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黃金瞳
黃金瞳 連載中

黃金瞳

來源:google 作者:張澤貴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張文炳 張澤貴 都市小說

一次意外,張文炳覺醒了知往鑒今的能力!從此,撿漏,鑒寶唾手可得!看不懂這古玩的來歷?不知這物件是仿品還是真品?沒關係,看我知往鑒今,回溯過去!...展開

《黃金瞳》章節試讀:

  碧水宮古玩市場,六品堂古玩坊。

  「劉老闆,這落井下石的功夫,可真是夠深的。」

  看着眼前一臉笑容的劉眼鏡,張文炳雙目微寒,面如深井寒冰。

  聽到張文炳這話,劉眼鏡沒有半分的氣惱,依舊笑呵呵的說道:「文炳,你這話說的可就不對了,劉叔叔我也要做生意不是,六十萬可不是一筆小數目。

  況且你爹說借兩個月就還,我可還寬限了兩周呢。」

  說完,他邁着步子得意得跨進了門,兩個小眼睛,賊溜溜的左右掃視一周,咂咂嘴再一次開口道:

  「小夥子不錯呀,店裡打整的還是挺乾淨的。」

  「寶貝也保養得不錯,劉叔叔可得謝謝你」

  「哪天店開不下去了,劉叔叔家裡總有你一碗飯吃」

  聞言,張文炳再也控制不住情緒,頓時雙眼泛紅,手指骨節捏得咔咔響,指甲更是**掌心,流出絲絲血跡!

  這一刻,他恨不得一拳砸在對方那可惡的臉上!

  TMD狗賊!

  借六十萬根本就是個局!

  他養父張澤貴被這劉眼鏡這狗娘養的下套才是真!

  前段時間,張澤貴花大價錢得了一件寶貝。

  可是沒想到,買家上門,這東西就露了底兒,被人看出就是一件現代仿品。

  當時雖然不是大庭廣眾,但是這個圈子小,事情根本瞞不住。

  東西自然就砸在了手裡,退都退不掉。

  雖說做這一行的,哪會沒有打眼的時候。

  可要是幾萬幾十萬也就罷了,但這一件東西整整花了他父親一百三十萬!

  這裡邊兒七十萬是家裡所有的活錢,另外的六十萬,就是跟劉眼鏡借的。

  若是往常,他家裡也能慢慢的還上,可不曾想屋漏偏逢連夜雨,船遲又遇打頭風。

  養父張澤自因為打眼,沒了心氣兒,就此一蹶不振,肝鬱氣滯之下,直接住進了醫院。

  結果一診斷是癌!

  本來就已經花光了活錢,為了給養父治病,又抵押了房子的張澤貴,哪還能再拿得出那六十萬?

  消息一傳出,借錢的劉眼鏡,立馬來催債,下了最後通牒,便是直接把整個鋪子裏面的東西抵給他!

  原本這也算是個可行的法子,可終究是有知情人看不下去了,得知張澤貴得了癌,就直接託人把劉眼鏡做局這消息透露給了張澤貴。

  張澤貴得知此事後,差點一口氣沒上來。

  可即便知道了,張澤貴也毫無辦法,畢竟這種事兒沒有證據,他能怎麼辦?

  他只能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

  而今天,就是劉眼鏡上門收賬的日子!

  劉眼鏡站在六品堂的屋子裡,宛若沒有看到張文炳那充滿憤怒的雙眼般,心理滿是得意。

  他偶然得了見高精仿的寶貝,便設了個局套了六品堂老闆張澤貴,還裝好人借了他六十萬買寶貝。

  這來回一倒騰,就是二百二十萬到手。

  誰成想這老小子竟然一蹶不振進了醫院,查出來癌症。

  這下好了,沒錢還債不是?

  您老張的寶貝都給我抵債不就成了!

  想到這裡,劉眼鏡心頭得意,差點忍不住笑出了聲。

  等下不管什麼寶貝,自己都二三當作五,狠狠得壓他一比。

  回頭轉手一賣,又是幾十萬到手。

  果然是殺人放火金腰帶,這生意做得,妙啊。

  李眼鏡扭頭回頭對着跟來的倆夥計說道:

