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官場先鋒
官場先鋒 連載中

官場先鋒

來源:外網 作者:岑寨散人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岑寨散人 都市言情

一邊是高冷女神,一邊是霸道御姐。兩個同樣身世成謎,水火不容的女人讓他左右為難。而因為他引發的爭端緩緩展開,一步一步走向更深層次的秘密……展開

《官場先鋒》章節試讀:

作為具體負責,朱正陽參與了這次公務員招錄考試所有環節,對其中的貓膩包括每個進入面試考生的身份、背景都了如指掌,當筆試成績出來後以他的經驗就能大致能猜出最終名單,但無論從哪個角度分析,名單里都不應該出現方晟的名字。
方晟的父親方池宗在省城臨秀區建設局辦公室工作,沒有行政職務,享受正科級待遇;母親肖蘭在臨秀區某街道衛生服務站工作,副主任醫師;哥哥方華在越進區葯監局執法大隊,嫂子任樹紅在臨秀區團委,都是一般辦事員。這種家庭在省城普通得不值一提,根本看不出有何背景。
在成績方面,由於筆試成績不帶入面試,方晟第六名的成績等於打了水漂。而面試環節,那樁烏龍事件給方晟造成很負面的影響,面試中答非所問,引用的數據和資料破綻百出,綜合治理、經濟發展方面的思路也欠嚴謹性,排到倒數幾名也是理所當然。
朱正陽還掌握一個不為人知的細節:昨天下午局黨組開會已經通過一份入選名單,就在分管局長叫自己去拿名單通知報到時突然要求撤回,兩小時後再次開會拿出新名單,據小道消息唯一變化就是撤下一位鎮長的外甥,取而代之的便是方晟。
要多深的背景才能臨時取消人事局黨組決議?朱正陽不知道。
他覺得方晟也不知道。
方晟就站在他辦公桌前,舉止、神態、眼神都不象胸有成竹的樣子,相反好像一頭霧水,完全不清楚發生了什麼。
「考慮儘快介入工作以及前期工作的銜接,根據局黨組安排,你分配到三灘鎮經濟發展辦公室,明天憑介紹信報到。」
交待完公事,朱正陽展顏笑了笑正待說話,方晟搶先道:「上午說好的,晚上一起吃個便飯。」
「好啊,附近有家川菜館不錯。」朱正陽爽快地答應了。
出了人事局,難得有心情和時間在街上閑逛,方晟感覺今天陽光格外明朗,街道兩側廣告牌都比往日好看。趁着興頭先打電話給父親報告喜訊,方池宗激動得反覆詢問,直到方晟念出介紹信編號才相信是真的,樂得合不攏嘴,連聲說值得高興,接下來便絮絮叨叨叮囑鎮機關跟村委會有本質區別,要注意哪些細節之類。
再打給周小容,她比方池宗冷靜客觀得多,反問道既然你面試表現那麼糟糕,又沒託人打招呼,為什麼能擠入前10名?只有弄清這個關鍵,對將來仕途才有幫助。方晟有些掃興,悻悻說難得糊塗不行么?否極泰來不可以?周小容察覺到他不高興,柔聲道好啦,我只是提醒而已,以後注意點就行,回去開會了,拜拜。
關於周小容的疑問,其實方晟也想了很多,結論不外乎兩個可能:一是鷸蚌相爭;漁翁得利,或許打招呼遞條子的太多,安排誰上都得罪人,索性都否決掉,讓毫無背景的自己撿個大便宜;二是那位便衣女警幫了忙,聽口氣她跟人事局仲局長熟悉,儘管在車上沒鬆口答應朱正陽的暗示,也許事後心存愧疚暗中幫了一把。
不過便衣女警當時的態度就很明確——辦案需要,如果一點小瑕疵要賣這麼大人情,以後警察別辦案了。
逛到下班,方晟提前到那家川菜館點好酒菜,沒多會兒朱正陽便帶了幾位朋友過來——大都同在行政大院工作,性格處世彼此投緣。楚中林,金融辦辦事員;肖翔,財政局國庫科辦事員;程庚明,發改委投資科辦事員;嚴華傑,刑警隊刑警。
朱正陽等人都非貪懷之人,一人兩瓶啤酒邊喝邊聊,主要話題便是兩天前在玫園賓館辦案的便衣警察真實身份。據嚴華傑透露,那幾個人的身份是最高級別機密,目前只有副縣長兼公安局長耿規一個人知道,且下達內部命令,全力配合、有求必應,但不準過問、干涉、打聽他們的工作情況。
「領導特意交待,包括他們的名字、手機號都不準打聽,」嚴華傑笑道,「平時遇到只能含糊地招呼一聲『你好』,很彆扭。」
朱正陽道:「裏面就那女的長得挺正點,你們局裡那幫單身惡狼早就惦記上了吧?」
嚴華傑搖搖頭:「說起來真丟臉。剛開始手段還算斯文,無非遞個小紙條、塞封情書、送捧鮮花等等,時間長了見人家沒反應,索性半路把人家攔下來花言巧語,更有硬來的揮舞兩張電影票拉了就走……」
「那朵玫瑰是帶刺的。」方晟知道便衣女警的厲害。
「可不是?那女的脾氣大得很,二話不說就動手,然後,唉,」嚴華傑嘆道,「局裡身手最好的那位哥兒們在她手底下沒撐過三個回合,門牙被打掉一顆,眼角縫了兩針,從此見了她都繞道走。」
