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其他類型›花都神醫陳軒
花都神醫陳軒 連載中

花都神醫陳軒

來源:外網 作者:徐幻 分類:其他類型

標籤: 其他類型 徐幻

展開

《花都神醫陳軒》章節試讀:

第六章 曖昧治病

「沒錯,就在你的辦公室里。」陳軒繼續微笑道。

沈冰嵐臉色一片驚奇,她以為陳軒治病肯定需要諸多醫療設備和工具,總裁辦公室連個醫療箱都沒有,陳軒要怎麼替她治療?

陳軒早已料到沈冰嵐的疑問,他含笑解釋道「沈總,我只需要將手掌貼在你的腹上,就可以開始治療。」

「流氓!」聽到陳軒調戲般的話語,沈冰嵐俏臉生寒,舉起玉手就往陳軒臉上打來。

陳軒一把抓住了沈冰嵐的手腕,開口道「你冷靜點,我的治療手段是真的,沒和你開玩笑!」

「哼,那種手段鬼才相信是在治病,你這臭流氓就是想占我便宜!」沈冰嵐眼裡射出兩道寒光,彷彿要把陳軒碎屍萬段了。

陳軒放開了沈冰嵐的手,沒好氣的道「信不信由你,不過現在你可是我的搖錢樹,難道我還會跟錢過不去嗎?」

這句話讓沈冰嵐立刻冷靜下來,她不是那種不可理喻的女人,陳軒得沒錯,他又不是真的傻子,會為了佔便宜而白白丟掉兩百萬。

而且陳軒一眼就能看透她的病情,他的治療手段不定也真的一樣神奇。

只不過想到要讓陳軒的手掌貼在她的腹這麼私密的地方,沈冰嵐一時之間還是很難為情。

內心一番掙扎之後,沈冰嵐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重新坐回沙發上,語氣平靜的道「那就開始吧。」

看到沈冰嵐終於下定決心,陳軒也是悄悄鬆了口氣,他還真怕沈冰嵐拒絕治療,那兩百萬還沒到手就飛了。

靠着沈冰嵐的身體坐了下來,陳軒能感覺到她條件反射似的繃緊了腰身。

「沈總,請你把襯衫下面的紐扣解開。」陳軒開始不客氣的發號施令了。

沈冰嵐臉色一紅,猶豫道「可以不解開嗎?」

「貼着衣服治療的話,會大大降低效果,到時候可能十年都治不好了。」看到沈冰嵐這種女強人也有扭扭捏捏的時候,陳軒有點忍俊不禁。

聽到十年都治不好,沈冰嵐臉色白了一白,終於伸手去解襯衫紐扣。

陳軒眼看她一顆顆紐扣的解開,心底里不由自主的冒起一道火焰。

而且從他的視角看過去,能看到沈冰嵐那完美無瑕的側臉,修長白皙的玉頸,還有橫看成嶺側成峰的身段。

「兩百萬、兩百萬……」想到那麼多的錢錢,陳軒按捺着心中的邪念。

此時沈冰嵐已經解開了襯衫最下面的三顆紐扣,冷冰冰的道「陳軒,如果你敢騙我的話,我就殺了你。」

陳軒真的快無語了,撇了撇嘴道「我你這麼好看的一個美女,怎麼張嘴閉嘴就要殺人,你這樣是會嫁不出去的。」

「我嫁不嫁得出去要你管么?陳軒,注意你的言辭。」沈冰嵐的美眸狠狠瞪了陳軒一眼。

陳軒無奈的搖了搖頭,不想和她繼續鬥嘴了,還是賺錢要緊。

他伸出右手手掌,直接按在了沈冰嵐的腹之上。

感受着沈冰嵐肌膚的緊緻細膩,陳軒不禁心神一盪,這個美女總裁日理萬機,皮膚還保養得這麼好啊。

沈冰嵐卻是嬌軀輕輕一顫,臉上不自覺的浮現兩片紅暈,她居然和一個初次見面的男子,在自己的辦公室里進行這麼親密的接觸。

要是不心被下屬看見了,那可真是跳到黃河都洗不清了。

想到這裡,沈冰嵐心情不免緊張起來。

「沈總,請放鬆。」陳軒的聲音在沈冰嵐耳邊響起,混合著他雄渾的男子氣息,讓沈冰嵐更加不自在了。

此時陳軒已經收起了心猿意馬,他雙目金光一閃,再次開啟透視眼!

透過沈冰嵐的肌膚,陳軒可以清晰的看見她體內那團濃郁如雲的寒氣,纏繞在五臟六腑,鬱結不散。

這種棘手的情況,就連作為邪醫傳人的陳軒,也必須嚴謹對待。

他運起獨門醫訣,從手掌中放出一道肉眼看不見的氣流,緩緩的注入沈冰嵐的腹之內。

這是邪醫傳承給他的無上仙氣,無論遇到多麼嚴重的傷病,都可以修復治癒,神妙無比。

陳軒第一次運用仙氣,同時還要用透視眼觀察沈冰嵐體內的情形,必須提起十二分的精神,否則一不心反而會傷到沈冰嵐。

因此才幾秒鐘過去,陳軒的額頭上就滲出了一層密密麻麻的細汗。

沈冰嵐感受到陳軒按在她腹上的手掌暖洋洋的,而且還從上面不斷透出溫暖的氣流,這種感覺讓她舒服得不由自主的輕輕發出一聲「唔……」

「沈總你……」聽到沈冰嵐這個曖昧的聲音,陳軒心頭一熱,差點把持不住。

沈冰嵐羞得耳根子都紅了,她怎麼都沒想到自己會發出那種羞人的聲音,都怪這個氣人的傢伙,讓自己太舒服了。

「你什麼都沒聽見!」沈冰嵐銀牙緊咬,威脅般的道。

陳軒忍笑答應道「好。」

見他那似笑非笑的表情,沈冰嵐更是又羞又氣了,乾脆冷哼一聲,閉上了眼睛。

陳軒繼續全神貫注的施展獨門醫術,不知不覺,半個時過去了。

當沈冰嵐發現陳軒的手已經離開自己的腹時,她睜開了眼睛,看到陳軒居然靠在了沙發上,一副虛弱的樣子。

「你沒事吧?」沈冰嵐吃了一驚。

「沒什麼事,只是精神消耗有點大。」

陳軒第一次施展邪醫妙手,而且還開啟了半個時的透視眼,精神力確實透支得很厲害。

沈冰嵐起身來,給陳軒倒了一杯純凈水。

喝了口水,陳軒才感覺好一點,開口道「沈總,以後每隔一周時間,我們都要治療一次。」

聽到一個星期就要被陳軒那樣「摸」一次,沈冰嵐的臉色變了一變。

不過她確確實實可以感受到,陳軒的治療是有效的,而且還很舒服,她想像中的疼痛感一點都沒有。

這個傢伙的醫術,居然如此神奇。

「你休息一下,我讓人事部擬一份治療合同,並且先支付你十分之一的醫療費。」沈冰嵐重新扣好襯衫紐扣,恢復了她一貫冷冰冰的口吻。

陳軒嘴角划過一抹無奈的笑意,這沈冰嵐還真是一座冰山,患上寒症二十多年,讓她在心理上也對男性產生了深深的厭惡感,就連給她治病的陳軒,也不願意開口一聲多謝。

「沈總,你以前是不是練過武術啊?」陳軒一邊調息,一邊漫不經心的問道。

沈冰嵐秀眉一蹙,冷哼道「陳軒,你要記住我們只是醫患關係,其他事情,都不是你該問的!」

聽到「醫患關係」四個字,陳軒忍不住噗呲一聲笑了出來。

他現在怎麼也算個醫生了,既然答應要治好沈冰嵐的寒症,當然也要一同治好因為寒症而產生的厭惡男人的心病,才不辱沒邪醫之名。

只是沈冰嵐的心病比她的怪異寒症更加難治,陳軒打算在治療寒症期間通過語言溝通,慢慢化解沈冰嵐的心結。

沒想到她一下就把話題絕了,這讓陳軒想尬聊都尬不下去。

不過就算沈冰嵐不,陳軒也已經通過透視她的全身,看出來這女人絕對是練過的,而且身手還不一般。

否則怎麼會一腳就把人踢出好幾米,還讓那個員工躺了三個月。

「你笑什麼?」沈冰嵐美目中射出兩道冷光,其中夾雜着一絲好奇,「起來你還沒有回答我,有這種醫術水平,你怎麼會甘心在這裡做實習的工作?」

「我樂意不行嗎?」陳軒嘿嘿一笑,把雙手墊到腦後,用個更舒適的姿勢躺着。

「你!」沈冰嵐狠狠瞪了陳軒一眼,這個氣人的傢伙,總是沒個正形,嘴巴里也沒一句真話。

她見過的國內外名醫沒有一百也有七八十個了,沒有一個能有陳軒這樣的高超醫術,而且他還這麼年輕。

女人的好奇心都是很重的,沈冰嵐也不例外,她越來越想知道,陳軒的醫術到底是怎麼學來的。

沈冰嵐忽然想到了什麼,開口道「陳軒,你還是別做實習了,我正式聘請你當沈氏集團的首席醫師,年薪三百萬。」

三百萬?陳軒眼皮一跳,我滴個乖乖,沈冰嵐的金錢攻勢也太猛了吧,眼睛都不眨一下,兩百萬的醫金和三百萬的年薪就開出去了。

而且僅僅是幫她治療寒症,她就這麼看好自己?

咳咳兩聲,陳軒不咸不淡的問道「首席醫師是做什麼的,如果很麻煩的話,我可不想做。」

沈冰嵐一聽,簡直要給這個傢伙氣死了,這種多少人都求之不得的高薪職位,他居然一副怕麻煩的樣子,真是一點上進心都沒有。

「不會很麻煩,就是給集團旗下的醫師們指導下醫學難題,還有幫忙治療醫院解決不了的疑難雜症。」壓住火氣,沈冰嵐不緊不慢的解釋道。

這還不麻煩嗎?陳軒頓時無語凝噎。

《花都神醫陳軒》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