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國運爭奪,那個大夏人又在幹嘛
國運爭奪,那個大夏人又在幹嘛 連載中

國運爭奪,那個大夏人又在幹嘛

來源:google 作者:大燈哥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大燈哥 楊川 都市小說

【國運+直播+系統+搞笑】穿越到異世界的楊川,恰巧遇到全球資源枯竭,被意外選中進入神秘遊戲,爭奪國運資源神奇的求生技能,驚人的知識儲備,爆棚的運氣,天馬行空的想法,謎一樣的騷操作,亮瞎所有老外的眼睛!因為系統,原本嚴肅正經的國運爭奪,硬生生被他玩壞了「我們抗議!荒島求生被他玩成海賊王,喪屍被他玩成永動機,護城河裡全是糞水!有沒有點公德心了?這個華夏主播太賤了!」和楊川一起,震驚所有老外吧(還有自己人)!展開

《國運爭奪,那個大夏人又在幹嘛》章節試讀:

第4章 撞邪了?

他直播間的人數,從開始的十來人,已經慢慢到了三十多人。新來的人,要麼衝著標題發愣,要麼就光盯着楊川的臉了。一時之間,倒也沒有立即離開。

見孩子們站好,楊川打開音樂,吸了口氣,心中默念「系統,開始!」

一曲《Pumps and a Bump》響起,楊川的身體突然便失去了控制,不由自主的隨着節奏舞動起來!

Breaking, Hiphop,Salsa,Tap,Ballet,Popping……

一個個動作,信手拈來,動作流暢優美!

直播間里更是瞬間彈幕狂出!

半城煙雨:「哇!真的假的!我還以為主播小哥要翻車,沒想到是個大神?!!」

可可可不可以:「哦!動作好標準,流暢自然,我的婦女心吶。」

會輕一點搗蛋的小學妹:「帥帥帥!!小哥哥好帥!」

美麗人生:「呵!小男人,終於讓我逮到你了,藏得可真深啊。」

丹瑟提氣兒:「哦!作為一位舞蹈老師,我不得不承認主播小哥是真的高手!」

……

然而,鏡頭拉遠。

攝像角度,似乎被挪到了圍觀眾人頭頂,聲音,清晰傳入直播間內。

「他嬸,小川這娃子,這是咋了?」

「不知道啊?不是說跳舞嗎?」

「這是跳舞?咋看着跟鬼上身似的,有點兒,有點兒慎人吶?」

「妹子,小點聲兒,我也覺着不大對啊。」

隨着音樂進行,楊川動作幅度越來越大,面前幾個小傢伙,起初還笑嘻嘻跟着學,可慢慢便感覺不對勁,悄悄走開了。

就留下了楊川一個人,還在原地蹦噠。

氣氛,一下詭異了起來。

「六叔公,您快看看小川這是咋了?」旁邊一嬸子慌忙問道。

老頭眯起眼,突然臉色大變,喊道:「不好!快快快!快按住他!壞了壞了壞了。」

一旁幾位嬸子一聽,頓時便跑上前去,拉開旁邊小孩。

六叔公說完,顫顫巍巍的站起身來,拄着拐棍就要上前去,旁邊有人忙扶着他。

直播間。

「這些村民們,是不是沒見過街舞呀?」

「聽他們談話,好像是的。不過,現在還有信息這麼落後的地方嗎?」

「有呀,有許多地方的人,信息並不落後,不過他們不喜歡接受新鮮事物,也沒那時間精力。」

「哈哈,笑死我了,雖然主播小哥哥跳得非常好,但是,鄉親們欣賞不來啊!」

「是啊是啊,施展的不是地方呀,你們看到鄉親們臉上的懵逼了么?笑死+1。」

「笑死+2。」

「莫名同情小哥哥,笑死+3。」

……

鏡頭裡,六叔公被人攙扶着走到楊川身前站定,臉色難看,突然大喊:「小川,小川!聽得見么?小川!!」

周圍人一愣,這麼近,問人家聽得見么?還喊這麼大聲??

但,詭異的是,楊川根本沒有一點反應!

「我靠!我當然聽得見啊,但是,我現在控制不了身體啊!」

楊川心中的悲傷,逆流成河。

這特么,舞蹈曲子好像有五分鐘多吧?這才一分鐘不到,這群小崽子都跑光了??

你們走了,就我一個人在這裡尬舞??

楊川抓狂了,關鍵是,他能看到,小廣場上的人,在六叔公這一嗓子之下,都聚了過來。

Breaking, Hiphop,Salsa,Tap,Ballet,Popping……

節奏超強,動作賊帥!楊川賣力的舞動。

「這這這,喊不答應,是撞邪了,這可咋辦!!」六叔公臉色焦急。

這是,撞邪了呀!

「這可咋辦,這可咋辦?對了,趙家媳婦兒,趙家媳婦在不在?快快快,你們幾個婦女去讓她弄點奶水來!等下給小川抹在額頭和嘴上!快去快去!」六叔公想起年輕時看到過的情景,頓時大喜。

兩個婦女衝著一旁一個抱着孩子走向小廣場這邊的女子跑過去,這邊就有人問六叔公:「叔公,小川這娃咋就撞邪了呢?那個奶水,能管用?」

老頭眉頭緊皺:「我記得年輕的時候也見過一回,還是個高人出的主意,說是奶水是喂小娃子的,小娃子靈氣足,奶水都是喂娃的,最能壓邪氣!」

「哦!」旁邊眾人皆是點頭。

楊川自然也聽見了眾人的話,他心裏正在焦急大吼:「系統!停!停下!快停下啊!!我,我特么要晚節不保了!!」

「叮!宿主,尋求幫助後,系統將會完成委託,沒有完成委託之前,系統絕不會半途而廢的,請您不用擔心!」系統很是自信的回道。

楊川:「我去#¥&……%*#%…#&%@!」

「不,不,不行!」不遠處的小媳婦兒臉色漲得通紅,她好歹是年輕一輩。本來就不迷信,更何況是這種無理的要求,頓時又羞又急。

「趙家媳婦,你咋這樣呢,小川又不是外人,都是村裡的娃,你……」旁邊嬸子頓時急了。

「不行,不行!」她雖然也焦急羞惱,可眼神卻是不由的向楊川看了過去。

「三分鐘了,快了快了!那個小媳婦,你可千萬別答應呀!!」楊川心裏在哀嚎。

直播間。

「主播小哥這是咋了?別人叫他也沒反應?」

「我知道我知道!小哥哥這是對舞蹈的尊重!在一曲舞蹈跳完之前就停下,是對舞蹈,也是對自己的侮辱!」

「確實,樓上說的很對,現在能夠做到這一步的,都是大師級人物了。」

「哇,好敬業。」

「哈哈,啥玩意兒?撞邪?奶水?哈哈哈哈!」

「不行了不行了,笑死我了,這老爺子是哪聽來偏方,我很好奇啊。」

「哇,你們看到了嗎?小哥哥明顯也聽見了,雖然沒有停下,但你們看,他突然就冒出來好多汗!」

「呀呀呀,汗漬漬的小哥哥,好帥!」

這邊,老爺子聽回來的婦人一講,頓時怒了:「啥?不肯?!這丫頭……我!!」

老爺子的怒火還沒發出來,突然一愣,頓時叫道:「我想起來了,還有個辦法!」

「啥辦法?」旁邊人忙問。

六叔公大喜:「去找個糞瓢過來!」

楊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