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霍先生的心尖寵驕縱慣了
霍先生的心尖寵驕縱慣了 連載中

霍先生的心尖寵驕縱慣了

來源:google 作者:咩回來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霍承衍 黎殊

(馬甲*雙潔*白月光*打臉*爽文*雙強)黎家有一個不服管的女兒黎殊自幼逃課,打架,約會樣樣在行,甚至還逃婚霍承衍在婚禮上帶走新娘黎殊的時候,南洋人人都在傳,一定是黎殊勾引霍三爺後來,霍三爺當眾表示:「這是我女朋友」黎殊卻不幹了,一個心裏裝着另一個女人的渣男,竟然好意思說她是他女朋友所以,她……跑了再後來,霍承衍找到她時,她生了幾個娃娃小娃娃抱着他的腿說:「爹地,爹地,媽咪說你死了,你怎麼又活了?」展開

《霍先生的心尖寵驕縱慣了》章節試讀:

「霍承衍,你竟然也會被人拒絕,真是稀奇。」

邵逸倚靠在門框上,一臉戲謔地看着屋內的兩人。

霍承衍臉色鐵青地回頭:「你來幹什麼?」

邵逸抬腿走進來:「我是醫生,你說我來幹什麼?」

聞言,霍承衍瞪了他一眼。

黎殊抿唇道:「霍三爺,我不是那個意思?」

邵逸聞言,笑的肆無忌憚:「美人,那你是什麼意思?」

霍承衍不說話,只是腳步一轉,坐到了沙發上,沉聲道:「檢查吧。」

那架勢,像是生氣了。

邵逸笑着說:「美人,你很像一個人,不過也只是三分相似,而且還是皮相,性格簡直天差地別,他應該只是把你當成了她,留在這裡,他也可以保護你。」

黎殊觀察着霍承衍,自始至終他都沒有任何反應,顯然默認了邵逸說的話。

「你在幫他挽留我?」

邵逸挑眉:「可以這麼說,畢竟我很喜歡他在你這吃癟的模樣,挺好笑的。」

黎殊忍不住笑出了聲。

霍承衍抬眸,沉沉地瞪了她一眼。

黎殊噤聲,思慮片刻後看向霍承衍。

「想要我留在這可以,約法三章,第一,你負責我的衣食起居,給我零花錢,供我上學,第二,我不賣身,第三,正主來了,我就走。」

霍承衍說得對,她需要一個身份留在南洋,她剛和黎家鬧翻,又得罪了李家,只能依靠他。

「可以。」霍承衍點頭。

邵逸蹙眉看向霍承衍。

十分鐘後。

「線已經拆了,可以走了,但是需要靜養一個月,多吃清淡,不能吃辣。」

黎殊抬眸:「毒呢?」

「正在解,每天我會派人去給你送葯,半個月後過來複查。」

霍承衍知道,這是在趕人。

「每天去一趟西郊,做檢查。」留下這句話,他起身離開。

沒多久,霍儲帶人進來抬走了黎殊。

這輩子黎殊都沒有被這麼多男人抬着走過,還挺爽。

西郊莊園外。

鄭媛帶着凌如心等了好久,兩個人蓬頭垢面,像是逃難過來的。

黎廣茂掛完電話後,不分青紅皂白打了鄭媛一頓。

凌如心不明所以,撲到鄭媛身上,也挨了打。

她們倆原本在逛街做美容,慶祝黎殊被罵了,回到家,還沒來得及看網上的新聞,就被黎廣茂打了。

霍承衍的車隊出現的時候,鄭媛便攔下了車。

「霍三爺,請稍等。」她慌亂開口。

儘管她膽子再大,利用了霍承衍,可面對他的時候,依舊本能地害怕。

霍承衍目光凜着寒光,下車立在鄭媛面前:「你來幹什麼?利用了我,還敢出現,從今天開始,別讓我在南洋再見到你。」

言外之意,滾出南洋。

凌如心忙說道:「霍三爺,我媽知道錯了,她也只是想幫您除掉黎廣茂和溫賢,他們倆從您當上霍氏掌權人就使絆子,搶合作,她也是為您着想,希望您能放過她。」

霍承衍側目睨了一眼凌如心,神色中滿是不耐。

凌如心縮了縮腦袋。

鄭媛忙把凌如心護在身後:「霍三爺,抱歉,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是我擅自做主,您要怪就怪我,別為難如心,她和小殊可是從小一起長大呀。」

