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花火無期
花火無期 連載中

花火無期

來源:google 作者:沈星遙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沈星遙 現代言情 賀辰逸

所有人都覺得沈星遙是一個愛笑的女孩,她曾經聽身邊的人說起過,愛笑的女生一定會有一展開

《花火無期》章節試讀:

就在那天,沈星遙和李青一起走在大街上,他無意間說起了好幾遍:「以後一個人要好好照顧自己,不能出什麼差子。」
星遙無法心平氣和面對旁人盯自己的目光,雖然在超市裡學習是個很不錯的選擇。
有時候,她也無法完全擺脫虛榮心的作怪。
比如,身後的兩個小姑娘一直在認真蹭課聽講,偷偷看到她們那種專註的眼神,她的心裏會忍不住偷笑:我是個會讓學生願意聽課的老師呀!
很多時候,很多人無法理解沈星遙為什麼總那麼快樂,一直傻笑個不停,原因就如這件事情一樣簡單。
說到被人看看,作為一個姑娘家她當然也會有虛榮心,那起碼說明自己是個漂亮姑娘,不是嗎?
估計但凡姑娘都希望自己是美麗的吧。
只是,她無法對別人眼神里流露出的邪意不在意,過去的陰影在星遙的世界裏永遠陰暗了一個角落。
思考再三,沈星遙和蘇子辰又進行了一番商量:「不然我們就不在超市學習了吧?」
「為什麼啊?
在這裡還能吃東西。」
「還說吃,就因為你老想着吃也不能在這裡繼續下去了。」
「那去哪兒啊?」
「其實老師不住在學校里,不然就到我住的地方附近吧,那裡有一個涼亭,臨着河邊,環境還不錯。」
「可不能買雞腿了,」 「給你買別的。」
「老師,你說了啊,不許騙人啊。」
「成。」
「好,那就去。」
她永遠也想不到事情的發展有時候不以自己意志為轉移,太多時候想到什麼是什麼,想不到事情會有連鎖反應。
這就是為什麼她明明很聰明,卻玩不了棋一類的遊戲,她的思維體系中缺少一種計劃性的安排。
她所運行的是一種完全流動性思維,路到了哪裡才去考慮走哪一條具體路線,這正是被她心裏的那個人沒有看出來的隨性。
這姑娘什麼事都不怎麼計較,或許讓有些人覺得沒脾氣,很好說話。
在超市裏面上課的時候,已略見端倪,那孩子像和同齡人一樣,沒大沒小,聲音大了,沈星遙不在意,就像和他開玩笑,多數笑笑就過去了。
漸漸這孩子養成一個習慣,每天必須對老師進行一番耍弄。
「老師,一個壞消息,一個好消息,你聽哪一個?」
他正兒八經地說。
「那就先來壞的吧,」她一點都不去多想。
「老師,我忘記帶本子了,」他滿臉的歉意。
「沒事的,老師這邊有啊,」星遙笑笑。
「哈哈,你又被耍了,老師你怎麼那麼傻呢?」
一臉奸笑,他還在那邊幸災樂禍地呵呵着。
沈星遙也就在他一次一次的玩笑中習慣了這孩子的遊戲。
家門口的亭子這邊環境很美,不過是一個開放性場所,蘇子辰更加肆無忌憚,或許沈星遙對他太寬容了。
實在也許不應該做一個老師,她的性子過於好,太過能笑了,和任何人都輕易突破了心理防線。
她往往忽略掉了別人不是她。
別人很少看得懂真正的沈星遙,那不是傻的天真。
蘇子辰突然間就像個瘋子一樣大聲地唱起狂放的歌來:「死了都要愛……」 路上行人紛紛看過來,星遙只能作無奈狀,倒是鄰居們紛紛圍觀,大家都講着她的好話,「小孩子啊,你這老師人多好,你得要好好聽她的話。」
她心裏偷偷笑不停。