「哈哈哈……」幾個年輕人笑成一團,「砰砰」舉瓶相擊痛飲數口。
肖翔道:「我聽說那哥兒們也非善茬,退伍前是省武警中隊特警支隊的精英。」
嚴華傑點點頭:「不錯,所以大家都猜測他們八成與省廳十處有關。」
大家均心頭一凜,程庚明皺眉道:
「黃海這種小縣城能有啥事涉及到十處管轄範圍?小題大做了吧?」
楚中林道:「前幾天工行、農行等九家銀行都打電話報告有人過去查詢相關企業的流水賬,是省反貪局出具的介紹信。」
「哪幾家企業?」程庚明問。
「黃海十大納稅大戶,」楚中林道,「反貪局都是查案老手,真真假假,虛虛實實,不會讓你猜到其真實意圖。」
朱正陽笑道:「起碼我們知道是十大企業中的一家,來,乾杯,不,干瓶!」
「砰砰砰」,酒瓶又響成一片。
歡笑聲中方晟若有所思:考上公務員後,回省城的難度實際上反而加大了,原先制定的計劃要及時調整,至少三至五年內要靜下心留在黃海,而要想有所發展,必須建立廣泛的人脈,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資源,才能施展拳腳,充分展示自己的才華。
接下來又閑聊了一陣熱點話題,然後朱正陽便仔細詢問三灘鎮相關情況,從書記鎮長的背景,到鎮領導班子相互關係,以及各部門、中心人員設置,還有主要鎮辦企業、重要產業發展狀況等等,細緻到每個數據都逐一核實。方晟絕大多數時間泡在方塘村,對鎮上的情況不算很了解,被他問得滿頭大汗。
肖翔不勝酒力,已有些微醺之意,拍着朱正陽的肩頭笑道:「你比書記市長盤問得還嚴吶,都象你這樣問法,鎮長們統統要下課。」
「是啊,李哥,」程庚明不解地問,「人家方晟分到經濟發展辦公室,你盡問些他不知道的幹嘛?」
李正陽笑了笑沒吱聲。
見嚴華傑有點意猶未盡,方晟叫老闆又送了幾瓶啤酒,大家喝着酒聊着天,直到晚上十點多鐘才盡興。
第二天上午方晟坐中巴車來到三灘鎮黨政辦公室報到,從大學生村官到公務員,不啻於一次鯉魚跳龍門,黨政辦胡主任的態度比以前明顯不同,從他進門起一直滿臉笑容,好像要彌補以前的冷淡。辦完手續後,親切地陪着方晟來到經發辦,介紹給王主任。
在鎮級機構設置中,黨政辦是最重要的部門,同時接受書記鎮長領導;第二位就是經發辦,鎮長直接領導,分管經濟的副鎮長協助管理,有的鎮乾脆不設主任,由副鎮長兼任。三灘鎮原先也是分管經濟的黃副鎮長兼經發辦主任,去年底全縣財政所實施競聘上崗,他第一輪筆試就被刷掉,只得轉到經發辦當主任。
王主任已經五十七歲,離退休一步之遙,雄心壯志早已經磨滅,抱着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鐘的心態混日子,因此對方晟還算不錯,不僅工作上給予指點,還明裡暗裡點撥鎮領導之間的關係,提醒他別捲入複雜的派別爭鬥。
三灘鎮是海濱小鎮,主要產業就是捕撈和海水養殖,工業企業少得可憐,經發辦工作量也相對輕鬆很多,無非匯總各種工業統計表,下崗、再就業和再培訓等報表;每季替領導寫工作總結和彙報材料,年底制定下年度的經濟發展預算計劃。
這意味着如果想碌碌無為混個舒服,每個月工作三四天就能完成任務,其他時間盡可以上網打牌下棋玩遊戲、炒股、qq聊天,或者象鎮機關很多幹部一樣利用手裡的權力做點小生意,日子也能過得不錯。
然而這不是方晟想要的生活。
之前一年大學生村官的經歷,一方面如一盆冷水燒熄了方晟大學畢業後的雄心壯志,使他能以務實、平常心思考人生;另一方面通過朝夕相處,方晟對貧困村民產生了特殊的感情,內心產生幫助基層特別是偏遠農村擺脫貧困的強烈渴望。他覺得通過自己的努力讓老百姓真正得到實惠才是最有價值、最有意義的事,而要實現這個理想,需要腳踏實地一步步從細節做起。
那天晚上朱正陽一步步追問也讓方晟觸動很大,本以為自己紮根在農村,對農業經濟和發展有足夠發言權,不料被朱正陽詰問得啞口無言。說明什麼?自己不能滿足於坐在電腦面前匯總報表、做表面文章,要摸清數據背後的真相,切實掌握最原始的資料。
因此從上班第一天起,方晟就翻出歷年檔案潛心研究,每周至少有兩天時間到鎮上各個企業調研,找財務人員、一線工人聊天,三個月里基本將投資額一百萬元以上的魚塘、養殖場跑了一遍。
第四個月的某一天,朱正陽在酒桌上仔細盤問三灘鎮情況的謎團終於解開:在新一輪人事調整中,胡主任提拔為鎮組織委員,朱正陽空降到三灘鎮任黨政辦副主任主持工作!
【萬域閣www.wanyuge.com】

《官場先鋒》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