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蠱變
蠱變 連載中

蠱變

來源:google 作者:王大虎在北京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楊天真 王曉輝

【社會懸疑+民俗恐怖+多重反轉+人性拷問】電視台突發神秘連環自殺事件,到底是毒蠱作祟,還是惡人行兇?詭異離奇的現場,錯綜複雜的線索,超自然詭異事件背後,卻深埋駭人聽聞的人性醜惡一場「精心策劃」的連環殺局,牽出一場跨越數十載的血腥糾葛,然而最終揭開的塵封真相,卻比撲朔表象更加不可思議強人物反套路,開啟超燃劇情!展開

《蠱變》章節試讀:

在接到女上司的電話前,對王曉輝來說,那只是很普通的一天。

他今年二十三歲,畢業於清江工商大學傳媒學院,家境普通,相貌普通,除了上學時的成績單好看點以外,他與其他應屆生沒有任何不同。

可唯一不同的是,他幸運地趕上了清江電視台擴招,並抓住了這次機會,成為了清江電視台《清江民生》欄目的一名見習記者。

雖然近幾年網絡媒體和自媒體發展很快,但在清江這個地界,電視台的地位依舊不可撼動。

家裡沒點背景還能進去的,無一不是精英中的精英。而在這樣的對比下,靠擴招「僥倖」進來的王曉輝,在台里的地位就可想而知了。

進台以後,王曉輝每天早九晚六地守在工位上發獃,看着台里的同事忙前忙後,他感覺自己就像是商家櫃檯上擺放着的招財貓,僅僅充當著吉祥物的作用。

而跟王曉輝一同入職的新人,也是他室友的羅飛宇,很快就通過家裡的關係,搭上了部門的老記者。儘管他每天只是幹些端茶送水的瑣事,但能跟着老記者一起外出跑新聞,也是王曉輝羨慕不來的。

因為王曉輝心裏清楚,電視台的優質新聞資源早已讓老記者們瓜分完畢。新人想要存活下來,要麼跟着前輩混,要麼另闢蹊徑,否則最終只能淪為炮灰慘遭淘汰。

沒有前輩帶路,又不甘心當炮灰,王曉輝只能選擇另闢蹊徑。

他秉承着蚊子再小也是肉的想法,三個月下來,硬是靠着幫老太太找貓這類無人理睬的街采新聞,將自己做成了新人業績第一,排名甚至超過了不少老記者,也因此遭受了不少白眼。

出租屋裡,王曉輝正坐在電腦前拚命地尋找選題。

作為室友的羅飛宇看不下去了,勸解道:「曉輝差不多得了,你已經很努力了,槍打出頭鳥,還是不要得罪那些老記者,沒好處的。」

王曉輝知道羅飛宇是好意,苦笑道:「你說的我都懂,可我哪有選擇的機會,只有先想辦法留下來,再去考慮關係問題吧。」

「要不我幫你去跟曹哥說說…」羅飛宇話音未落,就見王曉輝捧着手機一臉驚喜。

電話是《清江民生》的欄目負責人楊天真打來的,王曉輝進部門這麼久,這還是他第一次接到這位頂頭上司的電話。他連忙對羅飛宇做了個噤聲的動作,然後咳嗽一聲潤了潤嗓子,接通了電話:

「喂,天真姐。」

楊天真是清江電視台的當家花旦,也是清江市副市長的千金,是個名副其實的白富美,顏值和能力兼備,不知是電視台內外多少男人的性幻想對象。不過從見到楊天真的第一眼起,王曉輝總感覺她身上帶着一種莫名的疏離感,就好像是被一層紗籠罩着,讓人看不清真實的樣子。

「來我辦公室一趟,馬上。」

王曉輝在腦子裡準備了不同的話語應對,對方卻只說了一句話就掛斷了電話,但這已足夠讓王曉輝心情激動了。因為他心裏很清楚,新人的三個月考核期臨近尾聲,天真姐在這時候讓他去電視台,其目的不言而喻。想必是自己的努力有了結果,商議轉正的事了。

「先不說了,我去趟台里!」說完王曉輝便起身出了門。

到了電視台,王曉輝直接刷卡上到了九樓,見楊天真辦公室的門半開着,整了整着裝,輕輕地扣了扣門。

「進。」

王曉輝推門進來,最先注意到的是離門口最近的李嬌嬌,她是王曉輝同部門裡主做幫扶類新聞的資深記者。雖然年紀比楊天真大些,卻少女感十足,平日里待人也毫無架子,見王曉輝進來還俏皮地眨了眨眼。

「天真姐,嬌嬌姐。」王曉輝先後朝兩人點了點頭。

楊天真今天穿了件白色的包臀連衣裙,外搭一件煙灰色外套,把惹火的曲線勾勒淋漓盡致,她端坐在自己的椅子,右手下意識將長發的一邊挽到耳根之後,將一張精緻的小臉完全展示出來。

「繼續。」楊天真對李嬌嬌說道。

見楊天真絲毫沒有理會自己的意思,王曉輝乖巧地帶上門並站到了角落,打量起四周的環境。辦公室是黑白配色的極簡風,看上去乾淨而簡潔,但似乎少了幾分生機,冰冷的宛如一座牢籠。