不管和哪一個孩子在一起,沈星遙總是個讓孩子們感到心裏舒服的老師,每個人都在笑着,偶然的間隙中腦海里會晃過一個人的笑臉,是她的他,想起太多過往匆匆,有那麼一個他說起過「我喜歡你笑不停的樣子。」
那笑容會感染他,和沈星遙在一起他只剩了開心。
一清早在展鵬家,這孩子總愛一直逗老師笑不停,繼而兩個人都笑起來。
時間錯愕停留的某一個瞬間里,星遙側了一個臉,那時這孩子正開心地笑,臉上綻開了一朵花,只一朵,很好看的樣子,像突然間你看到一個地方有水湧出來,一口泉靜靜在那裡望着你。
沈星遙悄悄繼續看他的臉,對,確實只有一個酒窩。
又想起妹妹臉上也是一個單單的酒窩,恍然悟出一個道理。
在這一個時間的流里,靈感之光飛入腦海,積澱在那裡的所有片斷有了一個引路者,終於有一個閥門,它們強烈地要衝出來,繼而萌發了一整大段的文字流淌。
「單邊酒窩」,一經閃現,兀然自立,不走了。
對於一個有創造力的人來說,頗為掃興的一件事在於明明自己憑空想到的東西,突然間發現早已為前人註冊。
遇到這種尷尬,一開始她有些不開心,總覺生不逢時,被前人搶了先,不就比我早出生了些年頭嘛。
經歷漸漸多了,發現這才正是人間必然的真理。
說到底,人和人總會有很多相通。
我們只是置身於不同的時空背景,走的卻是相同的人生軌跡,有生之涯里那些大大小小的狀態情緒會類似。
只是知己的一種相遇,瞬間打通了時光空間的阻礙,聽得到千年以前的嘆息,聽得到千里之外的呼喚。
應該慶幸世界上有文字的存在,讓我們在時間的斷點中可以不孤單。
孤單又何妨?
她曾經那麼固執地與媽媽說起,她就要活在一個只有自己的世界裏。
在臆想的空間里,總想要一個小王子那樣的星球。
她那麼有天賦的一個姑娘,老莊沒有拜讀過就已經強烈渴望着「小國寡民」世界的出現。
當初大學長要向星遙拜師,他始終覺得沈星遙是世間難得少有的一種姑娘,心境極其靜,真正做到了只關注於個人內心世界的境界。
這也是為什麼星遙一看到叔本華論著里「逃回到你自己的內心」時強烈感覺到又是知己的緣由?
卻不可以接受大學長的請求,她笑笑拒絕了,漸漸拉遠與他的距離,只在心裏祝福大學長可以早些走出生命困頓,看到生活清澈見底的一面。
找家教的時候,展鵬和他媽媽一起。
他們看過了一條街,最後停在沈星遙身邊,看上去她是最合適人選。
在一節課上,悄悄地,那孩子透露過:「我媽媽覺得你看起來很穩重,會是個不錯的老師。」
他媽媽長得很漂亮,眼睛大大的,亮晶晶,十分有神,皮膚白白的,身材也很不錯,怎麼看都不像一個媽媽,儼然還是一個姑娘的樣子。
沈星遙第一次到他家,只有小孩子和他爸爸兩個人。
過一陣子,他爸爸也出去了,就剩了師生兩人。
星遙並非一個板着面孔的老師,始終笑着,這究竟好還是不好?
當然很順利地和這孩子心理距離近了,在她心裏總覺得和任何人都一樣的相處方式,什麼都是可以說的。
看到寫字檯上擺放着一張他們的班級照,話題不自覺就跑到了這裡,他居然把自己生活的點點滴滴講給老師聽。
沈星遙也不愧心理高手一個,居然一眼看出這小不點中意哪個姑娘,也許就是這樣,開啟了他的話匣子,收都收不住。
展鵬這小男孩是寄宿生,平時都住學校,只周末回家,想想多少有些奇怪,大人們怎麼捨得的啊?
沈星遙無意間問起:「那你周末都幹些什麼呢?」
「在家一天,在媽媽那邊一天」他頭也不抬調子也不換地說。
「小孩子,你上學還是蠻辛苦的啊。」
沈星遙對於他的勞碌略略皺起了眉頭也沒留意到他的話中話。
 

《花火無期》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