聞言,凌如心垂下的眸子閃過一絲陰狠。

霍承衍又豈會不知這母女倆打的什麼主意,竟然敢來試探他對黎殊的心思,膽子可真是大。

「滾,不用跑到我這裡演戲,你好好待在時家,如果再動歪心思,我不介意讓你也滾出南洋。」他看着凌如心說。

留下這句話,他便上了車。

勞斯萊斯車隊揚長而去。

凌如心扶着鄭媛,眼淚落下:「媽,這下可怎麼辦,我們得罪了霍承衍,以後可怎麼辦呀?」

她從始至終都沒打算讓鄭媛離開南洋,她們用了好些年才爬到現在這個位置,如果離開南洋回到老家,一切就都前功盡棄了。

鄭媛轉身拉住凌如心的手,拭去眼角的淚道:「如心,你好好在時家待着,有時廊的庇護,你不會有事的,你放心,霍承衍不能把我怎麼樣,你先回去吧。」

凌如心目光中閃過一絲貪婪:「媽,你要去找他了嗎?」

鄭媛目光堅定:「為了他,我們母女才得罪了霍承衍,你是他親生女兒,他不能不管!」

……

房間內,黎殊躺在床上,思考着剛才鄭媛到這裡來的目的。

她過來肯定不是為了求霍承衍放過自己,南洋霍承衍向來說一不二,過來求情分明就是多此一舉。

瞧着剛才凌如心的眼神,應該是在找她,莫非是過來打探她和霍承衍的關係?

可是為什麼呢?

她想不通,索性問陳媽要了輪椅,就在二樓走廊來迴轉悠。

忽而,她看到走廊盡頭出現了一個男人。

陳媽推着黎殊走向他,畢恭畢敬道:「霍先生,少爺在書房。」

霍良俊沒說話,只是細細端詳着黎殊:「我不找他,我找她。」

黎殊蹙眉,看着眼前這個年過半百的男人,沒有半點好感。

在同年齡段的人中,這個男人絕對是一個佼佼者,那雙眼睛寫滿了**和貪婪。

對這樣的人,她天生沒有好感。

「您是?」黎殊問。

「霍良俊。」

哦,霍承衍的大伯,親的。

黎殊莞爾道:「抱歉,我不認識您,恕不奉陪,陳媽,把我推回房間吧。」

陳媽點頭。

這裡是西郊莊園,是霍承衍的地盤,就算對方是霍家大房的人,陳媽也是不理的。

可黎殊不一樣,她是霍承衍點名留下的,要優待。

「等一下,黎小姐,我來是為了貝姜的事情。」

黎殊的眼神立刻變了,內里藏着血戾,她看向霍良俊,語氣冷沉:「霍先生可真是有心。」

霍良俊笑出了聲:「一個患病的孩子而已,黎家人發現不了她,可是我一清二楚,她對你而言,如同逆鱗,我也不會怎麼樣,我只是想和你談談。」

「好,我可以和你談,只是我剛做完手術,需要回房間。」

「請便。」霍良俊做了個請的手勢。

陳媽湊到黎殊耳邊道:「需不需要我通知少爺。」

黎殊看了眼走廊盡頭的監控:「他知道。」

從霍良俊進入莊園的那一刻,他就知道,只是從始至終都沒出現。

人的眼睛不會騙人,霍承衍對她沒有惡意。

「霍先生請進。」陳媽把黎殊推進房間便走了出來。

《霍先生的心尖寵驕縱慣了》章節目錄: