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果然愛李:總裁輕點疼
果然愛李:總裁輕點疼 連載中

果然愛李:總裁輕點疼

來源:google 作者: 黑糖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李昀莫 李琪雅

果伶羽這輩子最怕兩件事情,一是麻煩,二是愛情可偏偏在遇到他之後,這兩樣都齊了一邊是他那得了精神分裂的妹妹,一邊是他冷漠又消極的愛戀,她覺得自己陷進了深深的漩渦里,怎麼都出不來原本淡然無波的她,因為他開始變得患得患失她總覺得,這像是一場夢,因為她和他沒有任何應該繼續下去的理由可是他的強勢,讓她不能逃離,甚至不能有任何的拒絕他曾經說過,果伶羽,我能將我過去所有的陰鬱與殘忍全部忘記,全都是因為你他還說,全世界喜歡我的人那麼多,可是我偏偏只喜歡你一個果伶羽沉默,因為她怕自己和他沒有將來他時而冷漠,時而柔情,時而殘酷,時而溫和……他就像是最柔和的毒藥,一點點的吸引她靠近,卻又一點點的讓她中毒,沉迷因為他,她沾染了自己最怕的兩樣東西她想要抗拒,可是沒有任何力氣或者說,她沒有勇氣……他給的世界裏,有她奢求的寵溺,也有她反抗的逃避,她在他的世界裏橫衝直撞,本想決絕離開,卻發現出去後,開始懷念……原來,愛情早就在她無數次的拒絕展開

《果然愛李:總裁輕點疼》章節試讀:

  果伶羽答應追求李昀莫的時候,一副信誓旦旦豁出去的樣子,倒是有幾分像是真的。

  李昀莫早就瞧出了她心裏的小算盤,也沒拆穿,淡淡的看着她一個人在那笑的跟偷了葡萄的小狐狸一樣。

  時間過了午夜,院長不放心果伶羽一個人回家,讓醫院值班的保安送她回去了。

  而病房裡,李昀莫和李琪雅兩兄妹正面對面坐着。

  李琪雅雙手擱在自己的膝蓋上,微微的顫抖着,似是在強忍着自己的情緒。

  「琪雅。」

  李昀莫嘆了一口氣,暗藍的眸光里清楚的浮動着懷念、痛苦、懊悔……複雜的神色。

  「哥。」李琪雅握緊了自己手,抬頭時,眼裡蓄滿了淚水,「我們有多長時間沒見過了?」

  「兩年零十天。」李昀莫伸手疼惜的抹掉她滑落的淚水,坐在她的身邊握着她的手,「沒關係,很快你就會好的。哥答應你,一定會用最快的速度找出那個人。」

  摸了摸手腕上的白色繃帶,李琪雅堅定道,「婆娑族的巫師跟我說過,不能主動去找,只能靠緣分,強行去找只能一切成空。」

  李昀莫臉上的肌肉緊繃著,他最害怕的就是妹妹的病好不了。如果不是因為他的話,妹妹也不會變成這樣。

  十多年了,她只能呆在病房裡,不停的吃藥,不停的傷害自己,過着非人的生活。

  見着李昀莫自責的樣子,李琪雅握住了他的手。

  「哥,我有一種感覺,很快……很快,我就會見到那個能治好我的人了。小羽就是一個預兆,我在她的身上能聞到那人的味道,一股能讓我清醒過來的味道。」

  「恩。」

  李昀莫捏了捏她的手,神色越發堅定。

  一定要找到那個人!他把環球集團的總部搬到中國就是為了找出能治好妹妹的那個人,就算是讓他自己所擁有的一切作為代價也好,只要能治好妹妹。

  上帝啊,請幫幫我!

  …………

  果伶羽為了能距離上班的地方近一點,特地在聖德醫院附近不遠的高檔小區「匯藍國際」買了一個兩室一廳的房子。八十平米不到,房價卻貴死人。買房的時候她把所有積蓄全都花光了,還得還好幾年貸款。

  走進家門,果伶羽全身都沒力氣了。她甩開高跟鞋,倒在沙發上哀嚎,「累死了。」

  從上午開始進手術室,一直到晚上十一點才出來。

  果伶羽安靜下來,雙眼直愣愣的望着天花板,表情有些傷感。

  死在她手術台上的人又多了三個,多少個了?二十七個了,人的生命要是能再頑強一點就好了。

  「哎,別想了!」

  果伶羽騰的翻身坐起來,扭頭從實木茶几上端起自己新買的肉肉植物——吉娃蓮。這植物外形看起來像一朵盛開的荷花,每一片葉子的尖端染了一點紅,肉嘟嘟的很可愛。

  看着長勢很好的吉娃蓮,果伶羽心情大好,端着海綿寶寶的可愛花盆往陽台去。從客廳徑直過去,推開一扇透明的落地玻璃窗,就到了她特地收拾的植物房。

  房間很小,卻很溫暖。裏面擺滿了各式各樣的植物,整整齊齊的樣子看起來很是可愛。雖是夜晚,這個小小植物房的燈卻一直沒熄滅過。

  海港市靠近海洋,晝夜的溫差極大,在這座城市裡要養活觀賞植物是件挺難的事情。她為此也苦惱的了很長時間,直到有一家植物店的店主建議她弄一個小一點的植物房,才成了現在這幅欣欣向榮的場面。

  落地窗的玻璃四面挨着地架着幾個木架子,右邊是大一點的植物,發財樹、富貴竹之類的,左邊是小一點的植物,仙人掌、肉肉植物之類的。在房頂的中間位置橫了兩根圓形的木棍,上邊是豬籠草、吊蘭之類的藤蔓植物。

  果伶羽把吉娃蓮放進了木架上空着的地方,攤開手用力的呼吸了一下,清爽的大自然味道撲面而來,讓人心曠神怡。只要她有什麼煩心事的時候,在這裡就會很快被紓解掉。

  「今天寵幸哪個寶貝呢?」

  果伶羽哼着歡快的小曲,彎着腰手指從上往下一排一排的掃過,手指撤回定在了一盆開得正好的鈴蘭。從葉子里生出一根長長的枝,紫藍色的花朵像一個個倒掛的小鈴鐺,開的格外喜人,看着就讓人心情愉快。

  果伶羽抱着鈴蘭從植物房裡走出來把它擱在自己的床頭柜上,洗澡,睡覺……

  一夜無眠,睡得極好。

  第二天,鬧鐘響了第三遍才從周公手裡掙脫開。

  「啊!」

  果伶羽從的士上下來時,心裏急的不行。只是這走路的步伐卻跟平常一樣,一邊往裏面走,一邊跟從聖德走出的小護士和病人打招呼。

  「果醫生,早。」

  「果醫生,我要出院了,這段時間多謝你照顧了。」

  「果醫生,要保重好自己的身體啊,能遇上你這麼好的醫生太好了。」

  ……

  到了自己辦公室的時候,果伶羽的臉都笑僵了。她往椅子上一坐,雙手用力的揉着自己的臉,嘴好酸哦。

  「嘭!」

  辦公室的門開了,童迅珉寒着臉盯着果伶羽。

  果伶羽放下手,下意識的站起身來,皺着眉頭,尋思着哪裡又得罪了這位童家長子。

  「果伶羽!」童迅珉把門大力的關上,憤怒的嗤笑,「別以為現在有老頭子給你做後台就以為在聖德就沒人治得了你了!剛坐上主任幾天,就擺架子連手術都不做了!不做手術,你乾脆別做外科醫生!」

  「我……」

  她什麼時候說過不做手術了?果伶羽想要為自己申辯幾句。

  「果伶羽!你一個進聖德才多久,手術刀拿了多久,做了多少台手術,有這個資格霸着主任的位置不鬆手嗎?聖德能拼得過你的醫生大有人在,你要是繼續這麼下去,要是哪天在手術台上失誤了,我看你怎麼跟病人家……」

  「夠了!」果伶羽重重的一拍桌子,她最恨別人因為她年輕就看扁她。

  年輕怎麼了?年輕就不能醫術高超,年輕就不能是個好的外科醫生嗎?年輕就不能當外科主任了!

  她就霸着不放手了,不甘心,咬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