,可是一抬頭,他突然發現了黃少華神色中的疲憊,還有一絲心灰意冷。
原來,黃書記也沒有表現出來的那麼豁達。
他心中閃過了一絲明悟,黃少華之所以沒有直接拆穿他。
可能是想再給他一次機會,一次重新選擇的機會。
梁仁停住了要邁開的步伐,他不禁捫心自問,難道我真的要為了自己的前途背叛黃少華?
給鍾濤送錢?
請鍾濤吃飯?
我真的需要這麼做嗎?
我真的想要這麼做嗎?
尼瑪,這完全不是我想的!
梁仁猛地握緊了拳頭,抬起頭直視着黃少華,朗聲回答道:「黃書記,我今晚沒有事,今晚我會準時到的。」
梁仁已經下定了決心,不再去請鍾濤吃飯、也不給鍾濤送錢。
他覺得跟了黃少華這麼多年,黃少華也待他不薄。
不管以後如何,在黃少華尚未離開之前,反正這種事情他做不出來。
黃少華聽到梁仁的回答後,似乎也有些意外。
之前聽人私下裡告訴他,鍾濤將要擔任鎮委書記的消息一傳開,鎮上就有很多人排隊請鍾濤吃飯、給鍾濤送禮。
這些人里,有跟他跟得最緊的常戚、錢天一和梁仁,而且時間就在今天晚上。
這讓他心裏很不痛快,我屁股都還沒離開位置,他們就已經開始另謀高就了。
所以更早一點他就給常戚、錢天一分別打了電話,問他們晚上有沒有空一起吃飯。
常戚、錢天一都推說今晚有事,語氣中還有些吱吱唔唔,黃少華想,他們請鍾濤的事情多半就是真的了。
原本他不想給梁仁打電話了,雖然他不是不知道,商場朋友一層皮、官場朋友難入心,可臨到自己的時候,他還是不太願意接受自己的手下對自己的背叛。
最後,他想寧可為認清一個人而傷一片心,於是叫來了梁仁……
不過,在聽到梁仁肯定的回答後,他的心裏充滿慶幸。
就如一個將軍眼見全軍覆沒,突然看到前面還有一個自己的團時,那種倍加珍惜的感情。
當天晚上常戚和錢天一他們請鍾濤在哪裡吃飯,吃到幾點,最終又送了多少錢,梁仁一概不知。
那天晚上,他赴了黃少華安排的晚飯。
晚飯上,共有八人,標準的一個圓桌。
其中三個人是鎮上的,除了黃少華自己,梁仁,還有黃少華的駕駛員陸強。
其他是鎮外的。
黃少華先介紹的是副區長姚濤和區委組織部幹部科科長姜岩。
然後他繼續介紹體育局的副局長朱懷遇,另外是兩位美女,一位是市公安局的小倪和旅行社的小曹。
酒過三巡,黃少華忽然舉起酒杯。
「今天在坐的,可以說都是最好的兄弟姐妹了。」
黃少華將酒杯舉得更高一點說:「兄弟不在多,真情就好。
我滿杯敬大家。」
「我們敬黃書記。」
大家道。
「好,我們乾杯。」
「祝黃書記到了新的崗位上工作順利。」
「謝謝大家。」
黃少華帶頭一飲而盡。
酒喝得很盡興,大家都忙着敬酒。
梁仁已經敬了兩圈,像姚濤、姜岩等重要客人,他差不多敬了三杯。
這杯酒下去後,梁仁就覺得酒意有些上來了,就靠在椅子上休息。
這時,手機震動,來電顯示:陸媛。
梁仁見黃書記和姚區長還在交談,就拿着手機到了走廊,才接起了電話。
陸媛的聲音傳了過來:「你在哪呢?」
「龍湖酒庄。」
陸媛:「這麼晚了,你還去喝酒?
跟誰?」
梁仁:「黃書記。」
「爸爸說了,你該和黃書記保持距離了。」
陸媛似乎在複述丈人陸建明的話。
接着,梁仁依稀聽到電話里傳來丈人的聲音!
「真是搞不清狀況,這個時候不去接近鍾濤,反而還和黃少華去吃飯……抓不住重點……」
聽到丈人忿忿的責備,已有酒意的梁仁更加不想回去,他道:「我跟了黃書記這麼久,現在他要走了,我陪他吃個飯也很正常吧。
何況,還有你那個師兄姜岩也在。」
陸媛的語氣突然變了:「哦?
姜岩也和他在一起?」
「對啊。」
聽到陸媛語氣變緩,梁仁急忙抓住機會,說道:「好了,有事回去再說吧,我先掛了。」
掛掉電話後,梁仁想,姜岩看來是一塊很好的擋箭牌。
回到包間,正好黃少華書記喊梁仁過去:「梁仁,今天是再好不過的機會,你還不趕快再來敬敬姚區長。」
梁仁連連稱是,端起了紅酒杯。
到了姚區長身邊,黃少華又再次介紹道:「姚區長,梁仁以前是我的秘書,也是很好的兄弟。
這小兄弟以後還需要姚區長多多關心啊。」
姚區長說:「少華你的兄弟,就是我的兄弟。」
「有姚區長這句話就好說了,假如有機會,梁仁調到區里什麼的,還要姚區長多幫忙呢。」
「到時候一句話的事情。」
姚區長大手一揮道。
梁仁心裏感激黃少華,黃少華嘴上沒有明確表達過要幫他,但一直把他裝在心裏,此刻請朋友吃飯,也不忘推介他,幫他以後調動打基礎。
梁仁將杯子里的酒斟滿,然後移到姚區長的杯子下面:「今天能認識姚區長真是非常開心,先允許我敬姚區長一個滿杯。」
姚區長道:「好。
今天我也豁出去了,我跟你干一杯。」
兩人喝了這滿滿一杯,桌上其他人都鼓起掌來。
這一晚,眾人都盡興而歸。
到了十一月底,職務調動的通知正式下來了。
黃少華調任區體育局局長,而鎮長鍾濤如願以償得到了鎮委書記的寶座,他空出來的鎮長職位,由區里的原政協辦主任金凱歌擔任。
梁仁徹底成為了閑人,雖然還掛着黨委秘書的職務,但是基本已經沒有工作安排了。
這天,他去區里開了一個可有可無的工作會議,中午過後才回來,看到公告前面有幾個機關幹部在指指點點。
「新官上任三把火,鍾書記上任後,第一把火就是動人家的帽子。」
「哪個人上台後不想用自己人?
鍾濤上來了,梁仁這個原黨委秘書的帽子肯定要摘掉了。」
梁仁聽到有人說自己,這時候只好裝糊塗,反而問他們:「你們在看什麼,這麼好看!」
人群中安靜了一瞬,才有人回答道,「鎮上要搞中層競爭上崗了,大部分中層都推倒重來。」
「上午開過動員會了,你沒參加啊?」
原本一個動員會,辦公室肯定要通知所有幹部參加的,這次居然沒有通知他,梁仁越發感覺到了失勢。
梁仁回到辦公室,將放在桌上的崗位預告拿起來看。
崗位預告的表格下方有一句說明:中層競崗後,原崗位中層人員職務自行免去。
這次推出的中層崗位,他的黨委秘書崗位放在第一位。
可以說,這是對全鎮中層正職進行了一次「推倒重來」了。
梁仁看着報名表發獃,原本自己就是黨委秘書,如今一份文件下來,就什麼也不是了。
那天晚上,鎮上幹部當中口頭流傳了一份價目表,這份價目表上,標着每個中層崗位的價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