  「小李我拿冊子記錄一下。」

  「小王拍一個照,等會兒回去好做檔案,這些東西明天都要把數據給我拿出來。」

  他吩咐一聲,直接來到了當中的櫃檯。

  笑眯眯,滿是得意得看向張文炳,開口道:「來吧文炳,開柜子吧。」

  「寶貝都拿出來給劉叔叔掌掌眼」

  張文炳拳頭捏了又捏,強忍心中怒火,臉色難看的看了劉眼鏡一眼。

  即便心裏一萬個不願意,但做局的事沒有證據,反倒是借款字據黑紙白字,若是抵賴只能壞了名聲。

  古玩這一行,最重聲譽,若是再壞了名聲,自己一家以後再難翻身。

  「總有一天,這個場子我一定要找回來」

  張文炳心中無奈,當下也只能強壓心頭的怒火,打開了柜子。

  六品堂主要做文房,店裏面的東西,基本上都可以粘得上一個雅字。

  而這柜子里的每一件東西,都是店裡的精品,每一件,他養父張澤貴都寶貴的緊。

  可是現在,全部都要拱手讓人。

  劉眼鏡見寶,隨手拿起一塊端硯,掂量了一下,心底冷笑一聲,開口道:「小王記一下,素硯一塊,抵賬七千。」

  什麼?!

  欺人太甚!

  聽到他這報價,張文炳血壓直飈,氣的滿臉通紅,牙咬的嘎吱響,怒聲一字一頓道:

  「劉眼睛,這一塊硯台可是清早期的東西,用料都是上等,行情最少也得兩萬,你報的這個價,是不是太低了!」

  「低?怎麼會低。」劉眼鏡搖着頭,意味深長的開口道:「文炳,你得知道,現在什麼行情,況且這東西是抵賬,不是買賣。

  若是我不認這些東西,小夥子,你到哪兒去找那六十萬?」

  「TMD,我忍!」

  單單只是這麼一句話,張文炳心裏憋屈極了。

  雖然他知道這事兒是劉眼鏡故意做局,誰讓他沒證據,口說無憑,他只能忍着!

  真是虎落平陽被犬欺!

  眼睜睜的看着這些東西,被以六成乃至五成的行價抵債,張文炳心裏的火氣越積越多。

  直到劉眼鏡的手攀向一塊玉牌說道:「阿富汗白玉,素牌子一塊。」

  張文炳聽到這話,心頭壓抑的火氣直接炸了!

  「忍不住了!」

  「劉眼鏡,你他媽是睜眼瞎嗎?」

  張文炳直接從他手上奪過那一塊玉牌,憤怒的吼道:「上好的和田白玉籽料,你說這是阿富汗白玉?八萬的寶貝你嘴一張成八千?「

  」你他瑪德真當我是傻小子不成!」

  「和田白玉?」聽到張文炳的罵聲,劉眼鏡表情依舊如前,不以為意的說道:「還籽料?文炳,你真以為天下好東西這麼多?」

  「呵呵,別的我不知道,但是這一件,我可是清楚明白,上好的羊脂白玉,劉眼鏡,你不要逼我魚死網破!」

  「真要逼急了我,咱們就他媽同歸於盡,誰也別想好!」張文炳臉色猙獰的盯着劉眼鏡,手掌死死地捏在那素麵牌子上,卻沒注意手掌中的牌子,正在一絲絲的吞噬着他手心的血液。

  對面的劉眼鏡哪能不知道這東西的價值,只不過想佔個便宜,沒想到這小子反應這麼大。

  看着眼前這比他要高上半個頭的張文炳,臉上雖然帶着笑,但是心裏頭也有火氣,他混跡這一行這麼多年,哪能被一個半大小子給嚇住?

  於是語氣低沉,出口威脅說道:「文炳你低頭認個錯,我也不追究你之前出言不遜,這東西我也按和田籽料來算。」

  「不然,這抵賬的事兒也就不談了,叫你爸去找這六十萬,我倒要看看他從哪兒找!」

  「凎」

  張文炳見他又拿義父來威脅他,氣得臉色漲紅,拳頭又緊了幾分,就要動手!

  可卻在這個時候,他就感到腦袋一暈,整個身子輕飄飄的提不起絲毫力氣,宛若精氣神都被抽空了一般。

  身子一晃,張文炳直接跌坐在一旁的椅子上。

  張文炳的模樣落在劉眼鏡的眼裡,讓他眉頭一皺。

  跟在他身後的兩個小夥子更是開口道。

  「老闆,這人不會是發病了吧?」

  「聽說他爸心臟就有問題,他該不會遺傳了吧?」

  聽着自家兩個夥計的言語,劉眼鏡看了一眼張文炳手上的無事牌,想着也不急於一時。

  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廟

  萬一真逼急了鬧出事反而不美,於是冷哼一聲。

  「呵呵,混了幾十年,就混了這麼點破玩意兒?

  真是個廢物!

  這邊還差三萬,明天再來取,要是明兒個還拿不出來,就等着摘招牌吧!

  走,把東西搬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