「陳潔從去年六月份就給媒體打過求助電話,說丈夫黃軒家暴,但事後都不了了之。直到今年二月份,黃軒因賭博醉酒再次對陳潔實施家暴,陳潔不堪忍受從家裡的二樓跳了下來,造成身上多處骨折,並再次向法院提出了離婚訴訟。」李嬌嬌說道。

「法院沒有受理。」楊天真語氣中帶着肯定,臉上露出一種厭惡的神情。

李嬌嬌一臉憤恨地點了點頭:「法院給出的解釋是,沒有證人證詞證明是家暴,畢竟陳潔自己從樓上跳下來的,很難在傷情上進行取證。」

「她事後就沒報警嗎?」王曉輝沒忍住,出聲問道。

「沒用的,是有人在包庇黃軒。」楊天真冷冷地回了一句。

「沒錯,這個黃軒是銀河夜總會的高管,有強東集團罩着,在黑白兩道都很吃得開,而且...跟台里貌似也有些關係。」李嬌嬌補充道。

「越是這樣我們越是要做,這次不要做成單條新聞,你以家暴為主題深挖下,改做成一個調解節目,把雙方邀請到演播室來談。」楊天真若有所思地說道。

李嬌嬌明白楊天真這是要往大了做的意思,有些遲疑地問道:「能行嗎?要不要跟徐主任提前彙報一下?」

李嬌嬌嘴裏的徐主任,是新聞中心的主任徐冰,也是楊天真的直屬領導,王曉輝曾經在面試時見到過他。

「我會去跟他說的,讓他們明天下午把演播廳騰出來,你儘快安排一下。」

「沒問題,但我這邊可能還需要一個人配合。」

聽到這裡,王曉輝不免有些激動,下意識往前邁了一步。

然而楊天真接下來一番話,就像一盆冷水澆到了王曉輝的身上。「你叫上新來的羅飛宇,讓他協助你。」

「好。」言罷李嬌嬌從椅子上站起來,轉身出門的時候對王曉輝笑了一下,眼裡竟還有些憐憫。

王曉輝來不及多想,開門見山問道:「天真姐,你找我有事?」

楊天真放下手裡的筆,一本正經地看着王曉輝,「經過這段時間我們的觀察,你沒能通過考核。考慮到你後面還要找工作,就不耽誤你時間了,明天你自己提一份辭職報告吧。」

聽楊天真這麼說,王曉輝如同五雷轟頂,他終於明白李嬌嬌離開時那個眼神的含義了。

他迅速在腦子裡回顧自己三個月以來的表現,作為新人沒人帶沒人理,好不容易找到一條出路,撿一些老記者不稀罕做的雞毛蒜皮的小新聞,靠走量業績遙遙領先其他新人,可結果...還是不行嗎?

這一刻王曉輝明白了,過去的三個月,他只不是做了一個看似勵志的夢。現在夢醒了,沒錢沒背景的他要被踢出局了。這或許是從一開始就已註定的結局,所有人都在冷眼旁觀,看着他像小丑一樣蹦躂着,滑稽又可笑。

「好不甘心啊...」王曉輝喃喃道。

「你說什麼?」楊天真有些詫異,但也不甚在意。「我會通知財務,把你的工資結算到月底。」

「天真姐,能不能再給我一次機會,我的業績一直很好,我可以更努力的。」王曉輝慌忙說道。

楊天真擺了擺手,打斷他說道:「我以為你是個聰明人,在電視台,業績從來不是考核一個人是否留下的唯一標準。」

「所以說...所謂的考核,就是你們隨意擺弄他人的手段嗎?」王曉輝極力隱忍着,一雙黑眸緊緊盯着楊天真的臉,似乎想從中找到什麼真相。

「這個世道向來是由上位者制定規則,你想要改變,就等你有這個能力再說吧,我還有事要忙,麻煩你出去把門帶上。」

王曉輝緊握的拳緩緩放下,整個人也平靜了下來,「我不會走的,起碼在試用期結束前...我不會走。」

見狀,楊天真有些疑惑。

「規則不是由上位者制定的,法律才是。」王曉輝頓了頓繼續說道:「我不會主動辭職的,台里如果要辭退我,就按《勞動法》的規定走正常程序,給出我不符合錄用條件的相關證明。我是一名記者,在為民眾發聲的同時,也會為自己維權。」

楊天真驚訝地發現,在王曉輝說出我是一個記者時,言語之間竟然透着一股自豪,看起來很是中二。

看來是真的熱愛,楊天真這般想着。

「離考核結束只剩一周了,有這個必要嗎?」

「有。」王曉輝答道。

楊天真沉默片刻,忽而輕輕一笑,認真地點了點頭。一隻手漫不經心地點着桌面,嘴角的笑意加深,「行我就當你沒有來過,希望一周內會有奇蹟出現。」

王曉輝也明白,一周的時間其實根本不足以改變現狀,不過是給自己的死刑上加了個緩期執行而已。可他還是想抓住點什麼,哪怕機會再渺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